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先生,我这是第一次完整的听完整件事的经过,我弟弟他们确实做的很过份,不过,他们也是年少……,”

    说话的这位,是同来的家属,唯一的女性,罗忠豪同学的姐姐——也就是除夕那天,直接动手栽赃的那位同学。

    罗欣兰是香港宝华酒店集团执行董事,在圈内,她被很多人冠以才女的称号,以高智商闻名。

    她上学时因成绩出色,次跳级,进而15岁拿奖学金留学英国,19岁即大学毕业,毕业后一直进入家里的酒店集团工作至今。

    不过,天资聪敏的她,这头一句话就有些卡壳,说他们是年少无知吗?拜托,冯一平比他们还年轻呢!

    罗才女难得的有点小尴尬,“总之,是因为我们疏于管教,让他们把生活当游戏。

    以己度人,这样的事,单单一句对不起,肯定是不够的,我们此来,也是想听听冯先生你的意见,临行前,家父一再叮嘱我,有错就要认罚,所以冯先生放心,你有任何要求,我们一定照办,”

    这女的,果然不是善茬,一番话说得相当诚恳,最后却把问题踢给了冯一平,让他有要求就提。

    问题是,有些事,私底下做可以,也正当,比如李家伦设计他,冯一平就去狙击历冠国际,但在这样的场合,因为这样的理由提要求,那就是和要挟无异。格调太低。

    再者说,真有诚意想要取得谅解,那首先也应该摆出自己的诚意,让冯一平品鉴。

    他抬手看了看手表。“我还要去苹果开个会,时间也不早,我看大家先休息休息,倒倒时差,晚上。我宴请远道而来的各位贵宾,”

    冯一平没打算轻易放过那些想在大年十的那天,以藏毒贩毒罪,把他整进警察局的那些人,用后来的一句话说,如果道歉有用,那还要警察干什么?

    在这个前提下,他哪是能让人用话给逼住的?别以为我年轻,就面子薄,在这样的场面上会顺着你的意思说“算了”之类的话。

    包卓远马上站起来。“哎呀,是得去睡几个钟头,坐在这里,感觉脑袋里一直嗡嗡作响,”

    罗欣兰有些可惜,一个正常的年轻男人,在这样的场合,在她这样的美女面前,出于面子,一般应该会表现得比较大度。谁知那家伙,根本就没那个意思,难道,是我魅力不够?

    她魅力自然是有的。但问题是,冯一平真的对她不感兴趣,他很有自觉,咱一平头小老百姓,和你这样的名流,进不了一个篮子。

    “真的可惜。”在酒店里,同来的长辈们聚在一起讨论,“这位年轻的冯先生,真不是个一般人,”罗欣兰说。

    她还在为她刚才那个计划的失败可惜。

    “罗侄女,即使他被你的话逼着表面上表示就此揭过,你放心吗?我不知道你们来的意思,我是真心实意的想让他谅解,为此我有付出相应代价的准备。

    如果诸位抱的是一样的想法,想用话赶着让他表示谅解,那你们做你们的,我直接跟他单谈。

    我是老派人,我相信,如果直接表现出我的诚意,冯先生还有可能大度一些,但要是一点代价也不准备付出,那他更可能的做法,就是更斤斤计较,更不会轻易放过。”

    李浩泽对这件事认识得更清楚,当然,这也是因为他们家现在正处在冯一平一手炮制的漩涡,因此解决问题最有诚意。

    “世叔稍安勿躁,我们万里迢迢兴师动众的来这,都做好了付出代价的准备,刚才的那些话,只不过是试探,看看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我早有让他一定满意的方案,不过,这事也不能我罗家一力承担,还需要各位世叔襄助,”

    …………

    冯一平自然也没奢侈到请这些家伙到米其林餐厅去大快朵颐,晚上就选了渔人码头附近的一家餐厅,反正今天的这餐饭,也不是为了吃。

    六位长辈,加上包卓远和冯一平,刚好凑一桌,包卓远在左,李浩泽在右,罗欣兰在他正对面,不过冯一平没怎么看她,很好的尽了一个晚辈的本分,贴心的帮包卓远这个小老头,把帝王蟹的肉给弄出来。

    他的这一举动,让那些人有些看不懂,现在看上去这么淳朴本份,怎么一谈正事,就全变了个样呢?

    “冯先生,我们有一个建议,不知道你敢不感兴趣?”酒过巡,李浩泽把话题挑明。

    这一次,他们很明智的绝口不提什么补偿啊,让冯一平满意之类的话。

    “各位都是长辈,不远万里来诚心给我提的建议,我一定要听,”冯一平用餐巾擦擦手,一副洗耳恭听的温顺样。

    正准备说出自己建议的罗欣兰闻言,一口气憋在心里,我,也是长辈吗?

    “咳咳,”她端起一杯水喝了两口,“是这样的,我们得知冯先生旗下也涉足了酒店业,刚好,我家里就在香港经营着几家酒店,但目前因为其它的投资,急需资金,有意出售一家酒店的所有权,不知道冯先生有没有接手的意愿?当然,我们一致保证,这个售价绝对实惠,肯定会让你满意。”

    她笑着看冯一平,其实她反复权衡过后认为,冯一平一定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当然,她也没有这么大方,为了取得冯一平的谅解,就把生意好好的酒店转手。

    实在是因为从9年过后,香港的经济一直不太景气,而香港的酒店,保有量一直很高,竞争激烈,酒店的房价,依然没有回到9年的高位,入住率也提升有限。

    而另一方面,快速发展的内地,如首都和上海,对酒店的需求量很大,房价不错,入住率也很高,关键是,在内地投资一家酒店所需的资金,远少于香港。

    她家老爷子,想把未来几年业务的重心放到内地,正在多方筹措资金,因此罗欣兰觉得,这件事来得刚刚好,转手一家香港的酒店,得来的资金,可以用来在内地建设两家效益更好的酒店。

    但是这事,估计冯一平不清楚,香港高端酒店业,看上去很繁荣,但其的各种辛苦,谁做谁知道。

    她提出这个建议,也有一丝恶趣味,她很想看看,冯一平接手后,到时因为效益不佳,而一脸懊恼的神情。

    “这样啊,”冯一平想了一下,香港这样的金融和贸易心,他自然是有想过去那开家酒店,以后再去,不也是有个落脚的地方吗?

    只是现在想找一块合适的地方很难,建设时间也长,如果有现成的,那真挺好。

    他也大概清楚罗欣兰的用意,只是,嘿嘿,你们肯定不知道,自由行,好像就是在明年**后,国家为了提振香港经济,而快速做出的一项举措吧。

    你现在认为是包袱的东西,明年**过后,就是香饽饽。

    “酒店具体在哪?”他只问了一个问题,地段是最关键的。

    “正对维港,”罗欣兰笑着说。

    “那我很有兴趣,”

    冯一平本来还做好了再发一次飙,好让这些家伙多少出出血的准备,没想到,他们竟然给出了一个这么好的选项,“我马上让人准备,嗯,我想,等你回到香港,就会有人找你办理相关事宜。”

    罗欣兰很高兴,果然和自己预料的一样,“冯先生如果资金紧张,付款方面我们可以商量,”

    到这时候,她还不忘试探。

    “不用,最多也就几个亿的事,”冯一平轻轻的一挥手,一副这都是小钱,不值一提的样子,“诸位,来,我们共同举杯,庆祝我们的新友谊,”

    好吧,大家知道,这一页,总算是揭了过去。

    李浩泽还有点不放心,小声问,“冯先生,我这边?”

    冯一平包里还带着一份股票转让合同,那上面,是李睿远照他的吩咐,这些天收上来的,还有之前剩下的,加起来一百多万股历冠的股票,本来想让李浩泽加价成收回去,现在意外的得到了这么大一个红包,那干脆大度点。

    冯一平举杯跟他碰了一下,“放心,从今天开始,我们一致向前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