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张彦,今天这一身打扮得够漂亮的呀,”酒店大堂,何珊珊捂着一杯咖啡,看着走进来的张彦说。【,

    “哪有,”张彦搓搓手,“这样滴水成冰,呵气成雾的天气里,你还想我穿着工作服坐上半小时的公交车?你是想冻死我吗?”

    之前,她为了省麻烦,都是直接穿工作服过来,或者随便在外面套上一件羽绒服、风衣什么的,今天确实穿得比较靓丽。

    白色绒线帽子,红色风衣、黑色毛衣,搭配蓝色牛仔裤,外面还披着一条紫色的丝巾,多漂亮说不上,绝对青春无敌。

    “哪敢,哎,等等,你这丝巾,真的是爱马仕的?”何珊珊眼尖,有点羡慕的摸了摸,以她们现在的工资来说,买爱马仕的丝巾,还真得好好想想。

    “好像是吧,不是我买的,别人送的,”

    “不对,你居然连头发也做了,老实交待,今天有什么安排?哦,我记起来了,”何珊珊一脸暧昧的笑。

    “你怎么心思这么多?一整天都上班,哪还能有什么安排?不跟你说了,我去换工作服,要是等会迟到,又得扣奖金,”

    何珊珊朝楼上指了指,“你就是迟到一会又怎样?你难道还没发现,今天其它人看你眼光有什么不同?”

    “好像,今天跟我打招呼的人多了些?”

    不是她提醒,张彦这大大咧咧的性子还真没留意到,今天酒店里的所有同事,从门童到大堂经理,还有那些楼上办公室的人,都对自己很热情,见了都笑着跟她打招呼。营销部的那个副经理,甚至好像专程停下来跟自己说了几句话?

    “周经理来了,”何珊珊拉拉她。

    两人让在一边,“经理早,”

    “哦,你们来啦。张彦,今天真漂亮,吃早餐了吗?餐厅里主食还有不少,这会去也来得及,”应该是刚从餐厅出来,还拿着餐巾纸擦嘴,同样行色匆匆的的周晨瑶,停下来笑着跟她寒暄。

    虽然周经理以前脾气也挺好,可是。什么时候关心过她还吃没吃早餐?

    “谢谢经理,我在家已经吃过了,”

    “那去换工作服,一会开早会,”

    “好的,”

    看着周晨瑶走远,何珊珊拉了拉张彦,“怎么样。明白了吗?”

    “明白什么呀,珊珊。你今天说话怎么怪怪的?”张彦问。

    “你还装,前晚的事,现在连酒店里负责卫生间清洁的员工都知道,”

    “那有什么,我只不过跟一平很早就认识而已,”

    “就只是认识?鬼才信呢!什么时候见过我们年轻帅气董事长。对一个女孩子像你这样?特别是他看你的眼神。

    姐姐好歹也算是有几分姿色吧,胸前虽然比不上那个姓林的娃娃音,可也算有几分本钱吧,前晚我把衬衫扣子都解开了两颗,石泰安那个平时一本正经的家伙还时不时的偷瞄几眼。可是冯总只在我脸上扫了一眼,应该半秒都不到,目光更是没有下沉哪怕一厘米,估计我只穿着内衣在他面前晃荡,他也不会看上我一眼。

    所以啊,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何珊珊这话说得太绝对,和员工,特别是女员工打交道的时候,冯一平是比较端着,不过,要是何珊珊在这样的天气里,只穿着内衣晃悠,他绝对会目不转睛的认真欣赏。

    “你这说的,都哪跟哪呀?”张彦笑着说。

    “你别管哪跟哪,总之啊,我算是想明白了,我们那帅气多金的小老板,我是惦记不上的,不过,嘿嘿,巴结好你就成,张彦,将来不管到什么时候,你可一定要记得我这个跟你在寒冬一起熬夜值班的姐妹,可能还在公司底层打拼,可千万不能忘咯!”

    “珊珊,你这么丰富的想象力,真不应该在酒店工作,应该去当作家,写个剧本,就让那个姓林的娃娃音来演一个不修边幅的村妇,”

    “小老板说请你今天午一起吃饭,我当时可就是在现场,你要硬撑着不承认也关系,记住我今天说的话就成,记住我们俩这几个月一起辛苦就成,”

    “好好好,我记着,现在我要换衣服,你是打算围观?”金翎打开她的储物柜。

    何珊珊连忙用手挡着眼睛,“哪敢,要是小老板知道我占你便宜,还不得把我给开咯!我在外面等你,”

    拿着工作服,想着今天早上的所见所闻,张彦先是摇摇头,后来又忍不住笑起来。

    …………

    “好了,今天的工作就这样安排,总之,临近年底,希望大家早接再励,力争在春节之前,不要出现任何工作失误,”要是没有前晚那档子事,周晨瑶肯定会直接点出来,董事长就住在酒店,大家一定要十二万分的努力。

    现在嘛,有张彦在,就不好说得那么直白。

    今天前面的礼堂,又被一家人承包下来办婚礼,何珊珊主要帮着协调这件工作,前台,就只有张彦和石泰安,看着张彦频频看表,他眼失落的神色愈来愈浓。

    周晨瑶看到了,趁张彦在给客人登记,轻轻的在石泰安前面敲了两下,正准备提点两句,眼角扫到一辆奥迪开到酒店大门前,而且,好像是0000的号牌?

    一看两个门童齐刷刷的跑过去,自己应该没看错,这可是省里的大员,怠慢不得,当下也顾不得提点石泰安,越过总经理助理和经理办公室主任,马上直接打电话给总经理,“钟总,省里号车停在门口,”

    钟长松一听也一愣,他也不知道这事,“你先好好接待着,我现在就往回赶,争取20分钟之内到,”

    “好的,”周晨瑶快步迎过去,发现车上下来的两个人,顿时松了一口气,那是一个披着皮草,带着墨镜的年贵妇,和一个穿着黑呢大衣,约莫十出头的男人,还好,不是省里的领导大驾光临,只是,这两位是他的手下还是家人呢?

    “二位好,我是大堂经理周晨瑶,”周晨瑶亲自给他们开门。

    年贵妇墨镜也没摘下来,提着一个lv的包,目不斜视的朝里面走,都不带看她一眼,搭理一句的,黑呢男子的目光,在他脸上停留了几秒,“周经理,你们冯总是住这里吧,麻烦你通知一声,姜书培来找他,”

    “请问您找我们冯总有什么事?”虽然从这辆车里下来的人怠慢不得,可是给自己发工资的老板,更不能怠慢。

    “这位是姜副县长,即将调到你们冯总老家,这位是他姐姐,省%委姜部长的女儿,”

    大人物,一般不会自己介绍身份,只说名字,具体解释这事,是跟进来的司机做的。

    原来是组*织部长的家人,省里的几位头头,周晨瑶是知道的,一听说姓姜,就知道是哪位,“位请稍等,我马上通知冯总,”

    张秋玲今天刚好只有下午有节课,于莲今天休息,四个人现在坐在客厅里打升级,冯一平处理工作的间隙,不忘到旁边转转,向两方通报对方手里有那些牌,让精于算牌的肖志杰恨得牙痒痒,“你工作就不能专心点?”

    吴倩捂着电话说,“冯总,大堂经理找你,”

    冯一平有些奇怪,大堂经理?难道是张彦有什么事?

    “你好,我是冯一平,”

    “冯总您好,我是大堂周晨瑶,这里有省%委组%织部姜部长的家人来找您,其的姜县长,说是即将调到你老家任职,”

    哦,原来抢去郭国坚位子的是这位,难怪郭副主任招架不住,只是,为什么都不提前电话联系一下?

    他刚想说自己下去接,听到一个女声说,“小周是吧,不用小冯下来迎接,你告诉我们他的房间号,我们自己上去,”

    虽然冯一平乐于别人称呼他的名字,但此时,听一个压根没见过面的人,用这样的语气称呼自己为小冯,他还真有点不舒服。

    什么还不用下来迎接?我还真就不下去迎接。

    那声音很平缓,没什么感情,又透着一股不急不躁,从容不迫,好像万事尽在掌握,自己说什么,理所当然就是什么的意味,冯一平大概能猜出来说话的这人,平时一定是养尊处优,此时的神态,绝对是高高在上。

    “你让他们稍等,我这里还在接待客户,”

    小冯?小冯我也是有脾气的,现在也有资格有脾气。

    组%织部长,很了不起吗,况且,又不是他亲自过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