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在任何时候,大学生们,始终是接受新事物和新思想最快,也是最主动的那一拨人。

    这群无忧无虑的家伙,也是最具有分享精神的一群人,一遇上什么稀罕事,立马会与同学好友分享,怎么说呢,有时候,这也是能凸显自己优越感的一种方式。

    看,哥就是总能提前知道这些事。

    托这些有为青年的积极推广,加州之外的大学,第一个知道Facebook的,竟然是哈佛。

    这并非没有任何道理。

    众所周知,斯坦福和哈佛,这一西一东的两所学校,那真是一直相爱相杀,纠缠不休,比完校产比捐款,比了学生比老师,比完排名(比高)比录取率(比低)……好像和他们的不少学生一样,精力太充沛,又闲得没事干。

    延续到现在,很有些爱恨纠缠的意思。

    学生们也一样,提起对方,那都是一脸的不服气,一脸的不屑,但是相比其它那些大学,在感情上,又会更亲近那个老对手。

    有点好事,不约而同的会想着对方。

    上午,当Facebook刚上线,连新闻网站上的报道都还没出来时,哈佛论坛上出现了一张帖子,标题就是“一个还算酷的小玩意,”有那好奇的家伙点开一看,马上想找管理员,怎么一个斯坦福的家伙来这发帖?

    帖子很简单,轻描淡写的说,“看,这是我们商学院在读学生刚上线的一个网站,这对我们来说,真不算是什么大事,但还算是一个有点酷的网站,可以随便看看,”

    后面附上了一个链接。

    话里话外的那股子淡然背后自傲的劲,看得人火冒。

    但这些自诩已经长大的年轻人,还真是受不了这样的激将,不少人当场就点开,下决心要把这个网站批得一无是处。

    稍微一看,就觉得那个可恶的家伙至少有句话说得不错,这还真算是一个有点酷的网站,而且这功能,还真的对“社交’很有帮助呵。

    就是在美国这个开放的社会,“爱你在心口难开”这样的事也不是没有,可想而知,这个网站那就是一个利器。

    这个帖子先是被好一顿狂踩,而后被管理毫不留情的删掉,但是,凡存在过必有痕迹,帖子不在,那个网站却已经在哈佛一小撮人中流传开来。

    这样的新鲜玩意,显然瞒不住,室友先知道,然后室友的女朋友,或者正在哈的那个女同学也被拉了进来……,就靠着这样病毒式的发展,很快,这些大雪天呆在宿舍里懒觉睡够了的家伙们,好多人都在玩这个新玩意。

    有些人就像在寻宝一样,喔,连乔布斯都注册了,那么比尔盖茨呢?嗯,现在并没有。

    碧昂斯也注册了,刚刚创下名人结婚时间最短的记录的小甜甜呢?嗯,她现在也并不是……。

    很快,有些奉行好东西要分享的家伙,连家人都拉了进来。

    …………

    哈佛柯克兰学生公寓,西装笔挺的爱德华多·萨维林一阵风似的走进宿舍,狠狠的把外套甩在进门的那张床上,对电脑前那个正聚精会神的编程的家伙说,“马克,别写了,”

    扎克伯格都没有回头,也没有回应。

    和原本的历史一样,虽然冯一平早就推出了NEXTDOOR,但是,这依然让一些人看到了机会,先是温科吾斯兄弟,后来是受他们启发的扎克伯格。

    NEXTDOOR是以社区为基础的社交,而且各个社区之间,还有区隔,显然这不是真正的社交,或者说,这不是完全的社交,而NEXTDOOR的成功,清楚的让他们看到了这其中巨大的机会。

    与此同时,NEXTDOOR几乎已经让大家都知道,要创办一家真正的社交网站,应该具备哪些功能,以及创办成功之后,该如何盈利。

    呵呵,大家都说那个冯眼光如何如何好,为什么更大的这一块市场,他却视而不见?

    和历史上一样,扎克伯格很快干脆的抛开了温科吾斯兄弟单干,因为资金和商业化发展的需要,他还是拉上了萨维林。

    身为学校投资社团的头头,而且在校总是穿西装打领带的萨维林,显然是个有钱人,看上去也颇具商业头脑。

    同学们还普遍认为,巴西裔的他,跟巴西黑手党之间还有着那么点千丝万缕的关系。

    扎克认为,找这样一个有钱,又有些手段的家伙来负责其它的事务,很算一个不错的选择。

    “怎么了?”扎克的室友莫斯科维茨问。

    萨维林也没有回答他,突然拿起扎克伯格正用着的那台电脑,就摔在一边床上,“已经没有意义,”

    此时还挺稚嫩的扎克伯格有些小懵,眨巴了下眼睛。

    不得不说,这是个天才的家伙,天才有时候傲慢的形式,就是不跟他觉得很没道理的行为或者人计较,眼下萨维林所做的就是扎克懒得计较的事。

    他跟着自说自话,“如果剔除NEXTDOOR里的一些功能,我们的网站,完全可以在下个月上线,”

    因为NEXTDOOR里的一些功能,需要其它商家支持,比如电子地图服务商,而这笔钱,他们现在可出不起。

    因为NEXTDOOR的功能比较全,就连天才的程序员扎克伯格,这次也不能只花10天时间就能做完整个网站的设计。

    “天啦,我说已经没有意义,难道你没听到吗?”萨维林低着头躬着腰挥舞着双手说。

    他在桌上另一台电脑上打开一个网站,往扎克伯格眼前一推,“看,”

    扎克伯格忍不住揉了一下眼睛,这不是自己的网站吗?可我明明还没有写出来,刚才有点小懵的他,这下是真的懵了。

    但是,等等,这个网站的域名前面没有“the”,还有,这一版的功能很全,界面整体看起来也更美观。

    小扎同学顿时有一种时空错乱之感,这只会在自己后来的版本里才出现啊?

    他有些慌乱,或者说有些惊恐的看着萨维林。

    “是的,就是NEXTDOOR,”萨维林双手抱头躺在床上,“他们今天刚刚推出了这个网站,”

    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扎克伯格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

    虽然在言语上笑话NEXTDOOR和冯一平,放着旁边这么大的森林不管,只去照料NEXTDOOR那一棵树,但是,在他们内心深处,未尝没有危机感:NEXTDOOR和那位冯先生,难道真的就没看到这些?

    所以在从温科吾斯兄弟那里收到启发之后,再看了NEXTDOOR,扎克伯格全力投入了自己网站的建设,潜意识里,其实非常明白,自己这可能是跟一个已经成功的创办了好几家企业的天才在赛跑。

    没想到,自己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自己一个人,显然没有对方一个公司工程师的战斗力强。

    只是,你为什么不一早就发布,偏偏等到我快出成果的时候才发布?

    网站的第三位员工,莫斯科维茨看了那个网站几眼,也懵了,感觉扎克在写的这个,是脚本,而网上的这个,是最后的结果,这两个网站,怎么看怎么有种同根同源的感觉,“是他们抄袭了我们的创意,”他大叫道。

    这下连扎克伯格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抄袭?”萨维林坐起来,“他们的网站都已经上线运营,我们的还在设计,谁抄袭谁的?”

    他都懒得说,扎克设计的这个网站,里面不少功能,还就是抄袭自成熟的NEXTDOOR。

    “我现在才明白,那个域名的持有者,就是一平冯的中文拼音。

    冯一平老早就注册的域名和商标很全,为了减少麻烦,他甚至连后来引起争议的“Fuckbook”也一并注册了下来,但就是故意漏掉了“thefacebook”。

    呵呵,总要给人一点希望嘛!

    “那现在这么办?”莫斯科维茨问。

    扎克伯格也看着萨维林,虽然输了,但他口服心服。

    换个名字上线那样的事,想都不用想,那不会带来任何效益,只会成为笑柄。

    除了名称不同,其它的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怕是刚一上线,法院的传票就会到自己手里。

    “你说,我们能不能把这个卖给NEXTDOOR?”(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