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黄静萍把他的脸朝她那边扳,“要不要把女儿的口水巾借你一块,”

    “说什么呢?”冯一平特义正辞严的说,“我是在看佩奇他们玩滑板,”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还是保留了自己一些比较宅的个性,对于一些自己不擅长,而且还有一定风险性的运动,若非得已,他不会去献丑。

    如水上滑板这一类的,他不想用自己的腹肌和胸肌,去和海水来一次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的交流。

    前面海湾里,佩奇刚刚松掉快艇上的牵引,只狂飙了没一会,就结实的拍在海面上,啧,想想就疼。

    “男人嘛,其实就和现在的阿曼达一样,总是没断奶,”穿着比基尼,躺在沙滩椅上,闭着眼睛晒日光浴的玛丽莎,幽幽的抛出了一句。

    这娘们,好像一直有点看不惯冯一平的意思,有机会踩,她绝不会放过。

    “男人啊,就是长不大,为了让女人多笑几下,随时随地,都会使出浑身解数,”

    “要是把观众换成公司里的那帮不修边幅的程序员,你看看他们俩会不会像现在这么有兴致?”布林的女伴,看着那两个在海上玩得兴高采烈的人说。

    好吧,这又是一个明白人。

    她说的自然也没错,佩奇他们屡败屡战,愈挫愈勇,和海滩上那些喝彩或者喝倒彩的比基尼美女不无关系。

    作为度假胜地,加勒比海的一些设施完善的小岛,向来不乏高水准的美女,据说,在其一些小岛的沙滩上。经常能见到好莱坞的那些大牌女明星。

    嗯,后来国内的那位差点嫁入国际豪门的国际某,她就是在这里一座小岛的沙滩上,留下了那组尺度很大。但真没啥看头的照片——尺度给力,但身材真没什么亮点,让人泄气。

    但是,有必要说得这么彪悍、深刻,以及一针见血吗?

    诅咒你们俩晒得和非洲兄弟一样!

    黄静萍和冯一平的躺椅上。撑着遮阳伞,那两位,就直接沐浴在太阳的光辉下。

    没办法,在这方面,她们真是天赋异禀,一身白皮,就晒成小麦色,确实也很带感。

    可是咱就不行,好容易保养捯饬得白点,这样晒几个小时。即使不变成烧窑或者卖炭的,就让别人以为是吃咖喱的阿,那也挺郁闷。

    “可惜了的!”冯一平忽然坐起来。

    “怎么了?”黄静萍把眼光收回来。

    冯一平是懒得说,别以为他不知道黄静萍刚才在看什么,作为度假胜地,同时也是撩妹勾汉的胜地,这里的海滩上,除了比基尼美女,同样也有不少就穿着一条短裤,身材超棒的汉子。

    “我应该去快艇上。把这一段给录下来,”冯一平发觉,自己好像错过了一条发点小财的路子。

    佩奇和布林的水上滑板运动,可以和冯一平后来看的AMC的一个栏目。电视家庭滑稽录像里的一些经典片段媲美。

    现在拍下来,也可以说是富豪的真人秀,等过两年他们成名以后,或者在网上拍卖,或者寄到AMC家庭滑稽录像栏目,怎么也得混过冠军。拍卖所得,或者冠军的奖金,至少够现在两个孩子的尿布钱不是。

    古人说聚沙成塔,集腋成裘,怎么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呢?

    黄静萍大概猜到了他的想法,“嘁”了一声,回头就教育女儿,“宝贝,长大了别跟你爸学,”

    让冯一平惋惜的两位未来超级富豪的水上滑板真人秀,以两人完美的正面重逢为句点。

    当松开牵引的佩奇,和同样松开牵引的布林,在海面上滑了一个圈,然后不偏不倚、正正的冲向对方的时候,恰似金风玉露一相逢,便,溅起水花无数。

    嗯,冯一平看了感觉有些牙疼,话说,他们刚刚没有撞到牙吧!

    俩好基友一路和沙滩上的人打着招呼,像得胜的将军一样走回来,“冯,你真的不去试试?很刺激,”

    冯一平此时真的拿着摄像机在拍,“不用,这一趟,我主要的身份,是大家的后勤支援官,以及摄影和拍照职员,”

    “冯,你是我们最年轻的,怎么好像最不喜欢挑战和冒险的,你是个胆小鬼吗?”

    玛丽莎她们俩,这会也准备去秀一秀身材,和佩奇他们一起去打沙滩排球,顺道又习惯性的攻击了冯一平一句。

    确实,这一行六人,冯一平比黄静萍还小一岁,顺利的成为老末。

    “在国,我这是一项非常完美的品质,叫少年老成或者是稳重,”

    哥才不会跟你说,哥年轻的身体里,住着一个历尽沧桑的灵魂呢!

    沙滩排球这项运动,就起源于加州,佩奇他们都不陌生,作为对手的另外两男两女四位游客,同样挺精通,他们在金色的沙滩上尽情的跳跃、扣杀、翻滚,挥洒着汗水,与其说是运动,还不如说是一场散发着荷尔蒙的秀。

    尽职的摄影工作人员冯一平,这次有了不小的收获,应该是拍到了玛丽莎宛若惊鸿的一刹那的露点,是将来让她自己赎回去呢,还是同样尝试拍卖?冯一平有点拿不定主意。

    总之,孩子的奶粉钱,好像又有了着落。

    没办法,作为一个二十出头,就已经有两个孩子的奶爸,压力山大咧!

    …………

    傍晚,还是在别墅的阳台上,吃着由法餐顶级大厨制作的大餐,包括鹅肝酿黑松露配苹果酱、松露味香草沙拉、番茄和奶油土豆清汤配黑松露、香煎日本和牛、鲜黑松露配时蔬,以及黑菌浓汁。

    配的酒同样是从法国空运而来,说是勃艮第的什么名酒庄的什么名酒——反正冯一平是尝不出什么特别的味道来,好容易才抑制住了朝里面加话梅的冲动。

    “有了你的投资和规划,美国这边,一切进展顺利,最迟到明年,我们的产品线上又会多一些和精彩的产品,”佩奇轻轻得荡着红酒,“因为你接下来要回国,所以,我和布林想,那么大的国市场,我们是不是也要提前布局,你觉得呢?”

    “肯定要提前布局,我已经有一些考虑,目前,我已经在国国家级的高科技工业园区,就相当于是国的硅谷吧,批下来一块地,拟建一个商务心,其,就有准备给谷歌的一栋楼,”

    佩奇高兴的和他碰了一下杯,“呵呵,你总是想在前面,那具体业务呢,你认为应该怎么开展?”

    “我们国有句老话,叫好饭不怕晚,不管是从化传统还是法律上,国和美国,都存在非常大的差异,所以我想,我们是不是最好不要急着马上开展相关业务,而是先建立一个研究所,研究如何更好的本土化?”

    “而且,国有大量能力出众的程序员,平均薪酬待遇又远低于硅谷,现在硅谷公司的一些项目,完全可以交给将来的研究院一部分。

    这样至少有两面的好处,一是降低了研发成本,二是他们亲自参与了产品的研发,以后对产品进行本土化,肯定会更合理,”

    佩奇看了布林一眼,“如何本土化,这确实是个很关键的问题,可不可以这样,刚好你回国,我们先派出一个小组,由你领导,先进行前期的一些调研,你觉得如何?”

    “没问题,”

    冯一平是有点担心,因为自己的原因,导致谷歌提前进入,毕竟百、度,还没有成为后来的度娘,顶多真是个度姑娘,还挺柔弱。

    等她再发育两年,至少在适应国内用户的袖管和国内政策方面,肯定会比谷歌有优势。

    历史上,05年谷歌进入国到它退出,其实还真没争不过百、度,它的增长有限,而后者始终占据主导地位。(。)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