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失败,想占个便宜都做不到,两位快请坐,”“啧啧,富豪就是不一样,于莲,你瞧瞧,光这客厅,就比普通人家的房子大,”在冯一平面前,张秋玲还是一如既往的言辞犀利。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的小说当然了,这一点也让冯一平感到很欣慰,如果自己和黄静萍的这些年一直保持着来往,最亲密的朋友,因为自己现在的身价,而显得疏远,那自己做人也太失败了些。其实,说起来,他们也不是第一天知道自己有钱,高时全国铺开的便利店大手笔投资现在的这家假日酒店到后来在五里坳投入个亿建设了一家工业园……。只不过,他们以前是知道,但可能就停留在一个大概的,比如,资产至少上亿之类的干念上,而这一次怡佳上市后,他名下一部分的财富,终于第一次可以明确的量化。“那今天晚上都不用回家,我让他们再准备间套房,哦,其它套房没有这一间大,也没事,我搬出去,换给你们,”张秋玲又哪是能被他激住的,“好哇,不过不是现在,也不是这,边的酒店,不是快建好了吗?到时,把那的套房,免费给我住几天,”“哦,我懂了,”冯一平点点头,“你说的是蜜月的时候是吧,没问题,不过,既然这样。是不是你们大喜的那天,我应该就用不包红包咯,”张秋玲难得的脸一红,“瞎说什么呢,就是想去那边不行吗?于莲,走,难得进来。我们去见识一下,”呵呵。张秋玲居然也有脸红的时候,好吧,名义上,她现在还是个大姑娘。“一平,谢谢你们给我寄的那些化妆品,”和冯一平他们不是同学,又在有佳上班,于莲跟他的关系就隔着点,所以也客气些。“嗨。这么客气就太见外,那些东西,在美国真的不贵,而且静萍也是挑大促销的时候去买的,很划算,”张秋玲王金菊于莲,是黄静萍朋友圈里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在美国的时候,她还是花了些时间来维护,时不时寄点化妆品什么的,不过,等再过几年,估计就得帮着代购奶粉之类的。“说起这个。下次回来,给我们带几台电脑,比如苹果的笔记本,在国内死贵死贵的,你老人家现在好歹也是苹果的高管,买它的东西总会有个折扣吧,但是先说好。空运费用我们可不出,”肖志杰不客气。“没问题,一定带最好的,”这会的笔记本电脑,可一点都不平民,连一些傻大黑粗的国产货都要上万,更别说是以精致出名的苹果。“怎么样,晚上要不要就住这?”他笑着问他们两个。“行啊,什么家务都不用做,有什么不好的,不过,你这次回来,怎么不住家里?”王昌宁问。“小安姐谈恋爱了吗?”“我妈说过一句,好像是在谈,哦,你是说玉萱姐也?”冯一平点点头。“她们也到了该成家的时候,”肖志杰说,他姐,就是和爸妈一起在外开店的那个,婚事都已经定了下来。“要说平时还不觉得,姐都要成家了,才猛然发现自己也不小了,”人不管怎么变,本性还是改不了,可能也是因为小时候家庭环境不同,王昌宁总要比肖志杰细腻些。“当然不小了,还以为你们是青春无敌的高生吗?”参观完套房的张秋玲马上开喷。这姑娘手底下的学生,估计日子不会太好过。“就是,我们这个年龄,放村里面,成了孩子爸也不稀罕,所以,肖志杰同志,你要抓紧努力,”又一次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张秋玲感觉很郁闷,从初开始,怎么斗嘴总是斗不过这家伙,她忽然脑洞大开,“静萍不回来,该不是你们,有了?”冯一平感觉很荒谬,怎么她随便一扯,居然就扯到了真相?不过,他的养气功夫,现在也不是盖的,“你怎么知道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女儿?刚好,明天都记得准备红包啊,”果然,这样的情况下,说这样的大实话,没人会相信,肖志杰主动帮着解释,“静萍正在办理移民,那边对居住时间有要求,一平在那边的事情又多,需要人盯着,”“女儿是吧,你要是现在把她带回来,我豁出去一年的工资不要,全部给她包红包,”张秋玲说。冯一平只笑着,不解释,反正我是说了实话,是你们不听而已。“一平,美国那边,和国内最大的不同是什么?”一直在旁边笑着的于莲问了一句。来,这个问题,他们都很感兴趣。“最大的不同,”冯一平想了一下,“主要是人少,”“是啊,美国的国土面积,只比我们少了不到十万平方公里,人口却差不多比我们少了十亿,这样一比,可不是人少吗?而且是少得厉害,”对这些数据,肖志杰总是很关注。“第二个不同,我觉得主要是因为币值的不同,他们的生活成本,相对较低。房子不说,那么大的地方,那么少的人口,一般的民居贵不到哪去,就拿另一个大件,车来比。打比方,同样是在便利店工作,工资都是两千块,那在美国,一年的工资收入,就能买一辆很不错的两万美元以上的车,而在国内,两万多块,面包车都买不到,要买和美国那边一样的车,至少得近10年的工资。”这也就是为什么连那些美国的大货车司机,都能到国内来充大款的缘故。“这说得我都动心了,”张秋玲顿时也有些向往。“呵呵,要是现在兑美元的汇率,像八十年代一样,那日子就真舒服,那会长期维持在一两块,好像最低都到了一块五以下,”数据党肖志杰又一次显摆。听着他们热烈的议论,靠在舒适沙发上的冯一平,眼皮却越来越重,不一会,竟然发出了轻微的鼾声。肖志杰还在那高谈阔论,王昌宁碰了他一下,朝冯一平那边努努嘴,“这家伙,得是有多累,走,我们去书房吧,”他们刚蹑手蹑脚的起身,冯一平却醒了,“嗯,怎么了?你们准备去哪?”“去哪?当然是回家,跟我们说话都能睡着,还留在这干什么?”张秋玲佯怒,“你啊,既然这么辛苦,还是去卧室休息一会,我们自己会照顾自己,”冯一平时间,快五点钟,“不好意思,昨晚没有休息好,时间也差不多,我们去吃饭吧,”见了张彦以后,他昨晚不是没休息好,是压根就没怎么休息。张彦和黄静萍,不止是原来的妻子和初恋,其实也可以说,一个是过去,一个是现在。一想到,一见到张彦,就会想起之前那短暂一生的点点滴滴,那十几年的相互扶持,风雨与共,不离不弃,相濡以沫。而因为自己那可怜得感人的处理情感的能力,黄静萍这个执着又大胆的女孩子,现在已经陪着自己从少年走向青年,也成为了自己生活的一部分,而且他们还有了小阿曼达这个结晶。过去和现在,前世和今生,都是他生命的组成部分,都无法舍弃,也不可能舍弃。只是,如何处理好这个关系,还是得动一番脑筋,好消息是,她们都知道对方的存在,张彦可能不清楚,但是黄静萍很清楚张彦在冯一平心里的位置。也就是黄静萍这边问题不大,可是张彦这边呢?如果把阿曼达的事告诉她,她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昨晚,冯一平就这样辗转反侧,整整纠结了一夜。一年多不见,晚上的这餐饭,他们都喝了一点酒,等回到房间,肖志杰说,“还另开什么房间,这间就可以,于莲和秋玲睡主卧,我们个睡小房间,”一年多时间没见,有些话,靠打电话是说不完的,现在能谈的话题,也比以前多,两个女孩子,到10点多就打着哈欠回房休息,而他们个,那时还弹性正浓,根本没有要睡的意思。。结果,第二天一早,张秋玲她们起床后一个家伙,横竖八的躺在沙发上,根没到床上去睡。(。)本书来自  /book/htl/25/25586/i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