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他爸郭主任和他,对他的安排是,在以副县长兼任五里坳镇一把手的任上,要把五里坳这样一个贫穷落后的山区小镇,展成为省内的第一镇,或者,更确切的说,就是等五里坳,成为省内的第一镇。

    然后,继续依托嘉盛,在自己县长或者********的任上,把县里,展成为全国百强县。

    他们认为,只要有了这样的履历,有了这样坚实的基础,只要之后不行差踏错,郭国坚少说也能做到郭副主任的职位,一省政府的副职,如果乐观一点,主政一方,也不是不可以期待。

    但是,现在看来,这么好的安排,要被人生生打乱,所以,跟以前和冯一平见面时稳重和煦不同,今天的郭国坚,有点乱了方寸。

    冯一平听了皱眉,合适的时候,嘉盛表态支持他?这又不是美国,搞选举的那一套,一个私企,想对抗组织安排,你开玩笑呢吧!

    再说配合这事,其实对现在的嘉盛来说,不,对以前的冯一平和嘉盛也一样,他向来就没打算,相关领导能为自己和嘉盛,侵吞国家和集体的利益大开方便之门,或者是创造更多便利,钱权交易的事,他不屑干,也没必要干。

    之所以维护和各级政府的关系,所求的只有一个,只要这些机关单位,不对嘉盛故意设卡就好。

    但从目前的情况来说,到镇里任职的领导,哪个会头脑昏到跟嘉盛过不去?

    嘉盛集团的展,大家有目共睹,可以说是一年一个样,现在已经是一家国际化的大公司,不是一般人能撼动的。

    而嘉盛工业园,就是五里坳镇的支柱,现在已经雇佣了近六千人,惠及了整个镇。乃至相邻的几个镇,做到了政府没能做到的事,极大的提高了老百姓的生活水平。

    投巨资捐建的硬件水平一流的高,明年就可以投入使用。可以说,具体到人,冯振昌和梅秋萍,在镇里,比这些来来往往的领导。要受人尊重得多。

    至于在镇政府,只要稍微了解一下,谁敢给副镇长黄承忠脸色看?

    不客气的说,至少现在在五里坳,只有嘉盛让别人看他脸色的份。

    所以,即使镇里的领导,再换一个,再换几个,对冯一平,对嘉盛来说。影响不大。

    “郭县长,不是我不帮忙,你真是高看了我,我是跟一些领导有过接触,但那仅仅是工作接待,并没有深交,而且,连郭主任都办不到的事,我实在也是力有不逮。”

    他就不信,当了几年副省长。郭主任在央会没有一些关系,他们都搞不定,那可以说明对方的关系更深厚。

    当然,自己努努力。说不定倒真能帮着搞定,但是这样一来,不是又得罪了现在实力更强的另一边?那又是何苦呢。

    临退休前的实权领导,怎么好得罪?

    况且,郭国坚这两年的履历,已经非常出色。总不可能一直呆在这个位置上,把好处都占尽吧!

    “这样啊,”郭国坚有些沮丧,“那不好意思,打扰了,”

    “县长你等等,”让他这样走,未免有些不妥,说不得他在心里还会埋怨自己和嘉盛。

    这个基本是肯定的,对官场人来说,就是郭国坚这样素质还不错的人也一样,他们肯定都认为,嘉盛和冯一平帮他,是应该的,不帮,那就是跟自己过不去。

    而官场上的事,是说不清的,说不定际遇来了,郭国坚日后一路高升,做到省部级大员呢?而他那时还对嘉盛心怀怨恨,啧啧,所以说,冯一平一开始就不想跟任一位领导走得更近。

    “郭县长,你也体谅一下我的难处,在省里,我的关系哪能比郭主任还强?在央,我接触的多是教育部和科技部的一些层领导,要是有组部这样能帮上忙的关系,那肯定没二话,你说对吧!”

    “是,我清楚,谢谢你啊一平,你放心,以后不管在什么岗位工作,一定会一如既往的支持嘉盛,”听他这么说,郭国坚有些宽慰。

    冯一平不是那种人还没走,茶就凉的人。

    “不过,我想组织部门在做决定的时候,肯定会有一些考量,如果你对五里坳将来的规划非常出色,是不是能为你增加一点优势?”

    “那自然有益,”

    “你等等,”冯一平从桌上拿过来一个件夹,“这是我在美国呆了一年后,对五里坳镇的一些规划,本来想找个时间跟你商量,刚好,你现在可以看看,”

    冯一平知道,他的这个想法,其实帮不上郭国坚,但此时的郭国坚肯定不这么想,果然,他拿到那份规划书后,细细的看着,刚开始还有些犹疑,后来就非常高兴。

    “这份规划,和现在国内的展模式,完全不同,但是,很适合五里坳的特色,非常科学合理,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展,这个提法也很有新意,谢谢你一平,非常感谢!不管成与不成,我会始终记得你的帮助!”他用力的握住冯一平手说。

    “你太客气,我很抱歉不能提供更多的帮助,毕竟我我们只是一家企业,郭县长你也知道我的为人,就是单纯的想做一些事,因为我的缘故,嘉盛也一直秉承这样的观念,要不是如此,你这个时候来,真还找不到我,我肯定得忙着去拜见各路领导,”

    话还是要说清楚,不然搞不好郭国坚下一次还会找上自己。

    郭国坚郑重的把那份件放进自己的公包里,有些赧然,“不好意思一平,打交道的这两年,你和嘉盛为人处事的风格,我也清楚,这次真是让你为难了,另外,说是我配合嘉盛,其实我们都清楚,这两年嘉盛帮我更多,你放心,不会有下一次。”

    “哪里的话,郭县长你这样的领导,是我们最欢迎的,我也衷心的希望,你这样的领导,能越走越远。要是没其它安排,我带你转转,午,能赏光和我吃餐饭吗?”

    “打扰你这么长时间已经很不好意思,你不用管我,我想马上回去,好好钻研你这份规划,”

    “那我也不勉强,”送到楼下,冯一平想想,“郭县长,有些事,”

    “我明白一平,”郭国坚点点头,“得到消息的时候,我已经有了那个打算,就是有些不甘心而已,现在,我想我能接受那个结果,总之,非常感谢!”

    “保重,有时间多联系!”冯一平和他握手道别。

    应该说,虽然也是一个官二代,但这是一个素质和操守都不错,也有些远见的干部,比原来的王淦青,强出了不知道多少,只是,在事关自己前程的时候,其实还是和王淦青没多大区别。

    所以,官场也不好混,希望一直想当官的肖志杰,能体会这一点。

    “冯总,金总电话,”吴倩拿着手机追过来。

    “金总,有什么指示?”

    “年底了,省里要开一个工商界的座谈会,”金翎说。

    “你走不开吗,那让我舅,或者高志毅去,”冯一平不以为意的说。

    “我倒是有时间,可是,没办法啊,那边点名要你去,我们这样的小人物,他们看不上,”

    “什么时候开会,怎么今天才通知?不能说我在国外吗?”刚刚遇上郭国坚这样他不想碰的麻烦事,冯一平更想离这些会议,离这些官员远一些。

    “上月旬就有通知,8号开会,不过,是今天才接到通知指明要你参加,这个通知,是省政府办公厅出的,我爸说是省长点名的,你明白吧,就是真在国外,最好也要赶回来,”

    是啊,这个面子必须得给,不给那就是不识抬举。

    “吴倩,把、8号这两天的行程,调整一下,”也好,省里好多人,好长时间都没见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