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女孩子好像有些惊讶的目光,冯一平拿着从行李箱里翻出两件衣服挡在身前——裤子被打湿的地方比较尴尬,不好让不知情乘客的以为他年纪轻轻的,前列腺就有问题。八一?  ??网?

    “要我出干洗费吗?”冯一平干干净净的回来,始作俑者,旁边座位的那个女孩子放下报纸,用标准的普通话问了一句。

    有些奇怪的是,这会她好像并不是很抱歉的样子,反而有些……羞恼?

    “不用,都是些便宜衣服,”冯一平把袋子装着的湿衣服塞进包里。

    “便宜衣服?”女孩子好像有些生气,“你那一套是范思哲今秋的新款,”

    这个,还真可能是。

    冯一平依然穿不惯夹克衫,依然不喜欢牛仔裤,他现在的衣服,都是黄静萍一手置办的,除了西装,就是休闲西装——黄静萍也认为他穿西装精神。

    老实说,对个人穿着,他还是比较在意,不一定贵,但一定要最能衬自己。

    他其实很有些想不通一件事,比如他几次想问乔布斯,为什么就一直穿着那一套?别扯什么浪费时间的事,劳伦娜绝对是个好妻子,每天不用他自己操心,就会把衣服给他准备好。

    可能是这些强大了到了一定程度的人,以此来向世人表示自己的与众不同吧,或者是反讽普通人在衣着、装扮上浪费的时间。

    就像一段时间里,那些艺术家都留着一水的他们自认为时髦的一塌糊涂,其实邋遢得一塌糊涂的长一样,乔布斯的这种穿衣风格,后来居然也演变成一种潮流。

    国内IT界,后来好像还有几个人学样,也一直穿着同样的体恤和同样的牛仔裤——至少在镜头前时如此,解释这样穿的原因时,一律的说是什么节省时间啦、方便啦巴拉巴拉的。

    冯一平觉得他们纯粹是在瞎扯淡,如果一个人连每天两分钟穿衣服的时间都没有。那你还奋斗个什么?拜托,别把自己整得比国家领导人还要日理万机好不好?

    另外,你不知道,当你在接受采访时。说这样穿是没时间或者节约时间的时候,其实是在制造婆媳矛盾吗?

    你老妈肯定会责怪你老婆,连衣服都不准备好,这儿媳妇得是有多不称职?

    作为新时代的商业精英,他不想在穿衣服这事上。假假的那么特立独行,不过,他现在却真是不关心黄静萍给他买什么品牌的,只要穿起来合身、舒服就好。

    不过,想来黄静萍是乐意给他买大牌的。

    “那你一定是看错了,”冯一平没有跟她说话的兴趣,调整了一下座位,准备继续睡觉。

    “那你,我也看错了吗,国际知名的学者、美股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嘉盛集团董事长。冯一平,对不对?另外,你本来就不是原人,你的原方言,非常差劲,”

    哟,感情我已经到了天下无人不识君的地步吗?冯一平免不了有点小暗爽,转身侧向里,“对,你同样看错了。”

    “哼,”那个女孩子也转身,同样把背对着他。

    凌晨一点,航班降落在仁川机场。继续回国的,将在这里停留小时十分钟,冯一平提着电脑包,优哉游哉的在机场里转悠着,想找点东西添添肚子。

    仁川机场,确实是个很有特色的机场。这里拥有各国风味的餐厅,冯一平比较了一下,价格可能比外面略贵,但也不像国内机场普遍一杯牛奶15,一瓶可乐8,一碗面58那样离谱。

    后来湾湾的某人其实也没说错,茶叶蛋这玩意,大6人民真的吃不起,不过,他忘了加上一个前缀——机场里的茶叶蛋。

    肖志杰原来经常跟冯一平说一个豪言,ooo万嫁女儿算什么?将来我女儿出嫁,我一定在机场餐厅摆酒。

    要不要现在打个电话给他,叫他起来尿尿?冯一平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张秋玲不是个好惹的。

    入乡随俗,他在伽倻琴里点了一份烤韩牛的套餐,把还带血的牛肉,在石板上翻了几下,送入口,马上唇齿间都是肉香,他点点头,这味道,还是挺不错的!

    飞机上旁边座位的那个女孩子,这会也溜达到这家店门口,却看见他在里面有些小陶醉的烤着牛肉,又冷哼了一声,继续往前走,不过,只走了几步,就又转了回来,“一份套餐,”

    哼,为什么因为他在这,我就不能吃自己想吃的?

    她也是想得有点多,冯一平吃干抹净之后,提着包,转到另外的一家咖啡馆里,这期间,没有多看过周围一眼。

    接下来的飞行时间,冯一平和隔壁之间的气氛,当然更不可能好,不过,这儿到都只有个把小时的飞行时间,眯眯眼睛就到了。

    清晨6点半,冯一平从吴倩手里接过一杯热牛奶,“还真冷,周总,那件事怎么样?”

    “呵呵,”周新宇非常开心的笑,“李益强果然顶不住,昨天下午签的协议,今天上午,我们就去接受爱车网的所有资产,”

    “我们本来还有些担心,怕他们背后会出来一个什么二代之类的人物,那又将添很多麻烦,”吴倩说。

    “不要用你小老百姓的经历,去揣摩那些二代的世界,在他们眼里,哪瞧得上我们这些辛苦钱?随便批块地,转手买了或者建着玩,或者是玩玩金融,承包个煤矿油田什么的,只要挂个名字,那钱就哗哗的来,”

    “再说,要是那些二代肯在高科技领域折腾,那还真是件好事,至少我们国家在高科技领域,会一日千里,”

    与此同时,坐冯一平隔壁的那个女孩,挽着一个银老太太的手走出机场,老太太关切的把一条丝巾系到她脖子上,“这儿可不是你在国外住的地方,现在是滴水成冰的时节,”

    女孩忙着告状,“奶奶,我被人当作是在头等舱故意搭讪找饭碗,或者是想搭上富豪,嫁入豪门的的女孩子,”

    “富豪?豪门?”老太太笑了,“真有这样的事?到家了跟我好好说说,要不要查查旅客名单,看那个有眼无珠的家伙究竟是谁?”

    老太太带着孙女,上了一辆牌照上有红字的奔驰。

    …………

    不管高兴或者是失意,各种娱乐场所,总是李方成的选。

    今天,他难得的醒了个大早,拨开身上一个记不起名字的女孩的手臂,看着窗外清冷的早晨,他又迫切的想去找点酒来醉一场。

    今天,是他梦碎的日子。

    虽然他不会去,但他知道,今天早上,自己许多梦想的基础,爱车网,将以5oo万的代价,正式被嘉盛汽车网合并。

    不仅如此,从此之后,他也休想再踏进这个领域。

    一下子损失几千万,爸爸对自己失望透顶,再想让他支持,做其它的项目,至少短期内,那是休想,而且,从春节后开始,自己信用卡的额度,将会大幅降低,明年想像现在这样挥霍,是比较困难的事。

    “冯一平,冯一平,”在脑海里,他把这个名字念上了上千遍,因为他很清楚,让自己梦碎的,就是这个家伙。

    可是,目前还真的只能念叨几句而已,起不了别的念头,别人随随便便一出手,爸爸把所有的关系都用上,依然只能是这个结果。

    李益强这会,也看着窗外还漆黑如墨的天空,不过,和儿子不一样,他身边躺着的,只有一个女孩子。

    等到天边透出蒙蒙亮,他拨通了一个电话,“我今天事情很多,不能去公司,你带着人,陪嘉盛的验收就行,不多说了,我喉咙痛得厉害。”

    他是有些上火,是急的,也是气的,更是憋的。

    作为一个老江湖,他很明白,惹上了惹不起的人,只好自认倒霉,乖乖认输,可是,让他去公司,眼睁睁的看着别人用收破烂的价格,把自己的公司纳入囊,他担心自己受不了那种刺激。(。)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