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很清楚的认识到,如果这一关没有闯过去,优渥的生活就将和自己一家人挥手道别。

    而这一切,都可以说是因为自己的嫉妒、意气和轻视导致的。

    他现在很恨,恨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冯一平,更恨他自己。

    恨,在很多时候,其实都是一种无力的表现。

    之所以更恨自己,是在他清楚的明白了和冯一平实力差距之后,难得的一次以己度人。

    如果他的实力超过冯一平,现在的这种情况下,那就不是恨,而是恼。

    是的,他现在总算明白了冯一平的实力。

    前几天,在实地考察过嘉盛的几处主要产业之后,他本来觉得即使嘉盛全部属于冯一平,也不过如此而已,但刚刚接到一个电话,让他完全改变了自己的看法。

    电话是这次和他一起去内地转了一圈的朋友打来的,朋友关心了一下他家目前状况,还特意用嘲讽的语气说,“你带我们去看的那个嘉盛,你说那老板是不是傻的?我翻了一下他们官网上的相关新闻,有好几起是各银行领导去考察,希望达成合作,那个嘉盛到现在,竟然还没有借过一笔银行的贷款,现在居然还有这种人?”

    嘉盛官网上的新闻太多,李家伦怎么可能全部翻完?朋友那句话,一下就把他给砸得懵懵的。

    但就在这种状态下,他的大脑却很快的估算出了嘉盛在内地的投资,全国连锁的便利店、快捷酒店、物流公司、装饰公司,刚开始布点的家纺和婴儿用品专卖店……。

    上海正在筹建的,和他们省城已建的两处总部大楼,省城已经建好的嘉盛假日大酒店,和ya正在建设的规模更大的假日酒店,他老家一个投资数亿的工业园。上海正在筹建的锂电池生产基地……。

    还有其它那些大大小小的公司,加起来,至少超过0亿元人民币。

    加上谷歌的那一亿五千万美元,以及苹果数目不详的投资。还有那家发展得很火的DOOR,好像他也是大股东,这样一来,他在各领域的总投资,稳稳的超过50亿元人民币之巨。

    这还是不算那些他已经投资。但没有对外公布的项目,以及他们账户上可能还在躺着睡觉的资金。

    而这些投资,居然全部是用自有资金完成的?

    冯一平背靠一家净资产至少超过50亿元人民币的集团,自家还怎么跟他斗?

    哦,对了,那这样看来,关于嘉盛旗下的汽车网和快捷酒店,正运作在美国上市的传闻,看来也不是传闻或噱头,而肯定是真的。

    按最保守估计。这两家公司上市后,即使市盈率只有20倍,那至少也能让嘉盛的账面总资产,再增加至少10亿美元亿之上。

    那就是这两家公司只要成功上市,嘉盛将轻松的成为资产超100亿,负债率为零的集团。

    他马上有些为自己庆幸,也马上更恨自己。

    他自忖,如果易地而处,自己年纪轻轻的就有巨亿身家,无缘无关的被冯一平设计陷害。怕是会采取更过激的措施,比如,花点钱请相关的专业人士或团伙出手教训?

    而冯一平现在的手段,还是在规则之内。

    自己当初真是昏了头!

    浑浑噩噩的走到会议室门外。从半掩的门里,他听到那些来参加董事会的股东们在激愤的讨论着,表述各不相同,但心意思比较一致。

    一个是,“这种状况究竟是怎么造成的?”

    另一个是,“不管什么原因造成的。总之,公司这次出现这么大的麻烦和失误,一定要对董事会负责人追责,”

    这也是常事,在公司发展顺风顺水的时候,董事会总是一片和气,你好我好大家好。

    在公司遇到困难的时候,想让大家齐心,那是一件很难的事。

    最让他揪心的是,他听到会议室里,不少人在隐晦的商量,“是不是趁目前股价还没到底,也出手一部分股票套现?”

    李家伦感觉很悲哀,如果连他们这些股东都这么做,那老爸那边的努力还有什么用?

    不过,跟这些人讲道理自然也是没用的,历冠的股份,对这些人来说,只是钱而已。

    但对他们家来说,那是几代人的心血结晶,石资本,是荣耀,是他们家的孩子,也是他们家的衣食父母……,也可以说,就是他们的生活。

    冯一平如果知道的他的想法,一定会很准确给出一个比喻,历冠之于李家,正于后来的某科,之于田小姐家的老王先生。

    虽然还不敢说公司遇到的麻烦,就是因为自己引起的,李家伦觉得在这样的关口,自己必须做些什么。

    于是,他分别给除夕那天有份参与的人都打了电话。

    …………

    聚会是在其一位家里的一家五星级大酒店,这也是他们以前碰面的老地方。

    酒店正对着维港,往日里看上去风光无限,赏景、购物、美食、开房一条龙,是各约女孩子的好地方。

    单今天的李家伦到了这,却连坐都坐不住。

    一个多小时后,大家陆陆续续的赶到,除了他之外,人人都一脸轻松,虽然都对李家目前的遭遇嘴上表示了一下关切,但李家伦知道,其有几个这会心底可能正在暗乐呢!

    “我去过一趟波士顿,”召集人李家伦此时居然扯起了闲篇,“看过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的碑,好像是这样的,当他们追杀**者、犹太人、工会成员、天主教徒的时候,我都没有说话,最后他们奔我而来时,已经没有人能为我说话了。”

    “阿伦你这是什么意思?”众人不解。

    “大家还记得除夕时的事吧,”李家伦问。

    “除夕,哦,你说那事啊。记得,那不是没什么事吗?你问这个干什么?”几个人毫不在意的说。

    看来他们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真是图样图森破。

    看来很傻很天真的不止自己一个,李家伦想,总以为凭着出身。可以无所顾忌的随便对付那些看起来实力一般的人。

    “我们都忘了,有人没忘,”李家伦说。

    “谁?”

    “冯一平,”李家伦轻轻的说。

    “呵呵,冯一平。那又怎样?”说这话的人,满脸的不以为然。

    就像是大象把蚂蚁踩到了砂子里,蚂蚁又能怎样?

    “何况,他也没有任何证据,”

    他们对付人,是没理由的,全凭心意,但别人想对付他们,他们首先要求对方要有充足的理由。

    是的,他们就是这样的人。典型的以自我为心。

    “证据?我想他也不需要,还记得那天他特意回酒店拍照片吗?”李家伦说,“我家的事,就是他一系列报复的开始。”

    “你想太多吧,你家的事,是他设的局,怎么可能?他哪有那么大的能量?”

    “就是,难不成他还敢把我们几个挨个报复一遍?哈哈,”

    “你说得对,”李家伦拿起酒杯朝说话的哥们示意了一下。

    见他说得严肃。那哥们一口酒呛在脖子里,“咳咳,你确定不是开玩笑?难道,他是红代?”

    “他不是红代。不过他同样有能量,”李家伦慢慢的说出了他掌握的冯一平的资料。

    现在至少50亿,马上至少100亿,而且个人在世界上都有相当声誉,这些家伙彻底明白,他们因为一时的嫉妒和看不惯。惹下了多大的麻烦。

    他们早忘了,但那个人没忘。

    有部电影将在今年底上映,那是一部提振了香港电影业颓势的电影,《无间道》,里面有一句台词,此时很适合用来做旁白,“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难怪他平时很少参加那些活动,”一哥们喃喃道。

    就是,拥有了比他们所有人的父母都还要多的财富,眼界肯定也更高,哪有时间和心情,去那些聚会上消磨时间?

    “我家最显眼,所以先拿我家开刀,我想接下来,就轮到你们,”李家伦伸出手指,把那些家伙挨个点过去。

    这些少爷们总算和李家伦一样严肃起来。

    “你确定?”家里开酒店的罗姓同学再问了一句。

    “非常确定,”大家都重视起来,李家伦反而感觉有些轻松。

    “既然他这样不讲道理,要不我们找人,”一个家伙比划了一个手势,“也就几万美元的事,”

    对这样脑残的话,没人愿意接。

    世界上那么多知名富豪,有几个是死于非命的?这是大家都遵循的底线,乱了这个规矩,圈内的人谁也不安全。

    “我不了解他接下来的安排,但我想他一定有安排,所以我想,希望大家能帮着我家度过这个难关,让他知道,对付我们会很吃力,说不定他就知难而退呢?”李家伦说出了自己的用意。

    事是大家一起做的,那这个报复,理应由大家一起承担。

    “放心,不让你们为难,只要你们回家,跟家里说说,让家里在银行那边帮着说说话就好,”

    历冠要度过这个关坎,护盘的资金一定要充足,而银行现在看上去是决定袖手旁观,这个是目前最大的难题。

    “好的,我们一定尽力,”他们一致允诺,纷纷起身。

    猛然得知这样的消息,他们再也无心继续呆在酒店,和李家伦一样,觉得还是呆在爸妈身边安心点。(。)

    PS:  ps:月底咯,各位亲!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