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四大喜,相对的,也就有四大悲,虽然这不是他乡遇故知——仇人,但眼前的这位,也不是冯一平在现在想见到的。

    确切的说,他现在不太想见到国内认识他的人。

    虽自己是泡妞一不小心就泡成了孩他爸,这事他其实无所谓,但他不想影响到小森特和马灵。

    他看了一眼向晓芳,她眼睛里好像只有惊喜,“你好向记者,”

    “真巧啊,我还以为认错了呢,”向晓芳笑着说,好像真的是在异国他乡陡然间遇到熟人的那种惊喜,

    “我已经从清华毕业,现在在哥伦比亚大学传播学院读研究生,早就不是什么记者,你们这是,哇,小宝宝真可爱!”

    大学毕业的向晓芳很有眼色,没有问这孩子和冯一平的关系,她蹲下来,本能的想捏捏这个可爱得不像话的小宝宝的脸蛋,又怕对面那个美女不高兴,想给他们拍张照,又担心冯一平不乐意,最后问了一句,“多大了?”

    小家伙还是有点怕生,受不了一个陌生人的热情,搂着冯一平的脖子往后缩,把脸藏在他颈下,冯一平拍了拍他后背,“十个月,”

    “长得真结实,”

    就在这时,冯一平忽然听到,小家伙在自己的耳边,有点含糊的叫了一声,“papa,”

    他欣喜的把儿子举起来,“布里特,你听到了吗?”

    “什么?”马灵还拿着摄像机在拍,“他说什么了?”

    “他刚才叫我爸爸,”冯一平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他真的叫我爸爸,”

    哪怕这不是他第一次听见孩子叫他爸爸,但他一样欣喜不已。

    可惜船上风不小,刚才那一声,只有冯一平听到,“森特。来,再叫一声,”

    森特伸着手够他的脖子,“papa。”虽然不太清晰,但这一次,大家都听得很清楚。

    “对吧,”冯一平傻笑着看着马灵,“你拍下来了吗?”

    “拍到了。”马灵伸手在儿子脸上拍了一下,“你这个小坏蛋,这么容易就被人收买,”

    儿子“咯咯”的笑着,一副我就是喜欢他的表情。

    “冯,这位是?”马灵笑着问还站在一旁的向晓芳,“这位是向,我的校友,向同学,这位是马灵。”

    冯一平现在高兴,愉快的给她俩做介绍。

    “你好向,很高兴认识你,要不一起坐?”马灵落落大方的跟向晓芳打招呼。

    “谢谢,很高兴认识你,”

    冯一平没有理会她们的寒暄,把儿子放在大腿上,********的在和小家伙交流,“记住了,我是爸爸。”

    必须得趁热打铁的把自己的形象固定下来,要不然下一次,这个小家伙肯定又把自己当陌生人。

    小宝宝们在**个月的时候,声增多。理解成人语言的能力也在增强,还会通过语言与动作的方式,与大人交流,这会面对冯一平,森特同样很高兴的在他大腿上一蹦一蹦的,呜哩哇啦的说着什么。

    马上。随着一道闪光,他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眯着眼睛朝冯一平怀里钻。

    “你干什么?”马灵站起来,怒冲冲的问侧面那个拿着相机的人。

    “朱玉杰,你不知道给小宝宝拍照,不能用闪光灯吗?”向晓芳也站起来说,“小宝宝没事吧,”

    “你朋友?”冯一平把儿子交给马灵,看了那个挎着单反相机,把红色体恤的衣领竖起来的家伙一眼,问向晓芳。

    “小时候的邻居,对不起啊冯一平,”

    朱玉杰这时笑着走过来,“朱玉杰,人大毕业,刚到纽约大学读金融工程,冯一平同学是吧,久仰大名,”

    冯一平坐着跟他握了一下手,不说话。

    “对不起,刚才见那场面太温馨,忍不住拍了一张,却忘了关闪光灯,非常抱歉,”

    马灵现在看都不看他,向晓芳一脸的责怪,但给他最大压力的,还是冯一平。

    按说冯一平年纪比他还小,但此刻,在冯一平的注视下,朱玉杰有些心慌,他的眼神,就和爸爸以及他的一些同事一样,虽然只是有时不经意间的一瞥,却给人很大的压迫感。

    然后他就不由自主的主动道歉。

    “朱同学是吧,能把那张照片删了吗?”冯一平问。

    “这个,没什么吧,”朱玉杰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要是在都,冯一平敢跟他提这样的要求,他早就已经翻脸。

    既然这样,冯一平也没打算邀他坐下来,他向欧示意了一下。

    “我来,”向晓芳把朱玉杰的相机抢过去,下五去二的删了个干净。

    “我有拍照的权利吧,”对上向晓芳,朱玉杰就好像没有了脾气,弱弱的说了一句。

    “他们不是公众人物,”向晓芳也只说了一句。

    “一平,我听说你是和女朋友一起来的美国,她还好吗?”朱玉杰拉了一张凳子坐过来,笑嘻嘻的用英语问,同时用眼角的余光看着马灵那边。

    妈的,不得不说,这个美国女孩子也很漂亮,冯一平这小子艳福不浅。

    “今天她太累,留在家里做spa,”

    没想到,这个问题是马灵抢先回答。

    看着存心挑事,现在一脸错愕的朱玉杰,冯一平也很意外马灵的回答,话说,你们俩见都没见过吧,听你这么一说,别人还以为我们都住在一起呢。

    果然,朱玉杰干笑着,这次改用普通话,“一平,你厉害,佩服!”

    马上话题一转,“那是你儿子吧,真可爱!”

    “是的,他叫森特,”

    “那你和这位女士,已经结婚了?”他指着马灵问。

    这货压根就不是来好好说话的。

    冯一平感觉非常无奈,我没得罪你吧,这样有意思吗?

    “这位先生,你懂不懂尊重别人的**?我们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还有,你不知道,用手指着别人,很不礼貌吗?”冯一平还没说呢,马灵又抢答,“这是我们的桌子,对不起,我不喜欢你的打扰,”

    “我这就是关心一下而已,”朱玉杰没想到是这个结果。

    “朱玉杰,”向晓芳用普通话叫了一身,瞪了他一眼,“不好意思,一平,马灵,打扰了,我们就在这里下,”

    “再见向,”

    “再见,要是去硅谷,欢迎你到我的公司参观,”冯一平站起来客套了一下,今天的向晓芳,比他们第一次打交道时,要成熟得多。

    “那个明显是他的私生子,”朱玉杰跟在向晓芳身后,非常兴奋的说,“哼,看他平时在采访上,那么道貌岸然,”

    下船时,朱玉杰还回头看了那边个人一眼,以为没有照片就没事?

    “收起你那些吧,”男人的嫉妒心,真是不可理喻,向晓芳说,“这位马灵小姐,我知道,清华的不少人也知道,前年她就去学院找过冯一平。”

    没想到这事她也知道。

    “啊?不会吧,”朱玉杰霎时傻了眼,“真有那么多人知道?”

    “你也好好想想,冯一平是什么人,他见过哪些人,有没有必要无端树敌,”向晓芳语气平淡的说了一句,“当然,你也可以由着性子来,我这是看在朱伯伯的份上说的,”

    她说得越是平淡,朱玉杰反而越是重视,仔细一想,怕是在都,自己也拿冯一平没办法,冯一平见过的那些人,别说自己老爸,就是向晓芳的老爸,也没见过几次。

    这下,他是真的有点蔫。

    看了他的表现,向晓芳偷偷松了口气。

    …………

    “明天就要走,这几天,就像梦一样,”马灵温顺的躺在冯一平怀里,嘟囔了一句。

    “我会尽量找时间来看你们,如果你有时间,也可以去找我,”冯一平捧着她的脸说,“我很敬佩和欣赏你的坚强和独立,但从一个男人的角度来说,你太坚强,我会觉得心痛,所以,让我力所能及的照顾你和儿子,好不好?”

    马灵没说话,柔柔的亲了他一下,然后,顺着脖子朝下,一路亲了下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