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收,哦不,兼并的整合工作,出乎意料的顺利,真的只花了两天时间,在年前的最后一天,相关工作就大体搞定。

    这其,原爱车网的员工——除了李家父子的几个心腹,以及被许诺了期权的几个核心高管之外,发挥了特别积极的作用。

    好在李益强和李方成没有看到这两天的局面,不然不但是李益强,怕是李方成都会被气得吐血。

    要一直是这样的干劲,爱车网也已经上线了好不好?

    他们的积极性,让韩国芳和祝求元带过去的嘉盛员工,都感到了浓浓的威胁。

    这些带过去的人,自然是汽车网各部门表现出色的员工,但是见了爱车网员工的干劲,他们真都觉得,原来自己的积极性,还有那么大的可提升空间。

    只是,好歹也都是在首都CBD工作的小小的白领,怎么可以这么拼命?

    这就是身在福不知福,此时的嘉盛,不管是董事长冯一平个人,还是集团本身,在国内都小有名气,实力雄厚,前景好,爱车网的那些员工,原本只是找个糊口的工作,谁曾想竟然能轻易的搭上嘉盛这样的大船!

    况且这样重组的时刻,往往蕴含着很多机会,你叫他们如何不拼命表现?

    韩国芳回来笑着跟冯一平说,“你是没看到,他们比我家的毛脚女婿,第一次上家里来还要积极,就那地板,就和有佳便利的货架一样干净,”

    转头看着周新宇在。连忙解释,“周总你别介意,我不是说便利店的卫生工作不好,我只是打个比方。”

    “我明白,”周新宇笑着点头,“卫生工作还好抓,那些老员工,在微笑服务和礼貌用语方面。已经流于程式化,虽然都在做,但就像机器人一样,所以方便的话,也拜托各位平时去便利店购物的时候,顺道多监督他们这方面的工作,”

    他知道冯一平的脾气,也知道他对下面工作的了解程度,因此向来不避讳在冯一平面前谈及问题。

    “一项工作,如果做的时间太长。难免都会有些懈怠,连那些做皇帝这样至高无上工作的人,到后来都一样懈怠,别说我们这样的工作,”冯一平揉了揉因为签字太多,有些酸涨的手腕,“比如我,老实说,最开始有机会在这些件上签字时,还挺激动。挺兴奋,但现在,这些对我也是一种煎熬,如果你们不帮我把关。夹一份卖身契在间,我肯定也会龙飞凤舞的签好,”

    “没办法,年底,这样字性的工作肯定更多一些,”几个人都在笑。他们每一个,需要签字的工作,同样也不少。

    “一平你自己可以调节,下面的员工,只能靠我们引导,”周新宇摇头,“这项工作真不太容易,”

    “所以我想,”冯一平看了下日历,“下周五,元月10号,哦,刚好是腊八节,我们或许能把这边公司的所有员工集起来,办一个年会?”

    “这主意好,至少可以让爱车网这些员工,更多的了解我们,更快的融入我们这个大集体,”祝求元首先赞同。

    “是挺好!”韩国芳也说。

    “那周总,这事麻烦你,需要我支持的,尽快说话,时间也不一定非得在10号,你看着安排,”

    …………

    这边的年会,要等到下个月旬才能办,在五里坳,元旦的这天下午,嘉盛工业园新春联谊会,就已经在隆重举行。

    负责这项工作的,是高志毅。

    高胖胖同志,得知要调到五里坳的时候,原本多少是有些郁闷的,从首都,一竿子被支到到山旮旯里,怎么都有种被发配的感觉。

    但金翎一解释这样安排的用意,他马上二话不说,高高兴兴的带着老婆孩子来这报道。

    这两个月,他是把自己当新入职的员工一样,跟在蔡磊身后,了解和学习工厂管理,蔡磊出差,他就一家家工厂、一个个车间,挨个熟悉。

    他的先天优势就是身形富态,性格温和,工作之余,又穿得不太讲究,这样的家伙,更容易被工人接收,要是像周新宇那样老帅老帅的,谈吐雅,出门前必须照遍镜子的人过来,反倒不会像高志毅这样,很快就能和工人们打成一块。

    除了熟悉和了解工厂的工作,他还全面主持培训心的工作,那也是需要花费很多时间的事,他不但要和培训心的老师讨论最好的培训方案,还要尽量多了解接收培训的这些人,同时,也让他们了解自己。

    总之,来这之后,他的积极性跟爱车网的那些员工有一拼,基本没有休息日,晚上工作到12点以后,那是常事。

    不过,即使这样,他还是没瘦下来,没办法,乡下地方就一宗好,饭菜更养人一些。

    全部节目都是由员工表演的联谊会,以歌舞为主,那质量谈不上有多高,也就是一年过去,大家在一起乐呵乐呵,看到途,冯振昌跟旁边的郭国坚告了个罪,陪着梅建到外面走走。

    虽然还没进腊月,乡下对元旦这样的节日,也没什么概念,但今天的镇上,同样非常热闹,工业园里,虽然上午已经安排他们参观过,还是有不少父母在自家孩子工作的工厂外转悠。

    冯振昌夫妇和梅秋萍这一路走过来,就像明星接见粉丝一样,不停的有人过来跟他们说话,就是到了嘉盛出资,整修的跟公园一样的河边,还是各种寒暄。

    梅建披着一件军大衣,坐在一块草坪边的长椅上,晒着冬天里难得的好太阳,跟几个同样有些年纪的老人说话,看着那边被围在人群的女儿女婿,看着眼前的这个公园,那边鳞次栉比的现代化工厂,路上来来往往的汽车,非常欣慰。

    他清楚的记得,十年前的那个暑假,自己带着一平来镇上时,这里还是一片荒草丛生,垃圾遍地,没人愿意来的地方。

    现在,当年那个穿着发黄的解放鞋,有点短的蓝卡其布裤子,同样洗得发黄,上面都有破洞的白汗衫,很瘦,面色发黄的外孙,已经有了这么大的成就,还带着让这儿变了个样,变得跟自己去过的那些城市一样,这样的事,当年怎么想得到?

    呵呵,他还满足了自己愿望,不但生了一个女儿,还有一个儿子!

    “爸,笑什么呢,走吧,聚餐马上开始,”梅秋萍笑着走过来。

    “没什么,就是高兴,”梅建利落的站起来,习惯性的拍了拍屁股,马上想到,这样干净的长凳,哪还用得着拍?

    “爸,跟你说了多少次,起身的时候,要慢一点,”梅秋萍嗔怪道。

    “你们就是啰嗦,我这样的种田老汉,又不是电视里的那些老太爷,哪有那么金贵,大家一起走吧,虽然没什么好菜,我们就图个高兴,”他招呼那些在这块晒太阳的家长。

    这也是镇里工厂的传统,年底聚餐的时候,都会邀请员工家长一起来。

    不过,他说的没什么好菜,却是有些谦虚,今天聚餐的菜式,虽然不像酒店里的那么精致,但是档次不低,不比一些人家年夜饭差,山珍海味,加上本地的特色,很齐全,其的一些菜,还就真是假日酒店这样五星级的酒店里调过来的厨师,带着这边食堂的师傅一起烧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