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佩奇的启,加上前些天,为了说服黄静萍,他一直在想**的事,然后冯一平就想到,有一件事自己可以做。?    网

    好像是到明年四月份,央免掉两位防治不力的部级高官,把原来遮遮掩掩的疫情,改为每天在新闻联播公布一次之后,各地各处终于重视起来。

    那会,除了到处门庭冷落,公共交通车辆里人烟稀少,那些不得不出门的人,不但和其它人隔得远远的,还都带着严实的口罩之外,冯一平另外一件印象深刻的事是,在车站等公共场所的出入口,总有工作人员拿着手持的非接触式的测温仪,对着你的额头扫一下,看是否是体温标。

    那玩意,也就是红外测温仪,可以说是防治**的一件利器,比传统的水银体温计效率高,因为是非接触式的,也降低了传染的可能性。

    但在那会,它还是一件高档玩意,贵且不说,关键是一度买都买不到,只能优先装备那些疫情严重的地方。

    同时,就是在平常的日子里,这东西用途也广泛。

    简易的电子体温计固然方便,但不准确,差个半度到一度很寻常,水银体温计倒方便,但麻烦。

    比如,有小孩的都知道,小家伙们烧是很常见的事,烧的时候,本来就是他们不舒服,脾气很差的时候,特别是在冬天,想让他们乖乖的把那冰冷的体温计夹上5分钟,慢慢捂热,不是件容易的事。

    还有那些儿女不在身边的老人,眼睛不大好,看体温计上的度数很吃力。

    如果有一款价格实惠,精确度高,测量方便,又带有语音功能的手持式红外测温仪,那不也可以让它成为居家必备之物吗?

    而且这价格不是降不下来,他也买过。后来售价在一到百之间的红外测温仪很多,如果现在能做出一种一两百块的,放在便利店,也是挺好的一个产品。

    神奇工坊现在比较闲。刚好可以把这个项目交给他们。

    等到了书房他才记起来,现在是国内凌晨两点的时候,休息天吵吵高志毅还说得过去,这大半夜的,总不太好。得,还是等下午吧。

    “小家伙醒了吗?差不多到她该出场的时候,”冯一平敲了敲婴儿房的门,一看,米歇尔正抱着她呢,小家伙也不怕生,直勾勾的看着未来的美国第一夫人流口水,“真可爱,叫什么名字?”

    “阿曼达,”黄静萍笑着说。“宝宝,妈妈抱,”

    名字,最好是让两家大人商量着来,英名字,冯一平本来取“an”,女孩子嘛,平平安安就好,而且和音一样,但黄静萍觉得这个有些性化。挑了好久,最后才定下来叫阿曼达,就是快乐幸福的意思。

    小家伙带着红色的薄帽子,穿着一套鹅黄色的卫衣。脚上套着双粉色的小鞋,还系着条蓝色的口水巾——本来还想让她含着一个白色的奶嘴,但她对那糊弄人的假玩意儿,相当不感冒,一放到嘴里,马上就吐出来。

    总之。她这一身,撞色得厉害,但配上她肉嘟嘟的小脸,纯净无瑕的大眼睛,藕节一样的胳膊腿,真是相当可爱,相当萌。

    未来的摇滚天后艾薇儿用略带沙哑的声音,唱起了她第一张专辑的同名主打歌LeTgo,音乐声,冯一平抱着女儿,全场转了一圈,小家伙也大气,今天不管谁逗她,她都很配合,这一圈下来,收获赞扬无数。

    坐在主桌上的******,这会却很紧张。

    这是一个机会,同样也是一场需要全力以赴的挑战。

    他清楚冯一平把他介绍给这些硅谷富豪的目的,硅谷的这些鬼精鬼精的家伙,也清楚冯一平的目的,在冯一平离开的那一会,从劳伦娜到莫瑞兹,直截了当的问了他很多问题,以了解他的政治立场。

    这些问题,虽然常见,但都比较棘手,比如,对持枪怎么看?是否支持堕胎?还有大家都关心的征税问题。

    ******深知,这些问题应对得好,他竞选参议员,或者下一步,向白宫起冲击的时候,将有可能得到这些人的支持,如果应对不当,未来想得到他们的支持,就是要一件比较渺茫的事。

    虽然这些问题他回答过很多次,但是,要想让这些人印象深刻,说以前的那些套话,显然不够好,因此,这几个问题,让他挺费神。

    现在,布林这家伙又抛出了一个更棘手的问题,“贝拉克,你对目前的战争怎么看?”

    这个问题,比之前的那几个还要敏感,还要棘手。

    作为世界警察,美国是二战后起战争最多的国家,但与此同时,美国的教育体系,一直在让她的公民成为世界公民。

    从一些方面看,这种教育是成功的,比如,美国的反战力量,一直很庞大,从二战到这次的阿富汗,总有人以各种方式来反对起战争。

    因为好莱坞的影响,加州的反战力量一向突出,这些人说不定就是,那自己是不是应该也表态反对?

    但是,这一次阿富汗战争又很不一样,911的创伤历历在目,大多数的美国民众,对自己的国家,纠集一帮小兄弟起的复仇行动很支持,如果自己反对,他们偏偏支持,该怎么办?

    他在权衡,在思索着。

    冯一平挨着他坐下,帮他解围,“作为一个祖国在近代曾经饱受欺凌的人,这个问题,我个人的看法是,我并不反对一切战争。

    如果我出生在几十年前,我想我也会拿起枪去反抗,去斗争。

    虽然每一场战争,不论正义与否,都是一场炼狱,会带来很多的痛苦和不幸,但是,只有经过炮火的洗礼,无数人前赴后继的牺牲后赢得的战争,才能清除一些强加在我们头上的压迫,才能带来真正意义上的和平,才能避免类似的惨剧再一次生。”

    布林笑,“原来你是鹰派,”

    冯一平也笑了笑,我们倒是想做一只爱好和平的鸽子,但并不想被人杀了炖汤。

    现场带枪的哈特曼说,“我也不反对所有的战争,我的父亲,参加了诺曼底登6,我认为,那是为了自由和和平而战,我为他骄傲,”

    有了冯一平的抛砖引玉,******也想明白了应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我也并不反对所有的战争,在见证了血腥和毁灭,烟尘和眼泪的911之后,我支持政府追缴和根除那些以不能容忍的名义,屠杀无辜的人。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自己也愿意拿起枪加入进去,避免再次生这样的悲剧。”

    这些搞惯了选举,又是律师的家伙,那口才,真是相当不错。

    “但是,我反对一切愚蠢、鲁莽、头脑热的战争,我反对政府里的一些家伙,坐在办公室舒适的沙里,把自己的意识强加在我们头上,而不想他们的决定可能会导致很多同胞付出生命的代价。”

    “我也反对一些政治掮客用战争来转移国内经济、就业等糟糕形势的关注,我反对政府现在筹划的对伊拉克的战争,”

    “我对萨达姆没有任何幻想,他是一个残忍冷酷的人,但是伊拉克目前对我们国家和海湾领国,并没有构成立即、直接的威胁。

    伊拉克经济摇摇欲坠,伊拉克的军事实力一落千丈,即使没有我们军队的加入,这个独裁者的影响也在消退,最终一定会坠入历史的尘埃。”

    “我想,取得伊拉克战争的胜利,不是问题,胜利之后呢,我们要驻军,天知道会持续多长时间,花费多少代价,取得什么结果。”

    这番话,让冯一平对他也刮目相看,这个现在还是一个州州议会参议员的家伙,6年后能入主白宫,果然有几把刷子,伊拉克战争还没开始呢,他居然就猜到了结局。

    “还不是为了能源,”一直从事电动车研究的艾伦库宁说了一句。

    这话冯一平也想说,不过作为一个外人,不太合适,他敲了敲杯子,“我提议,为贝拉克的话,干一杯!”

    “干杯!”桌上的人看着小奥同志,欣然举起酒杯。

    ******的黑脸现在都有些红,小声对冯一平说,“谢谢你!”

    “不,是你的回答让大家满意,”冯一平嘴里谦让着,心里却在狠狠的想,以后你坐在椭圆形办公室里,踌躇满志,一览天下小的时候,一定不要忘记我对你的帮助。

    唱了几歌正在喝水休息的艾薇儿,听到了他们的一些交谈,相当不感兴趣的撇了撇嘴,这些人真无趣,好好的一个宴会,被他们用来讨论这些无聊的事。(。)

    ps:  ps:凌晨的那一章,希望大家还是到早上上班以后看,由此带来的不便,请大家谅解!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