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云收雨毕,两人躺在一片狼藉的床上,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连手指头都懒得动弹,良久,马灵喉咙里响亮的“咕咚”了一声,“我,好饿,”

    “你等等,”冯一平摸索着起身,到厨房里把晚上剩下的鸡块和面包在微波炉里加热一下,就在床上,两个衣不蔽体的家伙,几分钟就把这一大盘吃了个精光。

    “别动,”马灵用手指帮冯一平抹去嘴角的牛奶,毫无形象的拍了拍肚子,“总算有了点力气,”

    浴缸里,满是泡泡,马灵头上缠着毛巾,懒洋洋的躺在冯一平怀里,很享受这一刻的温馨,隔壁公寓的门,突然重重的被关上,然后一群青年男女叽叽喳喳的声音响了起来。

    “森特会不会被吵醒?”

    “不会,这个时候他睡得很沉,”

    “得换个公寓,”冯一平说,“这么晚还这么吵,影响你们休息,”

    “已经习惯了,再说,这些参加完派对的家伙,也就吵个几分钟,你听,”

    果然,隔壁这会已经安静下来,想来在派对上疯狂到这时候,也没剩下太多的体力。

    “还是换一个吧,离学校近一点,附近有公园或者游乐场的地方,森特应该多出去转转,我看他有点怕生,”

    “他还在断奶的过渡期,我想等他适应以后,再去找份兼职,”

    “森特也是我的孩子,你付出了这么多。我也该尽一个父亲的责任,还有,这处公寓的租金,你们日常的花销。应该都是你爸妈的资助,我们自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好再让他们出资,是不是?”

    “不用,下个月我就能找份兼职工作。”

    这太独立的女人,有时候就太执拗了些。

    “我是一个国男人,我们的观念里,就是要为下一代提供尽可能好的条件,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位父亲,我请你也尊重一下我们的传统,好不好?”

    “这么严肃,”马灵笑了,“好吧好吧。我们再去找公寓,”

    “有合适的买也行,等森特到他妈妈的母校就读时,也不用再挤宿舍,”

    “平,我知道你现在有雄厚的经济实力,可以为森特提供最好的物质条件,可是,我有能力照顾好自己和森特,还有。我更不想现在就像一个家庭主妇一样,一切都靠丈夫,”

    “好好好,”冯一平举手投降。“那就租,只是我觉得买入华盛顿的高档公寓,也算是一项不错的投资,”

    “特区的房价价格太高,增幅太小,不太适合投资。”这方面,家里搞房地产开发的马灵,有点经验,“比不上硅谷,”

    “我还有一个要求,换辆SUV,当我送你的礼物,”

    美国家庭,一般第一辆是轿车,第二辆是SUV,方便带孩子出游和购物。

    “不,”坚定的环保主义者马灵马上拒绝了这个提议,“SUV都太不环保,”

    “放心,将来我可以补偿,我在纯电动车领域投资不少,已经在国内生产锂电池,最多十年,你就会看到不少燃油车被我投资的纯电动汽车取代,”为了让她同意,冯一平不得不吹了下牛。

    “真的?”这个马灵感兴趣。

    “我什么时候对你撒过谎,”

    “那好吧,”马灵虽然独立,但并不迂腐,冯一平做这些,又是打着为森特好的旗号做的,不容她拒绝。

    再一次把她抱到床上,外面已经晨曦微明,马灵舒舒服服的躺在冯一平臂弯里,冯一平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对不起,我现在还不能给你和森特一个完整的家,”

    她怔了一下,转过身来笑着说,“不要感觉太好,你怎么就认为我想跟你组成一个家庭?”

    所以说,虽然个性迥异,但所有的女孩子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嘴硬。

    “那好吧,如果我还不够格,我一定继续努力,”

    “现在,就是你努力的时候,”马灵挑逗的伸出舌头,在唇上舔了舔。

    休养生息了个把小时的冯一平,又好象吃了颗蓝色的小药丸,闻言翻身上去,“这还用努力?”

    开玩笑,二十多岁健壮的身体,别说再来一次,就是再来个四五六八次,那又何妨?

    …………

    “嗯?”冯一平伸手一摸,身边没人,摸过手机一看,已经9点多,餐厅里,隐约有笑声传来,床头放着几件衣服,这怎么好像是自己带出来的?

    “老板早,”果然,欧也在,拿着两个士兵玩偶,在逗森特。

    马灵今天气色特别好,称得上容光泛发,“你起来啦,走,去吃早餐,”

    “先生早,”昨天还有些戒备的珍妮,一见冯一平就笑,给他煎了好多培根,“好要不要牛排?”

    我这棒身体,用得着吗?冯一平瞪了一眼“吃吃”笑的马灵。

    “谢谢你珍妮,谢谢你照顾马灵和森特,”

    “我应该做的,马灵小姐是个好妈妈,森特是个乖孩子,”

    “珍妮,你今天回家吧,我们要带森特出去玩,”

    …………

    从第一站,瑞银分行出来,马灵脸色有些不好看,她在瑞银有了一个8位数的户头,以及一张上限百万美元的信用卡。

    在银行里,当着那么多工作人员的面,她不好做出过激的反应,出来后,就没给冯一平好脸色。

    冯一平也没办法,这样的事,刷自己的信用卡,那是嫌日子过得太安生,好在瑞银的账户详情,只有他自己知道,为了麻烦,他觉得自己这样做,是最好的选择。

    他抱着森特,“对不起,我事先没跟你商量,因为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同意,”

    “我相信你一定能照顾好森特,只是,为了能让你将来能更好的照顾森特,你现在需要好好学习,对不对?我不想让你现在就出去兼职,”

    “我也不可能一直在你们身边,不希望在遇到急事的时候,你又向家里开口,”

    “我不想成为你的附庸和负担,”马灵低着头说。

    “怎么会?我知道你有你的追求,我这么做,就是为了帮你实现你的追求,”冯一平牵着她的手,“如果这么做是给你压力,我道歉,”

    看来这美国的女孩子,真有必要学学国传统的从四德,这时时刻刻跟男人较劲,有时候,还真挺麻烦。

    不过,这也是她们的魅力之一。

    “那我把这笔资金办成给森特的信托?”

    “随你吧,但是我建议,还不如自己投资,现在有很多适合长期持有的股票,”冯一平先点头,又跟着摇头,“这些事迟些商量,先去买车,然后再带儿子好好转转,多拍些照片,好不好?”

    想到冯一平这次来时间有限,马灵也不再纠结,“好吧,不过,有婴儿车,你确定要一直抱着森特吗?”

    “是的,我要一直抱着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冯一平在儿子脸上亲了一口。

    果然,选车的时候,马灵同样有自己的坚持。

    现在的SUV,没有后来那么火爆,好多品牌都还没有这个车系。

    最早出现的豪华SUV,奔驰的M级,现在还是小改款的第一代,冯一平觉得可以在它和揽胜,以及前年上市的宝马X5里选,或者自己的G级也不错,那车当时马灵也表示过喜欢。

    但是,虽然同意了换一辆SUV,一看它们的排量,马灵总是有些抗拒,这家都转完,还是没下决心,拉着冯一平去看日系,最后很意雷克萨斯的RX。

    还好这会CRV没上市,不然她肯定选那一款。

    好吧,冯一平还能怎么办?(。)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