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的事搞定,冯一平很快向商学院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你是说,还是想回国,但同时也希望能完成在学院的学业?”莱维特说。

    “是的,教务长,我在国内事情更多,大大小小的公司有二十多家,其好多是连锁业态,网点遍布全国,雇员近两万,而且一直在高增长,作为创始人,我实在不好长时间离开。

    但我会尽量抽时间来学校,不过更多的,可能只有通过网络来学习,通过网络来向各位教授请教,希望学院能考虑我的请求,”

    和乔布斯、佩奇他们不同,这些家伙,本来就是天才,之后所做的事,又只集在一个领域,他们不想在大学完成学业,关系不大。

    而冯一平现在就跨了好几个圈子,说起来,将来他公司的管理难度,其实更大,而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又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天才,原来也就管着一个以自己为主的小机电公司,现在管着这么一家高展的跨国多元化集团公司,以他现有的水平,不多充充电,还真是一个问题。

    当然可以自学,但是如果能在这些世界的顶尖学府里,在名师的指导下,系统化学习,那效果更好,效率更高。

    “哦,雇员近两万人?”莱维特有些吃惊,那怎么也是一家上规模的大公司,“我尊重你的意见,你的想法,我也会向学院反应,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再慎重考虑,我不知道你在国居然有这么多事业,不过我想,你在国的那些公司,他们的展前途,像不像你在硅谷投资的这些公司一样远大?”

    “一般来说,我们应该按照回报的高低。来分配的你时间,对不对?应该把8o%的时间和精力,放在最重要的2o%的事情上,”莱维特说。

    世界上有几家公司。能像谷歌或者苹果这样,既体量大,又回报高的?

    “您说得对,但对我来说,经商的目的。早就不是为了赚钱,或者说至少现在和以后不是,”冯一平并没有跟他说自己的梦想,那没必要。

    “经商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莱维特看着眼前的这个亚洲年轻人,本能的想笑,但从他的眼神看,还真不像是作伪。

    难道现在的年轻人,创业都是为了梦想吗?还是年轻好哇!

    莱维特把笑憋了回去,正色道,“冯。不得不说,你是一个很有个性和追求的国人,我们这所大学成立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年轻人具备实现自己的梦想和改变世界的能力,我很乐意做学校的工作,尽量满足你的要求,我也希望将来学校能以你为傲!”

    “谢谢!”

    …………

    都,经管院的赵院长拿着装得鼓鼓的公包——别想多,里面是冯一平的那本书,以及关于他的其它资料。专程拜会了他自己任主任的清华大学现代化管理研究心,第一届学术委员会陈主席。

    之所以说是拜会,是因为陈主席身兼多职,最瞩目的有两个。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和民建央主席,其它的有科院大学管理学院院长、华职业教育社理事长等等好多兼职。

    也就五分钟后,赵院长提着空了很多的包走了出来,关于他的提议,陈副委员长说,“我们要努力做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审慎的乐观主义者,但我们同时也要做一个务实的理想主义者,我们的研究心不是机关,不用搞论资排辈那一套,只要是对研究工作有利,我都支持,这个小伙子不错,够格!”

    领导的工作好做,但是,等赵院长在研究心的学术委员电话会议上提出自己的建议时,却遭到了一致的反对。

    作为承担了大量国家级课题,教育部普通高校人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清华的校级重点研究心,它的9位学术委员,来源也很多元化。

    除了赵院长自己,属于经管院的教授只有一位,其它的位,有国内其它大学的校长和学院院长,有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管理科学部的专家,有美国大学的学院的院长,美国工程院院士,总之,都不是小角色。

    电话里,论行政级别最高的一位委员,国内一家财经大学的校长先难,“赵院长,在心的四十多位研究人员里,副教授都是少数吧,一个目前还是大的学生?”

    国内另一家商学院的院长跟着说,“老赵,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不是只有你们经管院才有出色的学生,要不,我也向大家介绍几位我们学院的,看他们是不是也够资格?”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管理学部常务副主任说,“稳妥一些,是不是至少等他研究生毕业之后,再讨论这个问题?”

    “他表过哪些被scI、eI、cBsT大数据库收录的论,影响因子分别是多少?”科院的一位教授问。

    赵院长也不解释,“大家还有意见吗?”

    美国工程院院士对冯一平比较陌生,“我刚收到你寄来的件,哦,这本书是他写的,还有云计算,也是他提出来的?那我认为,以他的水平,可以加入研究心,”

    虽然同是华人,但他考虑问题就比较单纯,不像国内的那些,好多问题其实都是明知故问。

    “谢谢胡教授,我想就大家的问题,做一个说明,是的,我们院的冯一平同学,目前还是在读的大学生,也没有表过其它论,大家都收到了我寄送的他的那本关于管理学的专著,真本书,说是开一派之先也不为过,那也是这两年国内外的企业家和一些公共机构,都认真学习过的著作,已经在各行各业得到了广泛运用,我想,这应该比一些论的影响要大吧。”

    “还有他提出的云计算和云存储理论,同样也是创,我不得不承认,论在国际上的学术影响力,我是远远比不过他的,”

    “冯一平同学在美国做交换生的这一年,全方面的了解了硅谷,并成为两家知名公司的高管,我想,这应该也是对他能力的一种佐证。”

    “综上所述,他对虚拟经济的了解,对新时期企业运营管理战略的思考,都很有深度,而且他也有很翔实的实践经验,个人认为,他在这些方面的造诣,让他完全有资格加入我们的研究心,我也相信,他的加入,将会对我们的相关研究工作很有帮助,”

    “据我所知,斯坦福大学也在挽留他,而且,他个人估计还真不一定会选择在国内继续深造,我现在提出的这个建议,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其实冯一平在学术方面的成就,国内其它的6位委员心里都清楚,论在国际上的声望,冯一平现在比他们所有人都强,就是在国内,也不逊于他们,毕竟冯一平的那本书,已经成为了国家行政学院的教材。

    只不过,你懂的,学术界的争斗,同样激烈,想想好多人为了评上副教授和教授的职称,要付出多少你就明白

    因此对简拔冯一平进研究心,他们几乎是是下意识的反对。

    但这会一听,这孩子他们压不住,搞不好还会送到美国人怀抱里去,有几个马上改变了意见,“我觉得可以考虑,”

    “谢谢,另外,各位如果有合适的研究人员人选,随时可以向心建议,陈主任说过,为了研究工作,我们要唯才是举。”

    …………

    冯一平刚跟斯坦度这边表完态,马上接到了辅导员小金老师的电话,“一平,能及时回来吗?最好早点来学校,赵院长想把你吸收进刚正式挂牌的现代管理研究心,”

    “啊,那里面的不是教授就是副教授,研究生都只能打打杂,我哪够格?”(。)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