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等?”终于,从进来到现在,一直很雍容的贵妇,第一次不太淡定,有些不敢相信,有些受到了侮辱的样子,“什么客户?”

    “不好意思,冯总的工作,我不清楚,二位请稍等,喝茶还是咖啡?”周晨瑶问。?  ???  ?

    “你有没有说清楚?是不是再打一个电话?”她把墨镜翻到额头上卡着,斜斜的靠在沙上,右手食指在沙扶手上点了几下,面无表情的看着周晨瑶,一字一顿的说。

    那做派,让周晨瑶忽然觉得,这几百平米的大堂,好像是姜小姐名下的产业,不,好像整座酒店,都是她的主场。

    又或者是,他们并不是来见冯总,而是来向冯总讨债的。

    “对不起,我说得很清楚,但冯总现在在接待重要的客人,”她不卑不亢的说。

    话说,这会,我才是这几百平大堂做主的人好不好?

    “是哪一位?”贵妇不依不饶的问。

    “不好意思,作为一个下属,我不清楚我们冯总的工作,”

    “他在哪个房间?我们自己上去,”

    一直在打量着酒店内进出客人的姜书培,总算开口,“姐,是我们没有提前预约,不怪冯总,等一下就好,放心,不会太长时间,”

    “周经理,给我来杯蓝山,给我姐一杯摩卡,谢谢!”他还算有风度。

    “好的,二位请稍等,”

    然而,姜书培自信满满的“不会太长时间,”还真稍微有点长,咖啡都喝见底了,他们依然在等。

    他姐姐已经彻底坐不住,亮出表对着周晨瑶说,“已经过去十五分钟,你马上给小冯打个电话。”

    “姐,稍安勿躁,”姜书培给了他姐姐一个眼色,这次来有很重要的事要跟冯一平谈。这还没见面呢,不好太过。

    “不过小周,你还是给冯总打个电话问问,我们究竟还要等多长时间,好吗?”

    “好的。”

    冯一平这会替代了水平一般的于莲,亲自上场,这把手气特别好,用一对小王反了无主,剩下四张的时候,轮到他出牌,他得意洋洋的把手上最后的四张牌亮出来,是和4的连对,“啊哟,这个抠底得翻几倍。肖高手,你算算呗!还有,好像刚才我把手上所有的分都放了进去,这一把,能升多少级来着,吴倩,给我个计算器,”

    吴倩看着此时这个变得有点痞,有点坏的老板,有点开了眼界。“冯总,下面两位又在催,”

    “啧,手气正好的时候。你告诉她,让他们再等五分钟,”

    “两位,麻烦你们再等五分钟,”周晨瑶放下电话说。

    姜书培的姐姐不说话,只是哼了一声。

    看着钟总带着小跑的过来。周晨瑶轻轻的摇了摇头,钟长松一愣,不过,马上若无其事的从旁边直接走过去。

    冯一平这把手气也还不错,还没打完,吴倩过来提醒,“冯总,已经过了五分钟,”

    肖志杰他们移师书房,“有哪些还没签的件,都拿过来,”冯一平说。

    姜家姐弟和司机,这时终于来到了门前,陪同上来的周晨瑶敲了两下门,吴倩在里面说了一声,“请进,”

    “位请,”

    姜书培的姐姐当先而入,然后,她被这个大大的客厅震撼了一下,这还是客厅吗?

    她看了看那高高的水晶吊灯,墙上挂着的大幅油画,地上铺着的厚厚的地毯,再从那一整面墙的落地玻璃里,看了眼长江和省城的天际线,有些明白冯一平这两天为什么要呆在这里。

    最后,她才看到背对着落地玻璃,坐在沙里,翘着二郎腿,在宽大的沙扶手上签件的那个年轻人。

    和姐姐不同,姜书培先看到的,是沙旁边,那个穿着一套灰色西装套裙,弯腰抱着几个件夹,不时用手拢几下垂下来的长,回答坐着的那个家伙问题的女孩子。

    虽然没看到正脸,但那侧颜,那身姿,均是上上之选。

    这些家伙,还真会享受。

    “几位好,”冯一平在沙上欠了欠身,露齿一笑,不过笑容时间很短,“请随便坐,”他刷刷的在那份件上签完字,仔细的把笔套上,“其它的等会再说,”

    “好的冯总,”

    自觉的在泡茶的周晨瑶,顿时觉得,老板的气场,好像更大。

    “非常抱歉,刚刚在接待一位很重要的客户,没办法,我们这些小生意人,客户就是上帝,呵呵,得罪不起,”

    “谢谢你啊周经理,”他还对上茶的周晨瑶道了声谢。

    “理解,是我们没有提前预约,自我介绍一下,姜书培,这为是我姐姐,”姜书培递给他一张名片。

    “姜县长好,”

    “哪里,是副县长,而且任命还没最终宣布,冯总你也看到了,我现在还是区里的一个小科长,”姜书培笑着说。

    他姐姐这会终于把墨镜摘了下来,“小冯啊,客户就是上帝,这只是一个很初级的观点,”

    “呵呵,”冯一平笑笑,“愿闻其详,”却对着姜书培说,“姜县长要去我们那个小地方,真是我们的福气,以后还得麻烦县长你多多关照,”

    “哪里,我这次不请而来,主要就是希望冯总以后,能多多支持我的工作,”好歹是在官场混的,姜书培这些场面话说得很溜。

    “姜县长你客气,什么支持?以后有事,你直接吩咐就是,”

    书房门后,肖志杰小声通报,“一平见的,是县里将来的副县长,”

    客厅里,姜书培姐姐又主动插话,“小冯,你这个套房不错,过几天能借我用用吗?刚好要办一个聚会。”

    “不好意思姜女士,这其实是我的家,你看这样如何,楼下还有几套总统套,设施也很齐全,待会你可以去看看,现在也行,”

    姜女士脸色沉了一下,又马上笑着说,“总统套没什么,我就看了这套,只是借来办个聚会而已,小冯你说呢?”

    “姐,这是冯总的家,”姜书培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冯总,过两天,都那边一位领导的千金要过来,我姐姐跟她关系很好,要办一个欢迎会,”

    “哦,”冯一平点点头,喝了口茶,却依然不提借房子的事,“是不是跟郭县长一样,姜县长也要主持五里坳镇的工作?”

    “对,和郭县长一样的安排,”

    “那要不要我们现在向你汇报一下镇上嘉盛的一些情况?”冯一平问。

    当然,如果姜书培真的同意,汇报的人,肯定不是他自己。

    坐在旁边的吴倩感到那位将来的姜副县长,又看了自己一眼,马上整了整领口,如果冯总待会让自己汇报,一定说对那里的情况不熟悉,她不太想面对那个人。

    姜书培看着吴倩,有些意动,不过,想着今天来的正事,“呵呵,不敢当,再说,对相关的情况,我也做了一些功课,”

    “看来姜县长和郭县长一样,都是实心做事的人,这真是嘉盛的福气,”

    “我们做了很多功课,”姜舒培姐姐姜丽华,为冯一平无视自己和弟弟借房子的要求,本来还有些不爽,不过,见话题进行到了这里,觉得还是正事要紧,那些小小的不敬和不快,还是先放在一边吧。

    “我们知道小冯你是国内少有的商业天才,也创了一个记录,是美国股市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董事长,而且,怡佳很受投资人青睐,股价现在表现得非常好,我们还听说,你另外一家公司,嘉盛汽车网,也上市在即,对吧,”她笑着说。

    冯一平觉得有点不对,看姜家姐弟之前的态度,不像是专程来捧自己的,所以他才小小的摆了摆架子,想让姜书培明白一些事情,可现在这话,话风好像有点不对。

    “不敢说打这样的包票,确实是正在紧张筹备,”

    “呵呵,以小冯你的能力,汽车网上市肯定没问题,”

    一口一个小冯,冯一平真的相当不爽,耐着性子说,“希望能借你吉言,”

    有屁快放。

    好像听到了他的心里话,姜丽华说出了此行最主要的目的,“我们也知道,小冯你最近上了不少项目,资金肯定不宽裕,刚好,我们手上有点闲钱,所以想为你分担一下压力,你估个价,我们想以现金入股汽车网,不用太多,1o%就差不多。

    当然,我们也找专业人士给汽车网做了估价,我想,和你说的估价应该会相差不大,”

    冯一平愕然,这,莫不成就是传说的豪夺?

    他看了看姜书培,现他低头专心吹着茶杯上面的茶叶。

    “啪”一声,吴倩手里的笔,掉在了地上。(。)xh:2182o41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