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家伙看着冯一平,还是挺高兴的,笑了一下。

    她现在表达自己情绪的手段很有限,连呜里哇啦的叫都不会。

    “宝贝,今天乖不乖?睡得好不好,吃得饱不饱?”

    生下来的时候,小家伙只有六斤八两重,四十九公分高,就这半个多月的功夫,感觉胖了好多,也长了不少,细一看,眉眼间还真和黄静萍挺像。

    “风还不小,这段时间,你们俩还是少出来晃的好,”

    “谁叫你女儿喜欢?”黄静萍说,“莱蒂西亚推她转过几次,她好像就喜欢上了,睡不着的时候,在家里闹,一推到外面,就安静得多,眼睛还不知道能看多远呢,好像就喜欢看风景,”

    “喜欢到外面来玩也挺好,等你出了月子,她满月后,我们应该多带她到外面玩,去人多的地方,免得她胆小,见人就怕,”养儿育女方面,作为过来人的冯一平,还是比黄静萍要有经验。

    “10月份就可以回家,高兴吗?”冯一平问。

    “当然高兴!这是我和爸妈分开时间最长的一次,宝宝,几个月后就能见到外公外婆,爷爷奶奶,高兴吧,我们还是坐自家的飞机哟,”

    有了孩子以后,黄静萍的重心倾斜得厉害,宁愿冷落他,也不愿意冷落孩子,跟他说几句,必然要去逗孩子几句。

    “静萍。你觉得宝宝是要美国国籍还是国国籍?”

    众所周知,美国是采用出生地原则和属地主义,即只要在它领土上出生的人,都自动获得美国国籍。

    不过。如果孩子的父母,比如冯一平他们,更愿意让女儿入国籍,那他们可以到使馆报备,拿旅行签证回到国内。然后再上户口。

    当然,这事还没完,因为这不是女儿的决定,所以等她到18岁,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时,如果愿意,她有权利去美国使馆要求入美国籍。

    “好像很多人想当美国人,不过,对我们来说,这区别不大吧。要不你看怎么方便怎么来,还有,爸妈的意见也要考虑,你说呢?”

    确实,以他们的条件来说,孩子是国国籍和美国国籍,差别不大。

    “我是这样想的,你也接触过这边的孩子,从教育方面来说,国内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肯定还是以应试教育为主,美国这边比较全面,从小就培养他们独立思考的能力,也并不限于学术上的能力。还会培养他们的创新能力和实践能力,”

    “所以我觉得,最好是这样,小时候,让她在美国接受教育,各方面能力全面发展。大学以后,可以申请去国内当交换生,或者去国内留学,了解国内的人情世故,怎么样,有没有道理?”

    黄静萍想了一会,点了点头,“有点道理,可是,我们又不一直住这边,那该怎么办?”

    “这个我也有个想法,我想给你办投资移民,你看我们现在在美国这么多事,也需要有人照料,”

    “啊,你的意思是把我和女儿留在美国?我不干,我不同意!”黄静萍一下子变了脸色。

    “怎么是把你和女儿留在美国呢?”冯一平搂着她说,“至少要等她岁,上幼儿园的时候,才有必要在这长住,再说,我都和佩奇他们说好的,就是你们不在这,我至少也要一个月飞来一趟,放假的时候,你们也可以回国,反正我们自己都有飞机,飞一趟也就是一个晚上的时间,方便,”

    “还有,我以后也不可能一直呆在国内,肯定是在国内美国两边跑,在一起的时间还是多的,”

    黄静萍可能想到了其它的一些事,不说话。

    “真没其它意思,这是我个人的想法,你要是不同意也没关系,”

    冯一平也知道她这会想的什么,不过,既然她不提,那他自然也不会提。

    而且,明年那样的年月,哪有心思做其它的事。

    “一个月飞几趟,那得花多少钱?再说,爸妈他们会同意吗?”对有些事,黄静萍已经有准备,虽然真面对的时候,免不了会有点小意见,但她并没有纠结多长时间。

    “放心,天天飞我们也负担得起,至于爸妈他们,我觉得不会有太大意见,至少目前在国内主流的看法是,能入美国籍还是一件值得高兴的大事,但是,首先我们俩的意见要统一,你说对吧,”

    “是不是希望我们俩从现在开始就住在这,让你一个人在国内逍遥?”

    “我不是出于这个目的,但我确实是这样想的,你看,我大学还没毕业,也没满22周岁,不好也不能结婚,你这时候带着一个孩子回去,老家那边的风气你知道,肯定会有说闲话的——虽然我们也不在乎,但是,如果能处理得更周全,那不是更好?

    所以我想,最好等明年毕业以后,我们一家口再回老家亮相,你说呢?”冯一平搂着黄静萍的腰,展开了柔情攻势。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想这些的?还有,今年不回去,怎么跟家里交代?”

    “真的是这两天想到的,”

    当然是早就想到的,0年,怎么敢让她带着小家伙陪自己呆在首都?

    “今年也不是不回去,我们回去,让爸妈他们都到首都来,把这些事跟他们解释清楚,刚好,如果他们愿意,可以带他们来美国玩一趟,对吧,多棒的安排!”

    “虽然听起来你好像说得在理,但是,一下子要决定这么多事,我得想想,”黄静萍拉着女儿的小手,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之前的一点小芥蒂,这会已经烟消云散,她能感觉出来,冯一平这样安排,真的是为了她好,为了孩子好。

    要不是明年,不,确切的说,其实在今年年底,**就首先在羊城出现,并在明年蔓延到全国,冯一平才不会费尽心思想这么多理由,让她们留在美国。

    不然,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哪还怕什么闲话?

    同样是因为**,虽然冯一平更喜欢美国这边的商业环境,而且这边的市场能给他提供更多的机会,让他也能有机会玩几把大的,漂亮的,做做动辄几亿美元起的并购,哪怕是亏损,也能大手笔的亏损。

    但接下来,他肯定不能留在斯坦福继续学习,那样的时候,他不能把爸妈抛在国内,把公司抛在一边,自己像一个逃兵一样置身事外。

    **的影响是全面而深远的,对公司一些工作的安排,他必须提前统筹,在那样艰难的时刻,他也应该在国内坐镇。

    虽然重生的他,更看重自己的小命,更明白**的可怕,相当不情愿以身试险,但是他相信,只要提前有了准备,对**有足够的认识,自己也许、大概、可能,不会有性命之忧。

    好在黄静萍的工作总是比较好做。(。)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