经过一通折腾,此时已经晚上11点多,刚好,家里这会是下午两点多。?

    他先拨通了黄妈妈的电话,把手机递给黄静萍,“妈,”黄静萍叫了一声,眼圈有点红,但声音听上去依然很正常,“你现在忙吗?爸爸工作顺利吗?沁萍呢,现在听不听话?店里生意怎么样?”

    她一口气问就到了家里的所有人,所有事。

    好像黄妈妈觉察得有些不对,说了什么,她马上否认,“没事,什么事都没有,我刚和一平从市里回来,有些想你,就给你打个电话,真没事,一平在呢,我让他接电话,”

    “一平,你们挺好的?我是说,你们那都很晚了吧,怎么突然这么晚给家里打电话?”

    “都挺好的,主要是今天见到了不少老乡,静萍就有点想家,你和叔叔也挺好的吧?是,这学期一结束,我们就尽快回来,”

    手被扯了一下,冯一平一看,金豆豆快掉出来的黄静萍,指了指小家伙,她小家伙的嘴瘪瘪的,在翕动着,有点像要哭的架势,他吓一跳,连忙说,“阿姨,我们肚子有点饿,先去找点吃的,嗯,过两天一定寄光碟回家,”

    “好,你们不用担心,家里都挺好的,”挂了电话的黄妈妈,本能的觉得两个孩子那,好像是有什么事。

    小家伙不是要哭,估计是说话吵到了她,冯一平再也不敢在房间里打电话,跑到楼下,先后拨通了爸妈的电话,很高兴的扯东扯西,闲聊了一大通,成功的引起了爸妈的警觉,再追问,“你不是有什么事吧?”

    不得不说,就是远隔重洋。爸妈依然能从你和平常并没有什么两样的话里,感受到你的异样。

    梅秋萍还给在厂里的冯振昌打了个电话,“一平刚才打电话跟我说了好长时间,我觉得他好像有什么事。”

    “哦,他也跟我打了,不过不用担心,肯定是什么好事,”冯振昌说。

    冯一平到外面打电话是对的。回房间的时候,小家伙哭得很响亮,新妈妈有点手足无措的在一个护士帮助下,痛苦的尝试着开奶。

    那痛苦的程度,据说也不比生孩子差多少。

    “我来吧,”开奶不好帮忙,冯一平替下另一个护士,动作轻柔而熟练的给女儿换上干净的纸尿裤,那个护士检查了一下,松紧也刚刚好。夸了一句,“你是个合格的爸爸,”

    开玩笑,好歹也曾经是持证上岗多年的国爸爸。

    另一边,虽然很努力,但这些努力暂时没有效果,看来宝宝的第一餐,指望不上她妈妈的粮仓。

    这一次,同样不用护士示范,冯一平熟稔的泡好了奶粉。等温度合适,把在护士的怀里还算安静的小家伙接过来。

    虽然眼睛还没睁开,应该也什么都不懂,但嘴唇一碰到奶嘴。小家伙就本能的吮吸起来,饭量还挺大,泡的百毫升,她稀里哗啦的一家伙喝掉26o。

    要是以后吃饭能像现在这么干脆就好!

    小屁屁很干爽,小肚子又饱饱的,她连个饱嗝都没打。吧嗒了几下嘴,不一会,就又美美的睡着了。

    “你肯定没少做准备工作,”俩护士看着冯一平小心的把孩子侧放在婴儿床里,由衷的夸了一句,“是让我抱走,还是你们自己照顾?”

    “我们自己来!”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还是自己照顾得尽心,也放心。

    另外,悄悄的说,如果把小家伙放到几个同样刚生出来的亚洲宝宝里,他们还真得费上点劲才能分辨出来——不信的到时去医院育婴室看看就知道。

    “那好,看来妈妈今晚可以好好休息,这些事都可以放心的让爸爸来做,从现在开始,我们每隔两小时来提醒一次,期间有任何需要,随时按呼叫器,”

    “谢谢!”

    “你睡吧,孩子我来照顾,”

    “嗯,”黄静萍再也坚持不住,在冯一平的注视下,慢慢的合上眼睛,不一会,就有鼾声传来。

    冯一平靠在床上,看着熟睡的黄静萍和女儿,满足感和成就感涌上心头,一点睡意都没有。

    点多,不用护士提醒,看到小家伙又开始哼哼唧唧的,冯一平再给她换了一次纸尿裤,先给她喂了点水,然后第二次喂奶,这次小家伙喝得慢,也只喝了1oo多毫升,喝着喝着,居然就睡着了。

    第次之后,冯一平终于和衣躺在床上,只是,睡一会就会自觉醒过来,看看那两张脸,听听她们均匀的呼吸,再合眼睡上一会,如此循环往复,乐此不疲……。

    熟睡的他,自然是被小家伙给吵醒的。

    黄静萍现在看上去,一点没有刚生产后的柔弱,精神头也好得很,这会无师自通的抱着孩子在喂奶,“宝宝乖,多吃一点,”

    “能用了?”冯一平愕然问道

    “什么叫能用?”黄静萍嗔了他一眼。

    “拜托,虽然我以前也用,但不是这个功能哎,”

    “你说什么呢,哎呀你别看,哦宝宝,不是说你,是说你爸爸,”

    她声音大一点,小家伙都吓得不敢动。

    “呵呵,”冯一平跑到卫生间用冷水擦了一把脸,“早饭吃了吗?”

    这高档的私人医院,除了收费高,其它方面,真的都挺好,这里提供的早餐,比他这亿万富翁每天早上吃的,要好得多,不过,他看着今天的报纸,差点把一口牛奶给喷出来。

    报纸的标题是,“神秘人高端医院产子,硅谷巨头竞相前往,”下面还配了几幅乔布斯他们乘车抵达和离开的照片。

    咱什么时候成了神秘人?

    幸好这是对**很看重的美国,幸好这是高端私人医院,不不然搞不好同时曝光的,还有黄静萍的身份。

    不过,想一想,这个小家伙,是由未来至少是全球前5o名富豪里的位陪着出生——哦,不,加上自己,至少得是四位,真是个幸运儿。

    “让莱蒂西亚来照顾你,我去一趟市里,没问题吧!”

    虽然医院给产妇的配餐,搭配着各种药丸,很科学合理,有助于产后恢复,但是冯一平依然想按照家里的老一套,给她做点月子餐。

    “我不要吃猪蹄老母鸡什么的,那些太油腻,你看看我,腰围现在这么粗!”

    “得勒,油少的,补身体的,还要好吃的,”

    这样的选择还是很多,海参、猪肝、排骨,还有各种适合炖汤和伤口恢复的鱼,还买了小米、黑米、黄豆、花生、大枣……,扎扎实实好几袋子。

    等到他回家里把该泡的泡好,自己换了一身衣服再回到医院,现病房里已经堆满了一大堆东西,外面的客厅还堆着好多花。

    “你不在,都是他们送来的,”黄静萍说,“花更多,不过医生担心宝宝会过敏,已经处理掉不少,”

    “咱们现在,怎么像是高级干部在疗养?”冯一平笑着检视那些礼物,主要是孩子的衣服和玩具,“没关系,出院后等你身体好点,我们再搞个聚会,”(。)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