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错事,就要付出代价,想一点损失都没有,怎么可能?”曹永胜说,“他把我们嘉盛当泥捏的吗?”

    “是这笔投资失败,但其它的生意不受影响,还是自己有可能被判刑,所有的生意都会清盘,他应该能有个正确的选择,”周新宇说。

    “而且,根据我们了解的情况,就是爱车这笔投资打了水漂,也就相当于他白干了几年而已,不是不能接受,只要他的外贸公司和工厂的生意不受影响,他们的生活,其实也不受多大影响。”

    “那就拜托各位,”冯一平举起红酒,“条件就是那个条件,他要么接受,要么我们交给经侦机关和法院来做,”

    不说在科技园,就是在关村,在全国的企业界里,嘉盛已经有了自己的位置,“飞达既然要当这个出头鸟,那嘉盛一定会尽职尽责的陪他把这场戏唱完,”

    要让李益强和李方成知道,要让其他很多有想法的人知道嘉盛的脾气,老虎不发威,那也不是病猫,而是没到发威的时候。

    “李益强再表示,希望能跟你面谈,”

    “没那个必要,这样的人,我不想跟他们浪费时间,”

    而且冯一平很忙,明天一早,他就要启程去夏威夷,马灵打着渡假的幌子,说服了爸妈,将带着儿子来跟他会合。

    之所以不来国内,主要是现在的首都实在太冷,

    担心小家伙会受不了。

    如果到了首都,然后整天窝在家里,那也没意思。

    …………

    棕榈滩,马灵家的别墅前,海蒂把森特交给马灵。“一定要带着森特一起?还是我送你们去机场吧,”

    “妈妈,你不用担心,她们都很喜欢森特。会帮着我一起照顾他的,”

    她们,是马灵的一些朋友,当然,这一次的旅程。“她们”是不存在的。

    “爸爸,再见,我一定准时回来,”

    “照顾好自己,”老约翰轻轻的拥抱了一下女儿。

    二楼,她妹妹穿着睡衣趴在窗口,送给她一个飞吻,“再见,老姐,”

    看着出租车走远。海蒂对老公说,“我总觉得布里特这一次回来,变化很大,另外,你说,她们为什么一定要去夏威夷,带着森特,去迈阿密不也是个很好的选择?”

    “说自己找到了工作,不用刷我们的信用卡,地址也变了。你有没有听到森特现在除了会说妈妈,还会经常蹦出另外一个词?”约翰问老婆。

    “另外一个词,‘爸爸’!”这个海蒂也不止一次听到小外孙叫出来。

    “你再想想,森特的另一半亚洲血统。”约翰进一步提醒。

    “你是说,布里特是去见森特的爸爸?”海蒂恍然大悟。

    “所以,这就是我给你的新年惊喜,”约翰拿出几张机票晃了晃。

    海蒂在老公脸上亲了一口,马上叫小女儿,“快点起床。”

    “不用,”约翰说,“我们是四小时后的另一班,”

    …………

    檀香山国际机场,下午四点,等在出口处的冯一平高兴的挥着手,“森特,”

    婴儿车迷迷糊糊的小家伙睁大眼睛,然后指着冯一平,哇哇的叫着,冯一平把手里的花塞给马灵,蹲下身子,儿子高兴的在他脸上亲了几口,“papa”

    “好儿子,”冯一平高兴的把儿子举起来,“我看看,有没有长高点?”

    穿着制服的酒店专车司机拉走行李车,马灵抱着花站在一边,“我好像是个多余的人,”

    “怎么会呢?”冯一平狠狠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儿子,来,好好亲亲妈妈,”

    “不要,”马灵咯咯的笑着,用手挡着儿子的小嘴,“我不要被他亲得一脸的口水,”

    “他这一路乖吗?”

    “胆子还是不大,人多的时候,挺乖的,”马灵懒洋洋的靠在座位上,森特又在抓着她的长头发玩,不过,和驾驶室之间的挡板一升起,她就一手抱着儿子,一手勾着冯一平,来了一个法式深吻,“想我吗?”

    冯一平不说话,儿子转过头来好奇的看着他们,他用手捂着儿子的眼睛,托着马灵的脸,重重的吻了下去,良久,唇分,马灵脸红红的说,“还不够想!”

    冯一平深吸了一口气,作势再来,马灵却笑嘻嘻的躲开,抱起儿子挡在间。

    冯一平入住的是著名的威基基海滩边的希尔顿夏威夷度假村,酒店外墙的那道用8046块瓷砖拼接而成的彩虹,现在也是威基基的标示之一。

    他订的是豪华套房,一边对着瓦蓝瓦蓝的无边大海,另一边,隔着威基基海滩,与钻石头山遥遥相望,马灵坐在阳台的沙发上,由衷的赞叹了一句,“真美!平,晚餐让他们送到这来,好不好?”

    “没问题,”

    森特这时候还是很嗜睡,坐了近十个小时的飞机,估计也挺疲倦,吃饭的时候,头就一点一点的,冯一平真担心他下一秒就一头栽在自己的饭碗里。

    “算了吧,早点睡,”他把儿子抱到婴儿床上——要说希尔顿的服务确实不错,你需要什么,他就提供什么,说要婴儿床的时候,他们还问对品牌有没有要求。

    儿子很快进入了梦乡,马灵倒了两杯酒,叠罗汉似的蜷在冯一平身上,看着美丽的日落,喃喃道,“真好!”

    “还不够好,”冯一平笑着接过她手上的酒杯,放在一边,在她的脖颈间一路亲着,手自然也不闲着,马灵顺势躺在沙发上,热切的回应起来……。

    夜,卧室里,激情依然在燃烧,马灵坐在上面,掌握着主动权,当然,冯一平也掌握着她胸前的温软,随着动作的加快,马灵发出来的声音如诉如泣,最后软软的瘫在冯一平身上,好像还一抖一抖的。

    摸着她背上的汗,“去洗洗吧,”冯一平说。

    “我不,别动,”马灵把他抱得紧紧的。

    …………

    威基基海滩上,游人如织,冯一平抱着带着圆檐帽的儿子,走在前面,马灵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裙子,提着凉鞋,轻快的跟在后头。

    在爸爸怀里,森特好像胆子大了些,兴奋的看着沙滩上的那些人,挥舞着手,呜哩哇啦的说个不停,到了海边,还一个劲的挣扎着要下来。

    冯一平和马灵,两人一人一边,牵着儿子的手,提着他在海边疯跑,洒下一路欢声笑语。

    前面,一对美国夫妇,带着他们和马灵差不多大的女儿,站在海滩上,好像挺专注的看着自己这样一家子,U看书(co)是羡慕吗?冯一平心想。

    森特好像胆子真的变大了很多,居然对着那一家人叫着什么,冯一平笑着朝那位点点头,然后发现,他们脸上的表情,好像不是专注,而是惊讶。

    那个带着玳瑁眼镜,颧骨很高,发际线挺靠后的老白男,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旁边那个身材瘦削,脸上的肌肉,明显已经松弛的金发妇女,一脸探究的看着自己,她还挽着一个穿着夏威夷本地特色服饰的女孩子,也就那个女孩子的表情正常些,笑着看着自己一家口,但眼睛也不时在自己身上打个转。

    他们这是在围观我这个外国人吗?

    马灵幸福的看着冯一平和儿子,直到冯一平慢下来,她才看了眼挡在前面的几个人,然后惊讶得连儿子的手都松开了,“爸,妈,安妮?你们这么在这?”

    “爸,妈?”冯一平一下子愣住,这是情况?(。)

    更多手打全字章节请到【神-马】【小说-网】阅读,地址: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