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不利的影响

 热门推荐:
    “怎么回事?”冯一平关上办公室的门,“你这些天一直在这,怎么总是见不到你的人?”

    他没察觉到,金翎还真是特意避着他。

    醉后在车上说的那些话,冯一平自己是一点印象都没有,金翎可没忘。

    “以为谁都像你那么闲,上市之前有多少事你不知道吗?为路演要做多少准备工作你不知道吗?”

    在那些渴望投资冯一平旗下其他项目的美国风投公司帮助下,效益不错,前景良好,公司结构单纯的怡佳快捷酒店,已经拿到纳斯达克挂牌生效日许可通知书,初步定在12月6号挂牌。

    本来都挺好,但是,就在前几天,也就是10月底,国内电信业巨头,国电信,本来预定在下周,也就是11月6号,在纽约证交所挂牌上市,11月日在香港证交所挂牌上市,但让广大股民和投资者跌破一地眼镜的是,就在这当口,电信发布了推迟上市的消息,关于原因,公告里语焉不详的说,“因为一些监管方面的原因,”。

    但是随后,更多的消息被挖掘出来,根据国内的科技媒体报道,电信推迟上市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全球巡回路演失利,导致国际认购不足所致。

    本来这也不是问题,按惯例,如果机构认购不足,主承销商将会承接剩余的股票,但遗憾的是,它的家主承销商并没有包销的意愿。

    关于电信推迟上市的原因,以及何时上市,媒体上各种猜测的消息都有,这对于大多数想买都买不到它股票的内地投资者而言,只是茶余饭后的一些调剂。但对于同样处在上市静默期的怡佳来说,那就不啻于一颗高当量炸弹。

    连电信这样的大鳄都遭遇了这么大的挫折,怡佳这样的小公司,又怎么可能保证路演和招股顺利?

    集团内持股的高管和员工。原来都等着到12月份一上市,自己的身家往上蹿一大截,好过个肥年呢,得知这个消息,马上都急躁起来。

    徐斌承受的压力最大。得知这个消息的当天,就匆匆出发去香港,这是因为电信虽然在国际上招股失利,但它在香港发行的84亿股,却被香港的机构和投资者一抢而空,徐斌同样想确保在香港的路演和招股成功。

    唯一保持轻松的是冯一平,“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不管是大环境还是融资额度、公司构成的复杂程度,以及最重要的市场前景,我们和电信。截然不同,”

    从大环境来说,互联网寒冬,给电信行业带来了非常大的直接冲击,今年初,国际上好几家电信巨头申请破产保护,其就包括美国的环球电信。

    国电信选这个时候上市,真不是一个非常合适的时机。

    而且它的目标很大,计划募集超过两百亿资金,怡佳计划的十多亿。只是它的几十分之一。

    另外,作为一家同时在内地、香港、美国上市的公司来说,它要面临地的监管,而作为一家国有大型企业。它的一些决策,都需要******批准,综合起来看,管理上确实比较麻烦。

    所以,国际上的那些投资商,才不管电信在我们国内是多么牛的存在。非常理性的不认账。

    “再说了,我们要募集的资金,在国际是市场算个啥,哪怕认购不足,那家承销商轻轻松松就会包销的,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怡佳的承销商同样是家,高盛、********和瑞银,它们对怡佳以及嘉盛系可是非常看好。

    “也不知道你是把这不当一回事,还是真的这么有信心,说吧,还有什么事?”

    冯一平怎么可能把这不当一回事?这是他的第一家上市公司,信心他当然也有,只是在看到电信的遭遇之后,他怎么可能不担心?

    只是,作为最高决策人,他的这些情绪,在黄静萍面前都没表露出来,金翎和徐斌他们看到的,就是冯一平始终信心满满,不以为意的样子,这对军心和大家行止的稳定,还是起了很大作用。

    他刚才又重复了一遍那些原因,是为金翎,何尝不是给自己打气?

    “月香港的路演,准备工作可以做得扎实再扎实些,但是其它方面你也要兼顾,我已经回国,而且今年大四,可以用在公司上的时间和精力更多,因此,我想在年底前对北方这边的管理机构组一个调整,”

    “现在志毅不是主持得好好的吗,为什么要调整?”金翎不解的问。

    高志毅是干得挺好,可是,谁叫他们刚刚生一个女儿呢?知道明年**,冯一平怎么会让他们留在首都?

    虽然不比体制内的那些组织,但冯一平现在,也是嘉盛这个组织的掌舵者,同样需要照顾组织内员工的方方面面。

    本来让李嘉带着孩子回省城,或者回他们老家,让高志毅继续留在首都也挺好,可是,好好的,你让刚生了孩子的媳妇带着离开丈夫,没个坚强的理由,他们怎么愿意?说不定还会让人怀疑。

    “他是做得不错,已经可以独挡一面,但我想让他承担更大的责任,”冯一平说,“我想把他调到五里坳,熟悉镇上工业园的管理,作为集团高管,他在这方面的经验很欠缺,”

    “另外,你让人事部尽快做一份调查,调查各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的家庭情况,还有那些双职工,我计划从年底开始,把其的一部分,组织到镇里已经可以使用的培训学校培训,让志毅同时兼任培训学校的负责人,”

    “你这是在给他培养班底,还是让更多的管理人员更熟悉他?”

    “兼而有之吧,”冯一平打的就是这个主意,这理由不管是说上去,还是看上去,都能站住脚。

    总不好直说,明年要把那些刚生了小孩的高管和双职工家庭,都送到镇里保护起来吧。

    “你为他考虑得真周到,”金翎好像有些吃醋的样子。

    “不管是能力和和阅历,他都跟你不能比,只能扶上马还送上一程,再说,等他真的锻炼出来,不也能替你分担一些压力吗?”

    “那这边呢,调谁过来?”

    “调两个吧,我的要求是,一个年人和年轻人搭配,这边现在又多了一个大型基建项目,年人能力要全面,执行能力要强,我不在首都,他要能主持全局。

    至于年轻人,你看看有哪些值得培养的好苗子,派一个过来就好,我想亲自带一带,”

    “哦,是不是在国外逍遥了一年多,感觉有些过意不去,现在终于良心发现,居然还要亲自培养后备力量?那干脆,别只一个这么小气,我给你多调几个过来,”

    “好吧,好吧,一只羊是放,一群羊也是赶,”冯一平无奈摆摆手。

    “香港路演结束之后,我会带着家里人先去美国,为那边的路演做准备,这两项工作,最好在月底前落实,”

    “那你先跟志毅谈,”金翎合上记事本。

    “为什么要我跟他谈,我是董事长好不好,这些具体的事,不是我的工作范畴,你去,”冯一平很义正辞严的扯淡。

    从首都这样的大都市,一竿子给支到五里坳那样偏避的地方,高志毅肯定会有些不愉快。

    不过,相信只要说明这样安排的原因,他肯定会欣然接受,这个好,冯一平想让金翎去卖。(。)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