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泽激动起来,“你怎么知道,谁?”

    李家伦把这些天压在心里的话,对李浩泽和盘托出,感觉轻松了许多,末了说,“我就在这边等,他应该很快就回来,爸,爸,”

    电话的那头,李浩泽一句话没说,只听得到他粗重的呼吸声,显然是怒极的表现。

    李浩泽怎么也没想到,这个难过的坎,居然是儿子招致的,在斯坦福商学院读书,居然都能主动招惹到有能力对自己家里下手的人,而且还是这么一个让人难以招架的人,这些天前所未有的重压,让他在这一刻产生了将这个儿子回炉再造的念头。

    随之而来的,是深深的失望,比生意频临失败更深的失望。

    自己花了很那么多精力和财力培养的儿子,倾注了自己很多希望的儿子,一向是他的骄傲,他不止一次说过,哪怕将来李家生意失败,只要有这个儿子在,照样能东山再起。

    谁知道他私下里居然是和自己熟知的那个形象,完全迥异的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的李浩泽,感觉整个人没有一丝力气,连生气的**也没有,“回来吧,”

    他只说一句,就挂掉了电话。

    就那样呆呆的坐了一阵子,电话刺耳的铃声让他清醒过来,“品牌商提出了条件,好,能提条件就好,你先跟他们谈,”

    总算有了一个能让人高兴点的消息,能提条件,说明还有继续合作的可能。

    李浩泽从刚才深深的失望和挫败感里振作起来,“阿权。”他叫来家里的管家,“给家伦订一张今天从旧金山返港的机票,另外,注销他名下所有的大额信用卡。”

    儿子没有想象的成器,自己只有再辛苦些。

    好消息是,两边总算都有了进展。

    他从书架上翻出最新一期的前沿杂志,这一期的封面,是上月底。朝韩在朝鲜半岛部以西海域,发生冲突的画面。

    在刚才之前,李浩泽还很喜欢这本杂志,是少有的几本他每期必看的期刊之一,但他现在决定,从今以后,不会让这本杂志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他抄下上面的杂志社地址,就把它丢进垃圾桶里。

    …………

    前沿杂志社,吃完午餐提前回社里的包卓远,被前台的小姑娘拦住。“包总,会客室有一位李先生,你刚走他就在那等,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

    “历冠国际董事长李浩泽?”包卓远看着名片,想了一下,一点印象没有,“跟我们有直接业务来往吗?”

    “我查过,没有,今天也没有预约。”

    包卓远看了看手表,离上班还有二十多分钟,“我去看看,”

    会客室里。包卓远看到一个穿着和自己类似,大夏天也是一身比较正统的英式风格西装的人,对方约莫五十多岁,两鬓斑白,神情有些萎靡,眼里布满血丝。

    “李先生是吧。久仰久仰,我包卓远,”带着点疑惑,包卓远走到他对面坐下来,“李先生今日莅临,有何见教?”

    “你好包总,”李浩泽挤出一丝笑,我来为什么你会不知道?

    “冒昧登门,只为一个不情之请。能否请包总转告那位小冯先生,犬子在美国,纵有得罪之处,但在小冯先生的幕后运筹之下,历冠国际的股价,短短几天,已经下跌一半,李家几代人积累的财富,短短几天,同样缩水过半,事已至此,小冯先生理应满足,可否收手?”

    这一阵子焦头乱额,现在自己主动找上门来,还被人当傻子耍,李浩泽的这番话,挺不客气。

    包卓远原本脸上还带着笑,听到后来,就面沉似水,对进来送茶的职员一摆手,示意用不上。

    拿起放在桌上的公包,起身说,“首先,我要纠正李先生一点,鄙东主是冯先生,不是什么小冯先生,第二,对李先生所说的其它事,我全然不知,第,冯先生一向与人为善,做人做事光明正大,切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第四,”他朝外喊了一声,“小孙,送客,”

    “包总,”他的秘书走进来。

    “送这几位出去,另外,通知办公室,让他们对来访人员加强管理,从即时起,没有预约的访客,一律拦在门外,”

    孙秘书都有些惊讶,这可是一向很有涵养的包总,少有的过激之举。

    老包在业内一向卓有声誉,在前沿杂志大获成功之后,更是声望日隆,见李浩泽等的时间长,好心好意的说见一面,不曾想一上来就被无缘无故的一通抢白,而且李浩泽话里话外,对冯一平还颇多意见和不满,当我老年人没脾气咩?

    “好的包总,我马上通知,几位,这边请,”

    “包总,只不过是小一辈无伤大雅的玩笑之举,一定要相迫如此之甚吗?”李浩泽激愤道。

    他的话,包卓远现在一个字也不想听,头也不回的走进自己办公室。

    “几位,这边请,”孙秘书再次伸手肃客,“还是让安保人员来护送几位出去?”

    李浩泽又一次感觉到屈辱,这是他记事以来,第一次被人赶出去。

    他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可能有些过火,可是,他真忍不住。

    历冠目前所面临的困境,都是冯一平造成的,而且,自己的儿子再不成器,再让人失望,那总也是自己的儿子,轮不到别人来教训。

    没想到包卓远比他火气还旺,也许他是真的不知道这事?

    包卓远一回到办公室,就给冯一平打了一个电话,“一平,睡了吗?”

    冯一平刚带着黄静萍娘俩逛完夜景回酒店,好好的见识了一下好莱坞的奢华,“没睡呢,包总有事?”

    “没什么,”包卓远笑着说,“杂志社一切都好,只是,你是不是安排李总那边做了什么?刚才一位叫李浩泽的都找上门来,”

    “找上门来?干什么?是致歉吗?”冯一平笑着说,这么快就知道是我这边出手?

    “就是想请求我们这边住手,一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听他说好像是你和他儿子之间的矛盾引起的,”

    “他是这么说的,我和他儿子之间的矛盾?”这态度,好像不够端正的说。

    “是这么一回事,”冯一平说了前因后果,“所以,我跟他儿子完全,没有矛盾,是无缘无故的被人设计陷害,”

    “原来如此,”包卓远苦有些恼火,这李家两父子,还真是如出一辙,什么事都在别人身上找原因,“对那样的家伙,用不着客气,是得让他们长长记性,”

    “不,包总,我这么兴师动众,不只是为了出口气的意气之举,投资公司那边,也需要磨练磨练,我一直不同意李总涉足内地股市,香港这边,总要给他机会,而且这一次,谁都没想到港交所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出这么一份件,效果出乎意料的好,预计今年投资公司的收益,会相当可观,”

    只是为了出气,冯一平才不会这么大动干戈,但是,要是在膺惩出气的同时,不但能练兵,还有大把的钱可以赚,那这样的事,为啥不做?

    上了年纪的包卓远本来还想劝冯一平一句,让他见好就收,但听到李睿远那边筹划了近半年时间,在加上刚才李浩泽的表现,他提都不提这茬。

    “香港这边的商务机托管公司,我已经联系好,一俟你的飞机交付,他们就会派人去办相关手续,还有空乘人员,他们这边也在物色,目前已经有几位候选人,不过,最终还是要你决定,”

    “好的,谢谢包总,”

    虽然国内已经有私人飞机,比如那家生产央空调的,就一次性买了几架,但此时的私人商务机在内地飞行,从停放到航线申请,都有非常多的限制,配套的服务更跟不上,为了省事,冯一平决定,还是让专业的机构帮着打理这些事,一早就让包卓远联系香港这边的托管公司。

    空姐也一样,在香港这样和世界接轨的抵挡找一位有经验的也不错。

    傍晚,包卓远刚驾车驶出地库,旁边跑出一个人来拦在车前,他刚一下车,李浩泽跑过来,“包总,对不起,请原谅我午说的那些话,我也是事后才知道,这事跟你无关,非常抱歉!”

    李浩泽居然低头鞠了一躬,“犬子一直在硅谷等冯先生回家,想当面致歉,只是一直没等到他出现,我想请包总帮忙约见一下冯先生,我会带着犬子,当面向他致歉,很多事情,也想听听冯先生的意见,”

    至于是那些事情,当然是如何让冯一平放手的条件。

    包卓远终究心软,“你要明白一件事,你所说的那件无伤大雅的玩笑之举,切切实实的危害到了冯先生的人身安全,而历冠,据我所知,目前只是股价下跌,充其量就是财务上的损失而已,况且,这好像也是事出有因,”

    他本来想说咎由自取的。

    “是,这两件事,原因都在于我们,”面对难关的李浩泽,非常能屈能伸,“我了解冯先生的心情,因此诚心诚意的想向他当面致歉,劳烦包总帮忙,”

    于是,还在从旧金山返港航班上的李家伦不知道,自己马上又要飞回旧金山。(。)

    PS:  ps:月初,有票的能不能投一票,让辛勤的我保底?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