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边几个同样来进修的同学,看着她低头急匆匆的朝前走,没一个说提醒一声,都一脸看好戏的神情。

    其实,不是冯玉萱和他们关系不好。

    经过这些年的沉淀和历练,冯玉萱改变的非常多,从刚开始在公交车上被人踩一下脚,就会得理不饶人的怪上个半天,到现在遇到那些事,则会装作根本没发生过。

    来这个培训班,她从来没有炫耀过家里的状况,也毫不掩饰自己的不足,每次上课,她提的问题总是很多,其有一些,因为不太有技术含量,而让班上的其他人多少有点看不起,但她完全不在乎,就是因为不懂才来学校的,问的问题蠢又有什么关系?

    可是,她来学校,开的是新买的宝马系,而班上的同学,大部分还是坐公交车,有车的只有两位,不过,一位的是两厢富康,一位的是面包车。

    这就让一些人有些看不惯,智商那么低,居然能开那么好的车?

    车钥匙还没找到,冯玉萱一头撞上了一个人,“哟,对不起,”

    罗维手里的课本和教案全部掉在地上,他弯腰去捡,“没事,我们不该站在路间说话,今天的课,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今天的还行,”冯玉萱快手快脚的帮罗维把那些书捡起来,对那两个女孩子稍点了下头,顺手把罗维朝路边拨了一下,“罗老师,我刚好有问题要问你,你觉得,我去读省城大学的EMBA。提升会不会更大?”

    先前和罗维说话的那两个女生,见冯玉萱这么无视她们,本来有些意见,但一听她的问题。马上就缩了回去。

    研究生教育,还有国家拨款,但是MBA和EMBA,国家没有一分钱的补贴,那个学费不是一般家庭能承受的。

    比如。省城目前有所大学招收EMBA,学费最低的也在四万八。

    罗维想了一下,“EMBA是挺好,它的教材,好多是国外引进的,师资力量也和雄厚,同样引入了外籍教授,经常还会花重金请知名学者或企业家授课,它的案例教学,也非常贴近实战……。总之,是很适合你这样有工作经验,但是需要拓展视野,补充理论知识的人,也会教授给你很多实战的技巧,”

    罗维显然对这个很了解,说得很详细,冯玉萱说,“那我今年就去报名,”

    “但是。你的英语水平怎么样?”罗维问,“MBA好多课程,是全英语教学,教材同样是英原版。对英的要求比较高,”

    他就没说这些EMBA招生,虽然不需要像MBA一样通过严格的考试,但同样要求你要有本科及以上学历。

    因为他知道冯玉萱的学历水平。

    “这样啊,”冯玉萱有些失望,不过马上就振作起来。“刚好,我也想学英语,”

    她一直就挺羡慕弟弟在国外开公司,还雇佣那么多老外,可是,自己要是现在去美国,那就是一个会说话的哑巴。

    “谢谢你罗老师,”

    看着她坐进宝马里,一直在旁边听着的那两个女生才讥讽了几句,“估计26个字母还认不全吧,就这水平,也想去读MBA?”

    另一个笑着说,“唉,别这么说,一个这个年纪的女人,还要来学校进修,你就不能同情她一下?哈哈!”

    …………

    每周末在嘉盛假日酒店举办的相亲会,还是延续了下来,而且随着社会的发展,这两年,参加的人愈发多了起来——虽然来现场的,多数还是那些操心的家长。

    不过,举办的场地,现在已经转到酒店后面湖边的花园里。

    冯一平当初的决定很正确,提供场地举办相亲会,不但让相关单位和市民觉得,嘉盛是一家富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也让更多的市民知道了嘉盛,知道了假日大酒店,知道了嘉盛婚庆。

    当然,最直观的就是,周末的这两天,酒店餐厅的生意非常火爆,还有前面的水上乐园,同样是人满为患。

    已经正式接任婚庆公司总经理一职的冯玉萱,穿着带有胸牌的工作服,和其它的员工一起,分散到花园里,拿着小册子,向那些担心儿女婚事的父母介绍嘉盛婚庆,以及即将上线的嘉盛佳缘网站,动员她们成为会员,也希望他们将来能把儿女的婚事,交给婚庆公司来承办。

    在嘉盛的地盘,打着嘉盛的旗号,这事还是比较好做,不过,也有一些人,对这种新鲜事物持怀疑态度,普遍的就是,“相亲是大事,网上的东西,哪有亲眼见到的可靠?”

    冯玉萱刚刚说服了一对老年夫妇入会,回去拿矿泉水的路上,看到前面那个跟在两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身后的那个背影,有点眼熟,她走到侧面的小路上一看,还真是,“罗老师,”她叫了一句。

    被父母和妹妹硬拽过来的罗维,一直是一脸的不情愿,听到有人喊他,感觉很尴尬,还碰到了熟人,会是谁呢?

    转头一看,还好,“玉萱同学,”看到她身上的工作服,“你在这里上班?”

    “对,我在这工作,你这是?”

    “看看,看看,”罗维有些不好意思。

    “罗老师,现在太阳不小,要不,去我们公司那坐坐?”

    “好呀好呀,”罗维的妹妹罗佳抢着答应,刚参加工作的她,压力大的不是找对象,而是该怎么从众多追求者选对象。

    “我们的系统上,有最新的数据,罗老师可以先筛选一下,比在这里转要有效率,”

    冯玉萱一眼就分辨出来,今天的主角,就是罗维。

    罗维母亲一听这个,马上来了兴趣,“姑娘,那就麻烦你,”

    湖边的遮阳篷下,见到冯玉萱回来,几个员工笑着问,“冯总,他们是要办理会员吗?”

    “这是我在学院的罗老师,罗老师,有什么要求你就说,小赵,你帮着筛选一下,”

    罗维有些不好意思,冯玉萱说,“这有什么的,我弟弟说,我们这些剩下的,个顶个的都是优质精品,”

    “叔叔阿姨,请坐,”她从临时搬来的冰箱里,端出几瓶矿泉水,摆在老师的亲属面前。

    湖边的遮阳篷下,湖风和江风吹着,非常爽快惬意,“谢谢你啊姑娘,你是这儿的老总?”

    “不,我只是婚庆公司的老总,”

    “哦,那也不错,嘉盛可是个大集团,我看姑娘你也就二十四岁吧,就能当上老总,真不简单,”罗母笑着说。

    “阿姨,我今年满26,进2,”冯玉萱一点都不避讳自己的年龄。

    “哦,那比我家罗佳只大岁,比罗维还小一岁,我们家罗佳,刚参加工作,现在还只是一家公司里的小办事员呢,”

    “阿姨不用急,罗佳她起点高,”

    “姑娘你你不是本地人吧,老家是哪的?”罗母好像对冯玉萱比较敢兴趣。

    “妈,你问这些干什么?”罗维走过来,“谢谢你玉萱同学,我刚成为你们的会员,爸妈,以后不用再拉我来这,有合适的对象,他们会通知我,我们走吧,别耽误他们工作,”

    他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那谢谢你啊姑娘,我们家罗维的事,还麻烦你帮着关注一下,”

    “好的阿姨,你慢走,”

    等看不到那边,罗母在罗维身上拍了一下,“你这么急催我们走干什么,我才跟那个姑娘刚开始聊,”

    “妈,你不是觉得哥的学生不错吧?”罗佳惊道。

    “我看就挺不错的,这姑娘,比你哥还大方,做事也爽利老到,能力也不错,”

    “就是这凭,连大专都不是,”罗父双手背在身后,嘀咕了一句。

    “凭有用,还是好学有用?”罗母好像是一眼就相了冯玉萱。

    …………

    “玉萱,明天下午有没有事,陪我去买换季衣服好不好?”过了暑假,孩子上学以后,蔡虹总算有了时间。

    “小舅妈,”冯玉萱那边好像说话不太方便,声音很轻,“明天下午我有事,”

    “你在哪,你是在看电影吗?”蔡虹追问了一句,那边已经挂掉了电话。

    之后,她又约了两次,冯玉萱总是推说没空,就连周末也一样,她终于明白过来,“玉萱,你是在谈恋爱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