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凡事总有第一次

 热门推荐:
    此时,四个人的表情都差不多,非常惊讶,嘴都半张着,显然是想说“哇,”

    姜家姐妹这会无暇他顾,冯一平看到了,摇头示意了一下,他们连忙缩回去。

    “牛,真牛!”肖志杰说。

    “精彩!”王昌宁评价了一句。

    “没想到反转得这么快,比电视还好看,”于莲说,“一平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

    “都是真的,”最清楚这个问题的,居然是张秋玲,“我爸他们,把所有报道一平的报纸,都收集了起来,新闻和采访,也都录了下来,梁家河学的那些年级学生,都清楚这些事,”

    “我们也知道一些,不过,听一平这么一说,都有些热血沸腾的感觉,”肖志杰握着拳说。

    “看着那两个刚开始眼高于顶的家伙,现在那副德性,真的是非常爽,”王昌宁说完,看了肖志杰一眼,刚好肖志杰也心有灵犀般的看过来,接着,他们两个几乎是同时说出来,“我们想去南方闯一闯,”

    …………

    “对不起两位,我还有事情要处理,”该说的都说了,冯一平不想再跟他们浪费时间。

    “冯总,对不起,”姜书培摇摇晃晃的扶起姐姐,“我今天来,主要就是跟你认识一下,别的那些话,你能不能当作没听到?你放心。只要我到任,绝对会全力配合你,配合嘉盛。”

    在这个经济怪帅的年代,把一家发展前景良好。资产上百亿,雇员上万的公司赶到省外,他们俩担负不起这个责任,他们老爸,同样担负不起这个责任。

    “冯总,都是我的错,不关我弟弟的事,你就当我们什么都没说过。还有,郭国坚的那一份,我弟弟也分不取,”姜丽华红着眼睛说。

    呵呵,这个时候,她居然都还把那没须有的干股当条件。

    玩空手套白狼,从冯一平身上割肉这一套,其实真都是她的想法,自然也是瞒着他们家老爷子的,没想到。这块看上去没人照看着的大蛋糕,内里居然是这么硬的一块骨头,别说他俩。她家老爷子亲自下场也讨不了好。

    “姜女士,提醒你一句,再这样说,我会告你诽谤和污蔑,嘉盛从来没有行贿过,”

    “是,是我说错了冯总,今天这事就这样过去好不好?我们什么都不要,以后只要你有要求。我们的那些关系,一定全力帮你。”

    “对不起,用不着。”冯一平站起来,“吴倩,我们走,两位要是想留在这呢,就在这呆着,走的时候不用关门也没事,这里的东西,没人拿得走!”

    “冯总,冯总,等等,”姜书培顾不上冯一平话里的讥讽,拦到他身前,“麻烦你再打电话说一声,收回刚才的决定,就当今天的这些事没发生过好不好?我会一辈子感念你恩情,”

    冯一平皱眉,什么条件都没有,你说没发生就没发生,这是求情吗?“你这是要求呢还是命令?”

    他指了指天上昏黄的太阳,“现在是大白天,刚才我们也都不是做梦,”他直接从旁边绕过去。

    “冯总,你这是一定要断人前程吗?”姜书培在身后厉声喊。

    “呵呵呵,”冯一平回头看来一眼,笑着摇摇头,难道今天这事,还怪我咯!

    那个司机这时也挡到冯一平前面,不过,哪还有一丝半点爷我很拽的样子?低头弯腰,一脸的惶恐,费尽力气挤出讨好的笑,“冯总,能不能再听我们说几句?”

    他才是在场的人里,最后悔的一个,为什么要一起跟上来呢?

    狐假虎威这事,他做得再顺手不过,可是,当发现自己身后的老虎,也不是眼前这个人对手的时候,他哪里还有主意?

    那两位还好说,毕竟是部长的儿女,参与了这样的事,自己回去,怕是铁定会倒霉。

    “让开!”吴倩这个女巾帼竖起柳眉,对他喊了一句。

    嗯,吴倩现在的做法,同样也有点狐假虎威的意思。

    “我没有拦路的意思,只是,冯总,希望你能大人不计小人过,”

    冯一平真想对那两姐弟说,看,这才有点求情的样子。

    不过,也还真不能怪他们,以那俩的作风来看,求情这项业务,他们真的不熟练。

    不过,凡事总会有第一次嘛。

    看着冯一平带着助理,施施然的走出去,姜丽华脸色一变,“哼,”拿起手机就拨号。

    “打给谁?”姜书培问。

    “当然是打给你姐夫,让他带人现在就去稽查嘉盛,哼,他那个怡佳股票的势头不是很好吗,就先从怡佳查起,”

    “够了,”姜书培抢过姐姐的手机丢在一边,“此地无银百两,你是怕知道这事的人不多是吗?”

    “你认为姐夫手下的那帮人,会比那些国际知名的会计事务所水平还高,他们都没审计出什么问题,姐夫他们能行?”

    “还有,你知道买怡佳股票最多的是什么人吗?美国人!你无缘无故的去查这样的公司,是嫌事还不够大?”

    “那你说怎么办?你以为现在这个样子,还能瞒得住?”姜丽华大叫。

    “你别吵,”姜书培拿出手机,想了大半天,最后才拨通一个号码,“爸,”

    闹出这样的乱摊子,而且看样子会牵扯上老爸,怎么好再瞒着他?而且,这事,还只有让老爸出来收拾。

    他简明扼要的说了今天的事,只听那边呼吸声越来越粗,最后大吼了一句,“胡闹!谁让你们这么做的?”

    伴着这句话,好像还有一个茶杯被重重的摔在地上,然后他听到爸爸的秘书惊讶的问,“部长?”

    …………

    “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在怎么样了?”钟长松办公室里,冯一平一进门,梅义良就急切的问。

    “怎么回事,呵呵,今天算是真领教了,”冯一平说了个大概,梅义良气得笑了起来,他在桌上狠狠的拍了一下,“居然真有这样的人?我现在就联系人,哼哼,谁还不认识几个人呢?”

    “等等吧小舅,等他们那边联系我们,”

    “你是说,我们什么都不做?一平,都遇上这样的事,你还缩手缩脚的干什么?”

    “别急小舅,不是什么都不做,”他想了想,“你先给孙区长透透风,就说我们要外迁,然后,你不要呆在这,也不要呆在总部办公室,不要让他们找到你,以后这边的关系,还要你维护,得罪人的事,让我来做,”

    …………

    今年滨江区发展得非常不错,各项指标都创了新高,孙区长现在心情相当不错。

    更好的消息是,组织部门已经找他谈过话,两会后,他会更进一步,上调到市里,做副市长。

    此时,他正和几个属下一起,舒舒服服的吃着火锅,喝着5度的飞天茅台,看到梅义良来电,他笑着接通,“梅总,吃了吗,要不要过来喝一杯?”

    电话很快挂了,孙区长却和之前肖志杰他们的神情一样,一脸的震惊,嘴还张着,连筷子都煮在火锅里。

    “区长,区长,”旁边的人叫了几声。

    回过神来的他,连忙再回拨梅义良的电话,却一直都联系不上。

    怎么办?嘉盛在省里的投资,超过八成都注册在滨江区,要是这个节骨眼上外迁,自己还想进步,可能吗?估计会有很多人乐于拿这事做章。

    他突然想起点什么,吩咐秘书,“快,问问嘉盛的冯总,是不是还在省城?”

    “是,”秘书掏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好像还在假日酒店,”

    “那还愣着干什么,快,备车去酒店,”孙区长急忙********,朝外面小跑。

    …………

    省%委,姜部长总算平静了点,拿着新换的茶杯,心思却一点都不在茶上。

    那两个不成器的东西,竟然瞒着自己做出这样的无脑事来,他们难道不知掉,冯一平昨天才刚被书%记和省长相继接见过?他们究竟有没有脑子?那样的人,是好碰的吗?

    如果嘉盛真的外迁?

    怎么办?

    看来只能自己出面。

    想不到在退休之前,居然还要朝一个小年轻低头,姜部长怎么想怎么气不顺,下意识的喝了一口,却忘了这是刚泡的茶,水还很烫,“啪,”地上又多了一只短命的茶杯。

    秘书敲门进来,姜部长指了指地下,“收拾一下,帮我推掉下午的安排,让司机备车,”(。)

    ps:ps:票子很给力,但是,能更给力一点吗?人家这个假期都不能休息,呜呜,好桑心,需要票子安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