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东西吧,还真是失去了才知道拥有的珍贵,比如,自由,有些东西,是得到了,才明白由此而来的牵绊,比如……,”肖志杰好像变成了一个哲人。

    “比如,女朋友?”冯一平试探着接下去。

    “我们两个,真的想去南方闯一闯,爸妈那边好说,可是,你也知道,秋玲和于莲,都在省城工作,”王昌宁有些为难的说。

    古话说,父母在,不远游,演化到现在,应该是有了女朋友,就别想潇洒的走四方。

    如果肖志杰和王昌宁对张秋玲和于莲说,要去南方闯一闯,估计他们被问到的第一个问题,应该是“你是不爱我了吗?你是腻了吗?”

    这应该是由天性决定的,对张秋玲和于莲这样,并不是一个事业型的女性来说,眼下的日子很顺心,很安稳,为什么要突然分开呢?

    去什么南方?家里的生意都不错,就是现在不进入嘉盛,在省城找工作,也有很多的的选择和机会。

    冯一平是理解他们的。

    男人对远方,总有一种浪漫的期盼,不过,大多数男人,屈从于家庭和现实的压力,只能把这份期盼压在心底,只有偶尔从繁复辛劳的工作抬起头,看到那高远的蓝天,有时候会失神那么一刹那,遐想一会蓝天下那远方的世界。

    但以他们两家现在的条件,是可以小小的满足一下他们的愿望的。

    他们两家,现在都有家店,一年的纯收入,至少在15万以上,都买了至少两套房子,儿子一套。女儿一套,银行里都还有几十万存款。

    他们如果说要出去闯闯,两家的家长应该会同意,对于儿子每个月是不是能给家里多赚个一两千块钱,他们真的不太在乎,不过。他们肯定也希望儿子能出去长长见识,没见到一平都去国外了吗?

    “首先,我要说,这是一个幸福的烦恼,”冯一平正色道,“我们要庆幸,在很多同学,都在为毕业后身上担负起的责任,为找一个理想的工作操心的时候。我们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在很多同学,都还是单身的时候,我们就有了情投意合的女朋友,相处得也不错,你们说是吧,所以,我们至少要感恩,要珍惜这一切。”

    “是啊。”王昌宁感慨的说,“倒回去几年。在我们为考上高努力的时候,在我们为有一双回力鞋雀跃的时候,在我们羡慕别人有女朋友的时候,怎么能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烦恼呢?”

    “那会,是觉得只要考上高,就是成功。要是顺利考上大学,那就是家里祖坟上冒烟,大学毕业后,能在城里找到一份工作,那就是在十里八乡。都值得称道的成功,”

    肖志杰笑着搂住冯一平的肩膀,“所以,谁叫我们这么幸运,说起来,也是因为有了你这样一个同学,才有了现在这些幸福的烦恼,”

    “哎哎,”冯一平忙不迭的甩开他,“我能问问,你们为什么想去南方?”

    这个问题,其实跟后来很多人都会问的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去大城市?”一样,没有什么标准答案,不过,冯一平还是想听听他们的想法。

    “不是什么好男儿志在四方,我只是想,那边之所以发展得那么快,吸引那么多人不顾一切的前往,肯定有自己的原因,我想参与进去,见识一下,切身体会一下,实地了解一下,哪怕是在工厂做一个工人,”王昌宁说,眼里满是探究,“现在不去做,以后估计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也不为赚钱,至少现在看,那边的机会比我们这个内陆省份多,当然,我们都知道,那边的一些发达城市,压力肯定也比我们留在省城大,但没关系,我还就是想去试试,”肖志杰说,眼里满是火花。

    这才是年轻人,什么都不缺,就是不缺探索和拼搏的勇气。

    哪怕多年后,就和不少在大城市里的那些打拼者一样,他们一直无法跻身那个城市的上游,甚至在那里也买不起一套可以安身立命的房子,努力多年,还是终日要为温饱奔波。

    按一些世俗的观念来说,他们可能是失败者,但是,国家和社会的成功,离不开千千万万这样永不放弃,始终心怀梦想的“失败者”,谁都没有资格嘲讽他们。

    冯一平理解肖志杰和王昌宁。

    沿海不少城市本来就具有的重商氛围,加上比内陆省份更多的台资、外资企业,这些不同的商业化糅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个城市独有的商业化,只要有机会,是应该去好好体验一番。

    “我无条件的支持你们,”他点了点头,“有很多事,听到和看到,和亲身经历,那绝对是不同的体验,我非常赞同你们的想法,和我们这个还很传统的内陆省份不同,那边,会有很多值得让我们学习和借鉴的新观念,好方法,”

    内地和沿海的区别,很多,比如,一边节奏舒缓,一边吃饭都要赶时间;一边是偏稳重,一边会比较大胆;一边重人情,一边认实利;一边靠关系多,一边更看能力;一边重储蓄,一边拼命赚钱,也会舍得花钱……。

    从内陆到沿海,经历过的人都知道,刚开始的一段时间,接触到的事情,会刷新你很多的认知,几乎每天,你都可以汲取到很多的营养,而这些东西,不论好坏,都会影响你的一生。

    “还记得初的时候,我就说过的话吗?我是真心希望能和你们一起奋斗,你们也知道,嘉盛现在是非常缺人的时候,我非常期待你们的加入,我现在事情太多,希望能得到你们的帮忙。

    但是,我还是同意你们多出去闯闯,看看,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话还是有些可取之处,只是,我却没机会跟你们一起,”

    如果现在肖志杰和王昌宁要加入公司,肯定也得从底层一步步干起,去外面单靠自己闯一闯也挺好,那样一来,有些问题,他们自己就会弄明白,不用自己强加给他们。

    “如果秋玲和于莲不同意,我可以帮你忙做工作,现在交通这么方便,不说多的,一个月你们回来一次,或者是她们去找你们一次,总是能做到的,”

    “当然,这个时间不能太长,你们应该要有一个大致的时间表,是一年还是两年,如果感觉自己在那边已经学不进去其它东西,再呆下去也不会有太大的收获,那就应该好好想想下一步的行止,是留在那边创业,还是回来创业,或者是看在我这么辛苦,忙得睡觉的时间都没有的份上,过来帮帮我,都可以,你们说呢?”

    “有个一年多的时间,我认为足够了,”王昌宁说。

    “虽然现在很向往,不过说实话,真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吃得了那份苦,我们俩不像你,又不是名牌大学毕业,想在那边找一份好工作,我知道不容易,不过,管它呢,我做好了瘦上几斤的准备,不管有没有机会,成不成功,我都会坚持一年多,”肖志杰也说。

    “好在我们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菜鸟,这几年,在嘉盛下面的公司,也学到了不少东西,”王昌宁说。

    “所以说,有个好同学,是多么的重要!”

    “就一点啊,既然定下来,那也不用急,等从学校毕业,好好陪她们过一个暑假再去,”冯一平又罗嗦了一句。

    如果他们提前去南方,就会恰好碰上**肆虐。

    谈得差不多,门铃恰好也在这时候响起来,“我来,呵呵,肯定是她们俩到了,”肖志杰飞奔过去,果然,门外就是张秋玲和于莲。

    一年多不见,她们俩比那两个货变得沉稳得多,不过,对冯一平也没有太生疏的感觉,“冯大富豪,你把静萍藏到哪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