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他原本报警、找领导这些举动,都只是手段,其实也是希望能私下解决,不过这样级别的领导掺和进来,还是让他有些灰心——当然,不是对这件事,而是其它的一些事。

    作为一个爱国青年,这样的事难免会对他有些打击。

    “一平,”接到电话没多久,尚主任亲自来到他办公室,她关紧办公室的门,关切的问,“你打算怎么办?如果不想私了,那也没关系,一个副市长的招呼,不算什么,不用惊动校领导,我就能找人给经侦总队递话。”

    尚主任说这话不是吹大气,学校和园区真有这个实力。

    清华大学,是属于教育部直管的,和央不少部委都有业务往来,不说从清华毕业的学生,就是原来学校里的同事,也有不少已经走上了领导岗位,远的不说,比如这边的区长,就是原来学校里的团委书记。

    辖区政府的面子,不是不能卖,但要看是什么事,什么级别的领导。

    如果是首都********和市长打招呼,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只能乖乖执行。

    但是******委员和央委员这样级别的大人物,不是现在的李益强能接触到的,就是能接触到,想来他们也不会打这样的招呼。

    只一个副市长,还不是常务的,这面子,那说卖也行,说不卖,还真就可以不卖。

    “市委诸副秘书长,就是科技园的创办人之一,”尚主任提出了一个合适的人选。“我可以联系他来这里视察一次,让你有机会单独汇报,都敢把手伸到我们园区重点企业来,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谢谢你尚主任。”冯一平热情的扶着她坐下来,很殷勤的给她泡上茶,“我觉得先私下接触看看也可以,如果谈的好,那说不定比走司法途径还解决得快一些。

    当然。有了你的这句话,我底气就更足了,解决不了,我再找你帮忙,”

    “我们不惹事,但是也不怕事,”尚主任说了句冯一平经常说的话,“首要的任务,就是无论如何,不能影响到汽车网的发展和上市。”

    “我明白,谢谢关心,”

    尚主任刚走,赵院长的电话又打过来,“一平,听说你遇上些事,需不需要我做什么?你要记住,你不仅是学院的学生,还是研究心的研究员,学院始终站在你这一边。其他忙可能帮不上,人我们还是认识一些的,”

    院长这句话说得很谦虚,******、副国级这样不一般的人物。他可是也能接触到。

    原本略略有点灰心,经尚主任和赵院长这么一关心,一点都不矫情的说,冯一平顿时感觉暖暖的,很窝心。

    他马上找来金翎和周新宇。

    “什么,私了!这么明白的事。为什要私了?”金翎一听就炸了毛,皱眉看着冯一平,“有人打招呼?”

    “来头很大?”周新宇问。

    “你们先坐,”冯一平看着这两个义愤填膺的左膀右臂,“有这方面的因素,其实,我本来的打算,就是能私下解决更好,当然,我们要牢牢把握主动权,”

    “私了可能会比走诉讼途经效率更高,而且同样能得到我们想得到的,”

    “还有,公开诉讼,不是帮还没上线的爱车网免费打广告扬名?不是会让更多的人关注到这一领域?”

    “感情你之前做的那么多事,都是铺垫,”周新宇竖起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金翎还是有些不爽,“直路不走走弯路,”

    这姑娘,生在官员家庭,不知道草民的苦楚,为这事打官司,赢是一定的,但是有了这些领导插手,这个赢的过程,肯定不会太轻松,花费的时间和财力物力都不会少。

    同时,赢了就没事吗?赢了之后,比如执行阶段,不还是又得去托法院的人关照?

    哪有像现在这样,占着理和绝对优势,直接跟爱车网交涉轻松?

    “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周新宇问。

    “接下来,不是我们怎么办,是看对方怎么办,先等吧,他们应该会主动联系我,”

    “还有,我打算在园区设立一家投资公司,就叫知本资本,主要为学校的创业者,提供天使投资,注册资本,要不就一个亿美元,你们帮着筹备一下,”冯一平边想,边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学校投之以李,他想报之以桃。

    他不想巴结当官的,但学校这棵树,他打算靠得更牢一些。

    “确定是一个亿美元?”金翎问了一句。

    “怎么,应该不少吧?”他不知道类似的投资公司,该多少资金合适。

    金翎白了他一眼,“你就等着再上头条吧,”

    这年月,国内一个亿美元的天使投资,怎么也算不上小。

    “这个好,”周新宇马上说,“呵呵,园区以后肯定会更支持我们的工作,”

    那是肯定的,目前科技园这个孵化器,需要更多的民间资本来扶持更多的创业者,补上他们资金分配不均的这个短板。

    资本的魅力不是盖的,筹备这样的事,自然不用掖着盖着,很快,很多人都得到了这个消息,晚餐的时候,冯一平就接到了校长的电话,表扬之后,也是关心,“汽车网现在遇到的事,如果需要学校出面,你尽管说,”

    …………

    那一边,李益强接到尹秘书肯定的电话之后,总算能安心的坐下来,总算不用再担心警察下一刻就出现在眼前,拿着逮捕证把他铐走。

    “爸,没事了?”李方成问。

    “总算被压下来了,不是没事,后面该我们跟嘉盛去谈,”

    “呵呵,有领导的话,嘉盛还能拿我们怎么办?”

    “你糊涂!领导只是做嘉盛的工作,让他们不起诉我们,等于是免去了可能的牢狱之灾,他能让嘉盛就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如果嘉盛那边没有过硬的关系,我最后会惊动他?”

    这样的关系,每惊动一次,都是代价不菲的。

    “只要网站能继续办下去就行,”李方成嘟囔道。

    “看吧,”李益强准备打冯一平的电话,他不像儿子那么乐观。

    从这件事的安排上,嘉盛那边布置得很周详,再加上那些支持嘉盛的领导,可能不像儿子想的那么顺利。

    再说,领导也不好为这事,再给冯一平施加压力。

    “你好冯总,我是飞达李益强,”

    那边接电话的是一个女孩子,“我是冯总的助理,请问你找冯总有什么事?”吴倩问。

    “哦,是这样,我跟冯总有些重要问题要商量,你能让他接电话吗?”李益强哪会在一个小女孩面说软话。

    “对不起,冯总现在不在,你可以先跟我说,我再转告他,”

    “那请你转告冯总,我们想跟他谈谈网站的事,”

    “好的,哪个网站?”

    冯一平笑着朝吴倩点点头,问得好。

    做了这样的事还搞得这么牛的。

    “是汽车网,”李益强迟疑了一下,还是挤出来几个字。

    “我已经记下来,明天会转告给冯总,”

    “那我们什么时候能跟冯总见面?”

    “这个不好说,冯总很忙的,每天的日程都安排得很满,再见!”

    听着电话里的嘟嘟音,李益强重重的把电话摔在桌上,一个小助理,也敢挂我电话?

    结果,第二天上午,没能跟冯一平通上话不说,吴倩又挂了一次他的电话,李益强也来了脾气,那就干脆不打,拖着,顶多,让公司再封一两天,看谁先撑不住。

    谁知刚到下午,他就接到了尹秘书的电话,“老李,你是怎么办事的?领导好容易给你争取了一个机会,都过去了快一天,一点进展都没有?嘉盛刚刚宣布投资一亿美元,办一个针对清华学生的天使基金,如果清华那边全力介入,经侦总队又会动起来,那后果,你能承受吗?言尽如此,你看着办吧!”

    又一次被人挂了电话,李益强愣了半晌,再一次拨通电话,吴倩依然说,“对不起,冯总很忙,”

    他再也坐不住,马上通知司机,“备车,去清华科技园,”

    他现在哪还不明白对方的意思,想谈?可以,先把姿态放低,拿出诚意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