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斯坦福呆上几年,就是笨成一头猪,至少也知道几个案例,而且美国的大学,都是宽进严出,你不用点功,还真不好毕业拿学位证明。

    所以李家伦一看这个开局,就知道冯一平他们,肯定打的是做空他们家股票的主意。

    这也是做空最经典的套路,首先就是制造对目标股不利的言论,然后抛出一部分股票,让股价下行,在小投资者心制造紧张的气氛,这时,如果大股东反应不及时,或者是没有能力接盘,没有给投资者信心,那小投资者肯定会跟着抛售,那么,股价的下行自然是不可避免的。

    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就是因为它有效。

    李家伦突然有点后悔,历冠国际的股票,在港交所是属于可以做空的那两百多支的一支,原本他一直挺为此自豪,因为这也是实力的一种体现,这会他却有些懊恼,要是属于不可做空的那一类,不就没这个烦恼?

    或者说,他们制造的这个舆论,如果是瞎扯的那问题也不大,公司来一次详细的说明,也能打消大部分投资者的顾虑。

    可是,报纸上说的这些,他知道,很多人也心知肚明,那就是实情。

    奢侈品的利润一直很高,不,不能说是高,应该说是暴利,不然还怎么叫奢侈品?

    所以,在这个全球化的今天,再花巨资买设备培训工人办生产厂,只为在生产环节能多赚几块辛苦钱,这样的事,他们是完全看不上的,早就开始把生产外包。

    不少在内地办厂的港商,比如李家伦他爸李浩泽,就接到了不少这样的生意。

    但是,愈能赚钱的愈抠。品牌商对代工的费用,一向压得很低,给它代工一样几千上万的服装或者皮具,能拿到的加工费可能只够买两瓶水的——还不是很贵的那种。

    这就像那些印钞厂的员工。每天生产好几吨的钞票,自己却只能拿到薄薄的几张一样,难免会有些不平衡。

    话说靠山吃山,做代工,自然也要在代工上想辙。

    这样的机会还是有。只要是生产,肯定有一定的废品率,所以奢侈品下单的时候,会提供多一些的原材料,有时完成订单后,会有多余的原料剩下,代工厂就可以熟门熟路的用这些同样的原料,做出和专柜上同样的商品来,这就是所谓的外贸原单或者尾单的由来。

    当然,想卖出正品价来也不容易。愈是赚大钱的愈精,有些品牌控制得很严,严格控制生产原料,有剩下的,全部带走或者销毁。

    就是稍微宽松一点的,做好的成品,他们一般也是拿回去自己包装,代工厂并没有包装盒、商标、水洗标、吊牌这些。

    而这几样玩意,还特别难仿制,比如说一个看上去简简单单的水洗标。特别是鬼子的一些水洗标,就让沿海一带那些山寨能力高超的厂家也愁白了头发。

    不过,像历冠国际这样的工厂,因为稳定的为某奢侈品牌代工。还是有不少钻空子的机会,这些事,包括奢侈品厂家也是知道的,这样的情况肯定杜绝不了,只要你不过份,也不是太大的问题。

    不过。这些事其实就是潜规则,不能见光,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

    所以李家伦知道,随着这篇报道的问世,自家作为大股东的历冠国际的股票,这会肯定已经应声下跌。

    见李家伦呆呆的站在那里,报信那哥们问,“你不回家吗?”

    李家伦一颤,下意识的说,“我不回家,”

    回家干什么,让老头子打死吗?

    不过,他还存了一丝侥幸,或许自己想多了,这只是凑巧呢?

    “你帮我问问,家里有多少报纸登了这篇报道?”

    反馈回来的信息,彻底打消了他心头残存的那丝侥幸,香港那些有影响力的报纸,今天都刊登了这份报道,虽然措辞不同,但内容大概都一致。

    这群拿笔杆子的,果然都是没节操的人。

    李家伦也不问他家的股票怎么样,那还用问吗?

    他当着那哥们的面铁青着脸关上房门,浑浑噩噩的回到床上,“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旁边一具温软的躯体带着腻腻的香气贴过来,像八爪鱼一样的缠上他,娇嗔道,“李总,”

    烦躁不安的李家伦不耐烦的用力一拨,“都他妈滚!”

    两个小姐心里骂骂咧咧的穿衣服,昨天晚上的那些殷勤小意,全特么用在了狗身上,还说是特么什么香港的大家少爷,现在连小费都不愿意给。

    在门口的那兄弟,对这两个一脸怒色的小姐也是看都不看一眼,冲进房间里,“家伦,都知道这事了,还是回家吧,”

    是啊,家里出这么大的事,不回去也不应该,李家伦拿起手机一看,果然,在自己睡着的时候,有好多未接电话,都是家里的,“爸,”他拨通后,叫了一声。

    “都知道了?”李浩泽在那边说,“回来吧,这样的事你以后也会经历,”

    李家伦赶回家的时候,历冠国际已经发了一份措辞严厉的声明,主要说了两点,一,相关报道上所说的情况,都是凭空臆想,历冠以前没做,现在没做,以后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请广大投资者相信历冠的操守;二,因为这篇不实报道导致的不良后果,公司已经在安排向法院提告。

    然而,这样的公告,并没有什么用,投资者现在最想听到的,其实也不是历冠究竟有没有做这样的事,而是品牌商会不会就此终止合作。

    但这个问题,公告上却一句都没提。

    这就让一部分持观望态度的小投资商们动摇起来。

    而慎重其事的准备多时的李睿远,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这半年零散吸纳的,和从券商那里借来的股票,一**的砸了下去,历冠国际虽然接盘了一部分,但怎么可能全接得住?一开市,历冠的股价就应声而跌。

    李家伦回到家里时,发现自家门前停着好多熟悉的车辆,那些车,都是属于历冠高管的名下。

    而以前雍容欢愉的宅第里,今天气氛分外的沉闷,连帮他提行李的菲佣,都好像在屏声静气。

    既然已经赶回来,那还是要勇敢的去面对,他整理了一下,就向他老爸的书房赶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