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的这些话,其实有些骨头里挑刺的意思。,

    美国和马灵一般年纪的大学生,虽然不像一些美剧,如90210之类的,关系那么乱糟糟的,但去参加个party,或者是在某处偶遇一个看着顺眼,有感觉的,一时心血来潮,春风一度,又或者是去酒吧,稀里糊涂的和一个不认识的人滚在一起……,那真不是稀奇事。

    像马灵这样,生下了森特近一年,居然没有其它的男伴,倒真是不多见。

    他们的开放是真开放,他们说的男女平等,那是真平等,比如在“性”上,双方都有需要,都很愉悦,不存在谁吃亏的问题。

    不像国内的很多姑娘,一边叫着男女平等,一边各种委屈的要分手费,要补偿。

    马灵和冯一平,用美国人的观点看,其实真不算事,男未娶女未嫁,都二十郎当岁,一眼投缘一拍即合一点即燃,谁还没年少轻狂过呢?

    只是他们不小心有了森特这结晶。

    其实,这也不是特别大不了的事。

    美国的各种公职选举,一般都有两个万金油的老问题,除了你对同性恋怎么看,还有就是你对堕胎怎么看?

    对那些竞选的人来说,对堕胎怎么看这个问题,历史比较悠久。

    这之所以是一个敏感问题,因为美国是一个信教的国家,而基督教的教义不允许堕胎。

    这又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老问题,那就说明未婚怀孕这个事,不,或者说未成年少女怀孕这个事,还是有一定的普遍性——美国又没有计划生育,成年了。或者结婚了,谁还堕胎?

    约翰生气的,可能是未婚生子这事,影响了他对女儿的安排——在学风严谨的乔治城大学读经济,毕业后去华尔街知名投行。

    但他最生气的,跟冯一平想的差不多。女儿在大学未婚生子,但偏偏孩子的爸爸,是一个华人,还不是一个美国华人!

    还让他火大的一件事是,女儿一再强调,在这件事上,她是主动的一方。

    而且,约翰也看得出来,虽然女儿说的含糊。不知道爱不爱冯一平,那只是身在其的她,自己不明白而已。

    从她现在的这些举动——为他生了儿子,又带着儿子来看他,还住在一起,那八成的可能,她是非常喜欢那个小子的——而那个小子还有女朋友。

    这样把自己的女儿置于何地,把自己又置于何地?第者和第者的父亲吗?约翰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爸。这是我的选择,而且我认为这也是对森特很好的一个选择。让他能在爸爸的陪伴下成长,”尽管说这些的时候,马灵自己都觉得有些牵强,她还是说了出来,“森特现在跟冯这么亲近,你难道还想把他跟冯隔开吗?”

    “我知道我很让你失望。但我不希望你迁罪于冯,如果你不同意,我们马上订其它岛的酒店,”

    海蒂叹了一口气,摸了摸女儿倔强的歪着的脑袋。“回去照顾森特吧,我们午餐时见,”

    女儿走后,约翰还是一言不发,“你现在反对有什么用?”海蒂说,“反而更可能激起她的逆反心理,你越反对,就是越把她朝那边推,”

    约翰把杯子重重的摔在地上,“他们现在这样,算什么?”

    “至少,他是愿意负责的,虽然钱不代表什么,但是,八位数的账户,上千万美元,也是一种诚意,”

    很多时候,钱并不能代表什么,但就是对约翰他们这样的有钱人来说,8位数,也能代表一些事。

    “我倒宁愿他不负责,他越负责,布里特就可能陷的越深,”

    “唉,哪个女孩子,年轻的时候,没有傻过一次呢?等她后来遇到对的人时,就会有明智的选择,”海蒂看着外面一望无际的大海,好像想起了些什么,“他们现在还年轻,人生刚刚开始,只要布里特觉得幸福,那就先由她吧,”

    …………

    “布里特,你买的水果呢?”听见门响,懒洋洋的躺在阳台沙发上的安妮,探起头来问了一句。

    “没带钱,”马灵很没诚意的敷衍了一句,看了眼熟睡的儿子,又挤在冯一平身边。

    “怎么样,激烈吗?”安妮笑嘻嘻的问。

    马灵没好气的拿着一个抱枕丢过去,“还不回你房间换衣服,午已经订好了餐厅,”

    “一起吃饭啊,那就说明谈得还不错,”安妮跟着撇了撇嘴,“什么换衣服,想过二人世界就明说,”

    看马灵又在找东西,她连忙举起手,“好,我现在就走,”

    只是从房间经过的时候,她顺手拿走了梳妆台上的两个小瓶子,“你这防晒霜不错,我用用看,”

    “她就是这个样子,”

    “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冯一平笑,“跟你爸妈发火了吗?我说了,真不用,约翰对我有意见,我能理解,换做是我,我也会有意见,”

    “没有,”马灵又朝他怀里挤了挤,“约翰他就是在有些事上转不过弯来,我解释了两句而已,”

    冯一平猜得出来,这个解释的过程,肯定不太融洽。

    …………

    美国人在很多场合都很随便,比如在国内,经常会看到不少穿着短裤,趿拉着人字拖的美国游客,公然在各处晃悠。

    但是,在一些正式场合,他们又极讲究,比如今天午这样正式的午餐。

    冯一平和约翰还好,卡其裤子配深蓝色西装,加上一条领带就好,海蒂和安妮,明显是去做了头发,一个穿蓝裙子,一个穿黑裙子,相比之下,头发依然披着的马灵,算是最随意的一个。

    马灵的那一番话,还是有效果的,约翰不再挑冯一平的刺,更准确的说,约翰现在根本不跟冯一平说话,也很少看他,当然,也很少跟马灵说话,做得最多的,就是逗森特。

    不但冷战,还总是跟他们唱反调,比如,专程做了攻略的冯一平,推荐本地特色的卡卢阿烤猪,他就选牛排,冯一平说刺鲅,他就选虾,冯一平说点法国的红酒,他就一定要加州的……。

    好在这一桌有个女人,加上一个只会说一些简单用语的小孩,气氛倒不至于冷到让人感冒。

    冯一平看着这个细看跟巴菲特有几分相似的美国老头,主动递了几次话,见他不搭理,也没有再去自讨没趣,等找到一个好的切入点再说。

    …………

    这样好的海滩和阳光,马灵他们自然不会辜负,午休过后,那娘仨穿着比基尼去游泳,冯一平抱着儿子,在海滩上堆沙堡,约翰躺在旁边的沙滩椅上,有一口没一口的灌着啤酒,依然当冯一平不存在,对他不理不睬。

    海里,马灵抹了一下脸上的水,看了眼沙滩上泾渭分明的两方,“妈,他们不会有事吧,”

    “放心吧,肯定不会打起来,”海蒂笑着说,“约翰在公众场合,不会做这样失礼的事,游我们的,相信他们会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沙滩上,带着儿子,堆出了一个大致城堡模样的冯一平,感觉自己好像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切入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