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蔡虹先反应过来,“这么可爱的小丫头,”她从冯一平手里接过阿曼达,小家伙很给面子,没哭,“爸,你看,这是你的第一个曾孙女,漂亮吧!”

    这就是蔡虹的过人之处,梅建是在场所有人的长辈,而且,肯定是现在最高兴的一个,他这样的老派人,除了希望儿女都有出息,日子都过得红火,可不就想个四世同堂吗,现在冯一平帮他圆了这个愿望。△↗,

    只要他能站在冯一平前面,谁也不能拿冯一平怎么样。

    梅建小心的把第一个曾孙女抱在怀里,笑得连眉毛都飞舞起来,用带着老人斑的手,摇着阿曼达的手,“小可怜,我是你太爷爷,”

    阿曼达睁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白眉毛的老头,“呀呀,”她努力伸手去够那些白眉毛,梅建马上把头低下来,“哟,真痛,像他爸爸小时候一样捣蛋,好在这长相全随静萍,”

    冯振昌有些羡慕的看着梅建逗小孙女,再看着一边还有些傻傻的黄承忠夫妇,就用湿衣服把胸前的水渍胡乱擦了一把,“静萍,你先把孩子带到楼上去,”

    黄静萍看了冯一平一眼,冯一平点点头,“你们上去吧,”

    “静萍,我帮你,”方颖芝觉得自己也不适合呆在楼下,顺过气来的金翎,想了想,还是坐在那没动。

    听到楼上的关门声,冯振昌四处看了看,看到方颖芝放在那的几个件夹,随手拿过来朝冯一平走过去,“我打死你这个胡来的家伙,”举着件夹。朝冯一平身上抽。

    冯一平很配合的侧转了一下身子,被他抽在背上,很响,但真的不咋个痛。

    “我叫你这样胆大妄为,”

    “我叫你这样无法无天,”

    “我叫你什么事都不跟我们商量。什么事都瞒着我们……,”

    蔡虹先冲上去把他架开,“哥,一平都这么大了,你怎么还打他?有话好好说,”

    见有人阻拦,冯振昌好像更来劲,“说,我说得过他吗?他以为自己做了点事。就什么都可以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不打他他不知道教训,”

    就知道会这样的,金翎跑过去,扯着冯振昌手上的件夹,“叔叔,你消消气,有事我们坐下来商量。”

    楼上,黄静萍听着下面的喧闹。再也坐不住,跑到楼梯上喊,“叔叔,不怪一平,是我的主意,”

    “静萍。你别替他说话,肯定是这小子,我今天一定要让他长长记性,”

    他扯手里的件夹,金翎拿得紧紧的。扯不动,拨开蔡虹,用巴掌朝冯一平身上招呼,“好了好了,你就知道打,”梅建终于发声。

    黄承忠看了老婆一眼,黄妈妈走过去挡在冯一平面前,“亲家,别打了,”

    “亲家母,你让开,我今天一定要给你们一个交待,”

    黄静萍一脸心痛的抱着冯一平,“叔叔阿姨,爸,妈,都是我的错,你们要打,就打我吧,”

    “哥,算了吧,”梅义良上前拉住冯振昌。

    冯玉萱把这一切都看得真真的,爸今天的举动,倒是像小时候的妈妈一样,举得高,放得轻,就是在做样子,以吓唬为主,可是弟弟都这么大,还吓得住吗?你看他和小时候一样的那个无赖的样子,不管痛不痛,都一声不吭的。

    果然弟弟那个小瘌痢头才是爸妈最疼的。

    “妈,你去劝劝爸,”

    这时方颖芝抱着阿曼达从房里走到楼梯口,小家伙一看楼下的爸妈,马上一张嘴,“哇”的哭了起来。

    这比谁劝都有用,冯振昌由着梅义良把自己按到沙发里,“过会再教训你,”

    “亲家,喝口茶歇歇气,”一直坐在那的黄承忠递给他一杯茶。

    冯振昌气喘吁吁的,“你看,这事真是,不过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黄承忠依然不说话。

    梅秋萍这时总算找到了机会,跑上去抱着阿曼达,“哟,吓到了吧,乖孙女,别怕,那是你爸爸不听话,”

    黄妈妈也忍不住跟过去,抢过小家伙端详,“这和静萍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跟一平小时候也像,你看这鼻子,”梅秋萍说。

    “跟一平小时候哪像?一平当时那么黑,你看她,多白,”冯玉萱也有点稀罕的看着自己侄女。

    “去楼上,别在这里吵,”冯振昌说了一句,他其实也挺想抱抱孙女,在村里,他这个年纪的人,好多都在含饴弄孙,自己终于等到了,不过,这混小子!

    先得给亲家那边一个说法才是。

    这一次,连金翎也跟着上了二楼,冯一平在一楼,再也不会有被打之虞,顶多就是几堂会审而已。

    …………

    楼上阳台,黄妈妈看着抱着女儿的女儿,心痛的摸了摸女儿的头,“顺利吗?”

    “挺顺利的,妈,一平不会再挨打吧?”

    “他该打,不过你别担心,他爸爸现在也要歇歇,”梅秋萍接过话头,“是顺产还是剖腹产?”

    “我是顺产,20号晚上吃饭之前,感觉要生,到医院后一个多小时就生出了她,”

    “哦,我想想,是不是那天下午,你们突然给我打电话那会?”黄妈妈问。

    “是的,当时我刚转到病房,”

    “我就觉得有事,你这孩子,”黄妈妈抹了一把眼泪,“你当时怎么不跟我说,”

    “我也想起来了,”梅秋萍说,“我就说那天下午,你们那应该是夜里,一平怎么跟我东拉西扯的说那么长时间,哦,他还跟他爸也打了电话,怪不得呢!你们两个,真是!”

    “生出来时多重?”

    “晚上10点12出生,6斤八两,52公分,”这些数据,黄静萍记得很清楚。

    “那月子呢?你不会按照国外的来吧,那会留下病根的,”当妈的总是操心这个。

    “没有,妈,我们按医院的建议,还有国内的习俗一起坐的月子,孩子满月我才出门,你看看,我挺好的,”黄静萍笑着说。

    “那满月宴,百日,你们什么都没做吧,”梅秋萍问。

    “百日是没做,满月宴我们请了很多人,那天也给你们打了电话,哦,我还有那天的好多照片,”

    …………

    楼下的冯一平,规规矩矩的坐在那,向大家坦白了所有的事,“那你说说,接下去怎么办?”黄承忠问。

    “我和静萍商量过,到下个月,她还是带着孩子回美国,那边的气候好,而且孩子也是在那边怀上和出生的,回来可能会有些水土不服,如果叔叔你们同意,今年就可以帮静萍办移民,再等明年我毕业,就把该办的事都办了,到时再让她带着孩子回家,”

    “你就把她们扔在美国?”

    “怎么会?我那边事情很多,需要有人帮忙看着,我至少要一个月过去一趟,我们这样做,还有一个考虑,孩子小的时候,学语言很快,生活在那样的环境里,她从小就会英语,普通话也能说,这样挺好的,”

    冯一平怎么也不会说是考虑到**的缘故,现在说的这些理由,是有些牵强,不过,也能接受。

    而且大家也都知道,冯一平这么做,是免得让人说闲话,在他们那个地方,未婚生子这样的事,现在绝对是大新闻,能让人津津乐道好些年。

    “顺利的话,下个月,怡佳快捷酒店就会在纳斯达克上市,到时候大家刚好一起去美国,也去我们那的家里看看,妈她们要是住的惯,可以在那多住些天,”

    “亲家,你说呢?”冯振昌问黄承忠。

    “一平,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做事有分寸的孩子,只是这次的这事,唉,”黄承忠叹了口气,摇头朝外走。

    “亲家,”冯振昌跟了上去,路过冯一平的时候,撂下一句话,“别以为就这么完了,”

    可冯一平明显能看到爸爸眼底的笑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