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号上午9点,在省城风景优美的湖畔,新建成的国际********小会议室里,冯一平受到了********和省长的相继接见。

    接见是比较正式的那种,和新闻联播上经常看到的类似,他们坐在正的两张沙上,两侧坐着他们的随员,两位正主的正对面,是电视台的摄像机。

    见过******的大领导,和世界顶级的商界大鳄来往密切,冯一平现在并不怵这样的场面。

    只不过,在电视台摄影师的取景器里,画面比例有点失衡,一边是省领导带着五六位各部门的领导,坐满了左侧的沙,另一方,连正主在内,只有个人,看上去,非常势单力薄的样子。

    ********冯一平很熟悉,这可是后来的常委之一,怎么能不熟?

    他穿着领导们好像有统一制式的那种黑色夹克衫,笑着握住冯一平的手,“早就听说省内出了一个神童,还是商业奇才,今天总算见着了,”

    领导可以穿着随便,冯一平他们可不敢,穿得整整齐齐的他,躬身双手握着书记的手,“书记您过奖!非常荣幸能有这个机会和您见面,”

    “坐,大家都坐,哦,小金,越来越干练了,”书记笑着跟金翎打招呼,“回头一定要批评老金,你这么优秀的人才,怎么就从我们国有商业系统里放走了呢?”

    “书记您过奖!”这个话题,领导可以开玩笑,他们不好提,书记那方面的随员里,说不定就有负责这方面的领导。

    “大学还没毕业,就已经是五四青年奖章获得者、国际知名的管理专家、美股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同时也是我们省第一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小冯同学,你不简单,”

    怡佳快捷酒店。注册地在省城,所有书记有这么一说。

    领导们说话,和一般人说话也没什么不同,只是。他随意的靠在沙上,翘着腿,而他那边那些平时在外面都是权盖一方的大人物,此时都正襟危坐,面带笑容。加上会议室里那些不苟言笑,严肃认真的工作人员,轻而易举的就烘托出了一种气势。

    “我个人的能力并不出色,只是我恰好出生在一个好时代,遇上了很多难得的好机会,”这样的问题回答得多了,冯一平已经有了一套标准答案。

    “谦虚好,”书记笑着点点头,“你知道我最喜欢你哪一点吗?你高的时候,就把影视公司付给你的稿费。全部捐给了就读的初,后来更是捐献一千万元,建设一所硬件齐备的高。

    你展自己事业的同时,始终没有忘记身边的人,现在又能不计成本,投入巨资,在各方面条件并不优越的老家兴建了一个现代化的工业园。

    我看了相关的数据,了不得啊,去年1o月就实现了4个亿的产值,短短几年时间。把一个深山里的贫困乡镇,带动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工业强镇,这样展下去,估计今年。省内原来排在前列的那些镇,就要坐不住了。

    我们欢迎五湖四海的客商来省内投资,支持省内的群众大胆创业,但是,我们更希望能多一些像小冯同学你这样,先富带动后富的新时代企业家。”

    “谢谢。谢谢书记您的肯定,作为一个党员,这是我应该做的!”

    虽然只是口头上的夸奖,冯一平依然有些激动,他很高兴省里的领导,也能看到这一系列事情之后,自己的追求。

    “再接再励,”书记握着他的手闻言勉励,“在省内,以后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可以直接来找我,”

    “谢谢书记!”这就相当于给自己贴了一到护身符吗?

    出门的时候,一个同样西装革履,但头花白的年男人,带着几个人坐在外面厅里,对着冯一平他们微笑示意,看来,这是书记要接待的下一个团队。

    “他们是谁?”

    金翎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行政部的楼维想了一下,“应该是省商会的王会长。”

    那边,王会长同样在问这个问题,这样的会议上,自己居然不是被********第一个接见的?

    “他们是谁,领头的那个小伙子,看着眼生,但又好像在哪见过?”

    助手不用想就马上回答,“嘉盛集团的那个大学生董事长,”

    “哦,”陈会长恍然大悟,难怪看着有些眼熟,这几个月,报纸电视上,看到他不止一次,“后生可畏啊!”

    冯一平一行人,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另一头的一间会议室外,坐等了约6分钟,受到了杨省长的接见。

    “小冯同学,久仰久仰!来,大家都见见,国内最年轻的富豪,不在沿海那些很早就开放的城市,而是出在我们省,”他笑着对随员说。

    那里面,就有金翎老爸,不过,现在就不是金主任,而是金副省长。

    “您好杨省长,非常荣幸能见到您,一直期待能当面聆听您的教诲,”

    “小冯同学,我要批评你啊,你确实应该早就来找我,好嘛,不声不响的,省内就出了一个旗下资产上百亿的商业奇才,而我这个一省之长,还是从新闻上了解到的,”

    “也是一直想向省长您汇报,只是又怕打扰您工作,这是我的不对,”冯一平非常认真的说。

    金翎在心里暗暗吐槽,她清楚,冯一平从来就没这样想过,如果可能,怕是他压根不愿意跟领导打交道。

    分工不同,两位领导关注的重点也不同,省长一上来就问,“在美国上市,和在国内上市,有什么不同?有哪些经验,是可以向省内的同行传授的?”

    他们这样的内6省份,融资难,是始终难以解决的一个大问题。

    “经验不好说,心得是有一点,纳斯达克最看重的是企业的成长性和质量。并不像纽交所一样对规模有很高的要求,比较适合展的不错的公司,”

    他转换了一下话题,没有跟国内的股市比。国内的股市,一定程度上,跟国内大学有点类似,有指标的限制,入场很难。但只要成功入场,那就很舒服。

    “在省内投资了这么多项目,你觉得有哪些方面的工作,是政府部门急需改进和提高的?”

    太多!当然,冯一平只是捡了有些政府部门自己也在提的问题来说,“希望能加快审批进度,另外,非常期望基础设施建设越来越完善,希望省内更多的地方,能通上高。”

    “我们都在努力,也知道你选在家乡投资工业园,在那样不具备交通和地理优势的地方投资,物流成本会上升很多,这也是我们很欣赏你的一点,国家号召大家投资西部,而我们省内,有不少地方,还和西部一样落后,你们嘉盛。可以说是走在了前头。”

    “能够为乡亲做点事,是我一直追求的,”

    “一个企业家的选择,能够表现出他的心怀。而一个企业家的心怀,决定了这个企业将来能走多远,我们都很看好嘉盛这样的企业,”

    “不过,”杨省长话锋一转,“最近。嘉盛可是在其它省份和国外都投资了不少大项目,在省内,你们有什么新的规划吗?”

    “其实我们在省内,每年都有增资,因为不像是在其它地方那样,集一次性投资,所以好像看上去不多,其实,省内,始终是我们投资最多的地域,”

    这个必须要说清楚,即使现在在其它地方投资很多,冯一平最终的目的,都是希望那些项目的收入,能反哺自己的家乡。

    “那就好,我们鼓励省内的企业走出去,也希望更多的商家能走进来,一平同学,我知道你和美国工商界的关系不错,希望你能多宣传我们省,”

    “这也是我一直在做的事,”

    “以后有需要支持的时候,可以直接找我,也希望你能一如既往的支持我们的省的经济建设工作,这也是必须和应该的吧,你看看,金副省长都支持给嘉盛一个那么优秀的女儿,你说对吧!”

    “一定,谢谢省长,谢谢金副省长,谢谢各位领导。”

    来一趟,好像也不错,拿到了两张护身符,冯一平看了看口袋里的那十几张名片,特别是上面的那两张,有点小开心。

    同样来参会的刘继忠就不太开心,会前的这个一个半小时,省领导接见的几拨人里,没有他的份。

    “那个,就是冯一平,”陪他前来的沈雪看着刚刚走进礼堂,被一群人围着交换名片冯一平说。

    这也是刘继忠第一次见到冯一平真人,“放心,笑到最后,才是笑得最好的。”

    然而,在随后的会议进程里,刘继忠又一次笑不出来。

    十点半,省四套班子的领导,陪着外经贸部、全国工商联、******展研究心的领导走进大礼堂,大会正式开始。

    ********在致辞里,两次点到嘉盛,表扬嘉盛自力更生,扎根投资条件并不好的偏僻乡村,致富一方的举措。

    表扬嘉盛又极富战略眼光,以工业为基础,同时大力展高科技产业,两者齐头并进,相辅相成。

    “商场没有边界,商人却有故乡,希望大家不论是在省内生产经营,还是到省外、国外经略纵横,都要记得家乡,家乡,始终是大家的根脉所系、精神所依,希望大家能像我们的有些企业一样,大力度的投资家乡,建设桑梓。”

    这个有些企业,嘉盛肯定是在里面的。

    这样的大会,最后一个项目,依然是表彰。

    冯一平第一次在省内商界的同仁面前亮相,就略带腼腆的轻松获得了“年度商业人物”这个最具含金量的大奖,而且,不仅有证书和奖杯,省政府这次,还大气的奖励了他一辆28T的奥迪a6。

    坐在靠间的刘继忠夫妇,看着在台上,举着证书奖杯和车钥匙的那个年轻人,哪还笑得出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