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出生在解放前最后的一拨,也是最倒霉的那一拨农村小地主家里,这样的成长环境,你也别指望冯振昌能放架子,去逗那个还不会说话的笑孙女开心。

    他能抢过来,抱着她到处转转,傻笑几声,就已经是极限。

    黄承忠也是一样,虽然对女儿和冯一平,瞒着他们做出这么大的事,还是有些难以介怀,但对小孙女,他自然也是极喜欢的。

    另外的一件事,则带有点竞争的意味,阿曼达没有名字,这就是他们两个爷爷辈的人,今天的头等大事。

    客厅的茶几上,放着冯振昌专程跑到书店去买回来的字典辞海,甚至还很舍己的买了一套说解字,单这些他还不满足,“应该再买几本根据八字命理取名字的书,”

    “那些东西太玄,真正有研究的那些国学大师,也不会出这样的书,名字嘛,寓意好就成,你看,就一个‘琳’字怎么样?寓意完美无瑕,”黄承忠翻了半天,选来一个字。

    冯振昌不假思索的摇摇头“,我觉得不好,名字不能取得太满,要是取一个字的名字,‘悦’怎么样,女孩子,就高兴快乐就好,”

    “不不,这个字太浅,太直白,不好,你觉‘媛’怎么样?”

    “不妥不妥,”冯振昌当然表示反对,“太俗,还不如‘瑶’,”

    爸妈都围着孙女转,冯玉萱准备自己出去转转,见到这一幕。对蔡虹说,“你看到了吧,只要和弟弟有关的事。爸妈一直这么积极,”

    “你说什么呢?你小时候。我们不是一样宝贝,”刚好楼的梅秋萍在她头上拍了一巴掌,“你要是羡慕,也快点找个人嫁了,给我们生几个胖小子漂亮闺女,你看我们到时上不上心,”

    “妈,我刚弄好的发型。”

    “打扮得再漂亮有什么用,又不会带个男朋友回来,这么大了还让我们操心,你还能年轻几年呢?”

    “我懒得跟你说,”冯玉萱气呼呼的钻到车里,“别指望我给你带东西回来,”

    蔡虹好笑的看着她们母女间的互动,“还没跟你妈说呢,”

    “说什么,”冯玉萱装傻。

    “你别瞒了。现在在交往的这个,要是觉得不错,哪天带来让我和你舅看看。”

    “小舅妈,你别跟我妈一样好不好,最烦说这些事,是先去王府井还是先去燕莎?”

    梅秋萍看着非常上心的冯振昌,隐隐有点遗憾,这第一胎,要是个孙子该多好!

    冯振昌和黄承忠,谁也不服谁,争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手机嗡嗡的震动起来,郭国坚。他拿给黄承忠看了,黄承忠摇头。不知道会是什么事。

    “郭县长你好,”

    “冯总你好,”郭国坚拿着手里的报纸,“我才知道小冯总买了飞机,这么大的喜事,你怎么也不说一声?”

    镇里的消息总要滞后些,他是现在才看到这篇报道。

    “这也不是一平自己买的,是美国那边公司买的,主要是为了工作,”本着梅建奉行的庸之道,大家已经统一了口径。

    “那一平过几天会回来吗?一年多没见,我想听听他对镇里工作的意见,”

    “真没时间,他这次回来,主要是出席首都一个工程的奠基仪式,过几天就要回美国,不是有公司要上市吗,那边现在需要处理的事情很多,”

    都知道冯一平和黄静萍一起去的美国,要是就冯一平一个人回去,难免让人猜疑,干脆现在都不回去。

    挂了郭国坚电话,又接到原赵县长,现赵书记的电话,“冯总,冯老弟,这么大的喜事你还瞒着我,不够意思啊,”

    …………

    冯一平滴酒不沾的规矩,在首都副市长面前,提都没提,可见定规矩这事,总是用来破的。

    没有领导喝酒,你喝饮料那回事,反过来还差不多,或许,等他到了比尔盖茨那份上,在领导面前,可以提提这规矩。

    不过,作为高级干部,和冯一平也没有深交,席间又有女性在,这场酒喝得还是比较平和。

    当然,那是对领导来说,对冯一平就不是这样,作为企业负责人,又是后辈,你得敬酒吧,这一圈来,就在半斤以上,领导喝酒,同桌的你要陪吧,领导给面子回敬,你必须得多喝吧,还没怎么谈事,冯一平的脸色就变得很白。

    “一平,你对硅谷很了解,那你觉得关村和硅谷,最大的区别在哪里?我们能不能复制一个硅谷过来?”副市长问。

    这是一个很有雄心的想法,硅谷地区的gdp,已近四千亿美元,接近我们国内gdp总值的四分之一,关村要是能达到硅谷的水平,那和首都比起来,上海还算个啥?

    冯一平这会,虽然喝得有点多,但是头脑依然转得很快,就是说起话来少了些顾忌。

    “硅谷有它难以复制的特色,美国东部好像也做过努力,最终也没有成功,不过这也没关系,关村同样有自己独有的特色和历史成因,合理借鉴硅谷的一些成功经验,同样可以打造出我们国的硅谷,”

    旁边的金翎轻轻碰了他,梅义良说,“一平,喝点水,”

    冯一平也反应过来,自己这话,说得太直了些。

    “至于区别,我认为最大的区别,就是在资金配套方面,硅谷集了全美最大的风投公司,那些初创公司,只要能得到风投的认可,创业期间的资金不成问题,只需要用心开发产品就好,”

    “美国的风投运作非常成熟,不止提供资金,还提供各种咨询,同时协助创业公司建立合理的管理体系,”

    冯一平就没说关村的模式,关村其实有资源,但你一个没有固定资产,产品市场前景又不明朗的初创公司,想得到这些资源,就和后来的小微企业想贷款一样难。

    “技术方面的差别也比较大,硅谷的公司,无论大小,都有自己的核心技术,”

    “最后,也是很重要的一点,我认为还是人员,硅谷吸收了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才,而国内目前整体来看,人才还是在外流,我在硅谷就碰到了不少校友,有不少已经奋斗到高层,其实,这也是一件好事,要是能让这些人才回流,实现人才的国际循环,那我们关村,就等于是站在硅谷的肩膀上发展,”

    他是真心希望这些领导,能听进去一些,第一点和第二点他不做指望,指望政府分配资源?那只能更糟。

    但第点,政府真可以做做章,对岸的新竹科技园,就是做好了这一点,才成为跟美国硅谷最接近的硅谷。

    送走了领导,梅义良发现冯一平站都有点站不住,必须靠着墙,“金总,能不能麻烦你送一平回家,我和志毅回公司善后,”

    “好的,你说你说,不能喝就少喝点不行吗?”金翎和方颖芝把冯一平往车上搬。

    “今天这样的场合,我能少喝吗?再说,有多少人宁愿去医院洗胃,也想有这样的机会?”冯一平笑着说。

    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头晕乎乎,整个人软得像面条一样,一点劲都没有,头靠到靠枕没一会,冯一平就呼呼大睡。

    “颖芝,开稳点,”金翎吩咐了一声。

    “好的金总,”

    出城前的最后一个红绿灯前,冯一平被警笛惊醒,“我这是在哪?”

    “车上,马上到家,”金翎偏过头轻声说。

    一刻,冯一平的动作吓了她一大跳,他突然伸出手,捧着金翎的脸,“用点心找个人嫁了吧,我宁愿看你生活幸福,事业不成功,也不愿看你事业成功,生活失败,”

    金翎脸红红的,愣了,打开他的手,“说什么醉话呢?”

    这更像是梦话,这几句话一说完,冯一平眼睛一闭,马上又发出了鼾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