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无可奈何

 热门推荐:
    旁边,冯一平也毫不示弱的盯着他,寸步不让。

    能怎么样?管着一省官帽子的他,无奈的发现,好像还真不能怎么样。

    冯一平家,最大的官——如果说那也叫官的话,就是当村长的四叔,就是把他撤了,又能如何?下一个村长,只能还是村里人。

    而且,难堪还就难堪在这里,这个最基层,虽然带着“长”,其实都不是官的官,居然还真不好撤,因为他不是组织任命的,而是村民由直选出来的。

    世纪之初开始的基层村长直选,是国家民主进程的一件大事,作为一个组工干部,他怎么好去做这样逆潮流的事?

    而找嘉盛麻烦,这个也真麻烦。

    要是嘉盛只偏居一隅,那体量再大,也不是不能对付,可嘉盛的业务已经遍布全国,而且都发展到了美国,这样的一家国际性公司,不是那么好啃的。

    再说嘉盛本身就很规范,而且,虽然是省里的实权干部,经手提拔了不少人,但其可以视作心腹的,并不是太多,他说什么就干什么的人,除了秘书,更是没几个。

    相反则不一样,眼前这小子,和高层还真有联系,而自己恰恰是%央直管干部,他想扳倒自己不容易,但要存心给自己添些麻烦,那还真不难。

    姜部长早就不是一个容易受情绪控制的小伙子,多年的工作经验告诉他,越是愤怒的时候,就越要冷静。

    他看着冯一平的眼睛。看到里面没有一丝的软弱,看来他真不是说说而已,一言不合,他说的那些事。还真能做出来。

    对视了一阵,姜部长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他拍着沙发,“果然是个有理想和干劲的年轻人。”

    “嘿嘿嘿,”冯一平也笑,“理想什么的,还说不上,也比不上部长你这样的前辈,追求嘛,自认为还真有点,”

    部长的笑,戛然而止,“你还是属意郭国坚?”

    “不。这是部长您的工作,”

    做人总要留一线,总要让他们找补一点回来。

    只要再得到这个位子的,不是像姜书培一样,受姐姐怂恿两句,就想入非非的家伙就行。

    姜部长站起身,“年轻人,有冲劲是好事,但刚则易折,留心即便没有外力参与。自己哪天也会一头撞上铜墙铁壁,”

    “部长你教诲的是,不过,我外公也说。上了年纪的人,越是要懂得珍惜,您说呢?”冯一平笑嘻嘻的站起来给他开门,嘴上依然针锋相对。

    “你这地方不错,”姜部长看了看这套房子,笑着说。

    “部长您见笑。我小气惯了,不舍得多花钱买房子,就在酒店顶上,给自己盖了一套,这样省钱,”

    一直呆在餐厅里的那四位,看到冯一平和姜部长说说笑笑的走出来,非常诧异,于莲看着走出去的那两个人,“他们这是?”

    “做给外人看的,”王昌宁说。

    在外人看来,这一老一少,有些把臂言欢的意思,冯一平一直恭恭敬敬的把姜部长送到大门前,还殷勤的帮他打开车门,“期待部长再次莅临指导,”

    “好好好,”姜部长笑着在他肩上拍了一下,连说了个好字,车启动后,还摇下玻璃,对恭送他的孙区长,钟长松等人摇手示意,不过,等车玻璃一摇起来,脸色马上变得铁青。

    第二辆车里,姜丽华问弟弟,“你觉得爸爸跟他谈得怎么样?”

    姜书培这会像被霜打过的茄子一样,他刚才看着爸爸和冯一平脸上的笑,心就沉到了谷底,“只能是那种结果,”

    “哪一种?只要你还能调到那个位置上,总会有机会,这一次,我们换种思路,你花点心思,跟他们搞好关系,以后,肯定还会有合作的机会,”姜丽华说。

    “姐,别说了,你让我静一静行不行?”姜书培没好气的喊道。

    有些事,总是要等到失去以后,才知道拥有的可贵。

    当发现爸爸慧眼为自己找到的那个好位置,肯定也保不住的时候,姜书培才发现,自己为贪心,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你是说,”看着弟弟的样子,姜丽华一脸的不相信,“爸爸都亲自出面,怎么会?不会的,一定不会的,”她颓然瘫在座椅上,自言自语着些自己也不相信的话。

    …………

    “一平,”看着那两辆车驶上大桥,孙区长就一把抓住冯一平,“现在该跟我说说究竟怎么回事吧,梅总说的,是不是真的?”

    “区长,走,我带你去顶楼参观参观,”

    这件事上,还真有点对不起孙区长。

    “这是我同学,这是孙区长,”在客厅,他简单的为双方介绍了一下,把孙区长带进书房里,“区长,你稍等一会,吴倩,上茶,”

    冯一平对那四个显然有很多话要问的家伙点点头,直接奔向卫生间。

    一进卫生间,他就靠着门,喘了几口粗气,虽然刚才好像一直挥洒自如,但正面硬顶一位这样的实权人物,哪是件轻松的事?

    他说的那些手段,其实就跟核武器一样,只是为了增加威慑力,不到最后关头,不会轻易使用,一旦使用,结果只能是伤人伤己,谁都不可能全身而退。

    他赌的就是,姜部长更不敢把这事闹大,事实说明,他赌对了。

    等恢复了点精神,他撑着大理石台面,他看着镜的那个人,站了好久,他只是一个商人,一个有点理想和追求,想让自己变得崇高一些商人。

    虽然有时候。对有些人和有些事,他做不到和光同尘,但在这个时代,大多数时候。他也只能知白守黑。

    太多的心,自己****也没用,做好自己的本质工作,把生意做好,让身边的人幸福。把家乡建设好,实现自己的梦想,那也就不枉自己重活一回。

    用冷水洗了把脸,再出现在同学和孙区长面前,就依旧是那个神采奕奕,精力充沛的冯一平。

    “孙区长,恭喜你,下次见你,就该叫你孙市长,”冯一平笑着抱着拳说。

    “呵呵。还是离不开你和梅总,离不开嘉盛的支持,”孙区长笑着说,“不过一平,今天这样让我心脏病都差点犯了的事,以后不会再有吧,”

    他压根就不向冯一平证实自己的猜想,就好像刚才没看到姜部长一家人一样。

    “非常抱歉孙区长,今天给您添这么多麻烦,嘉盛可以说是你看着成长起来的。我们能顺利的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离不开你的大力支持。

    同样,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区长您心里也有数。我们希望能一直扎根于滨江区,服务于滨江区,”

    “有你这句话,我就安心了,放心吧一平,我也进了一步。以后一些人力不可抗拒的因素,肯定会少一些。”孙区长说。

    省城是副省级城市,他即将从副厅升为正厅,正式步入高级干部行列。

    “谢谢孙区长,”对孙区长这样的人,没必要提前称呼他为副市长,“不管你高升到哪里,都希望你能多关注嘉盛,”

    “那是自然,我怎么会忘记嘉盛?你看看这一带,”他站起来,指着周围那些在建,或者已经建好的高楼说,“几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荒滩,是你和嘉盛的进驻,才带动着一片发展得这么快,”

    送走孙区长,冯一平终于有空坐下来,肖志杰马上跑到他面前,“偶像,给我签个名呗!”

    张秋玲则说,“原来你也挺不容易,”

    “既然如此,以后见面可得对我客气点,”

    “虽然不容易,却远比我们精彩,”张秋玲接着说,“志杰,我同意你出去闯一闯,但是,只能是为了工作,要是你还有心思做其它的事,哼哼,最好别被我发现,”

    “真的,你同意了?”肖志杰马上抛下偶像冯一平,结实的抱了张秋玲一下,“太好啦,你放心,我一定以一平同学为榜样,为了我们幸福的未来,努力奋斗!”

    冯一平心说,有些事,你要是敢以我为榜样,怕是得家无宁日。

    另一边,于莲也对王昌宁点点头,“去闯闯吧,我支持你!”

    “好了几位,别秀恩爱,我待会就得走,这里你们也来过,以后想来随时来,找一下前台就好,”

    “下午就得走?”

    “是,没办法,首都那边的公司,明天举行年会,我必须要参加,”

    “那过年呢,你什么时候回来?”

    “怕是回不来,我们放假,美国那边不放假,刚好趁过年的那几天时间,去美国处理工作,”

    肖志杰和王昌宁马上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说好的抽时间带我们去夏威夷沙滩上看美女的事呢?敢忘了吗?

    “年前我会一直在国内,”冯一平给他俩吃了颗定心丸。

    …………

    前台,看着冯一平拉着登机箱下来,周晨瑶笑着朝张彦点了点头,她小跑过来,“这就要走?”

    “是,首都那边还有很多事,听我的,开年后就服从人事部安排,去接受培训,对了,那边还有我们和市里合办的驾校,你去报个名,争取培训结束时,把驾照也考下来,”

    “好,”张彦点点头,“你一个人在首都,平时也要多注意,”

    “没问题,再见,”冯一平笑着转身朝外走,虽然不舍,但是,事情,总要一步一步的做,不好一口吃成个胖子。(。)

    PS:  ps:非常感谢今天热情投票的各位亲,热情打赏的各位亲,热情评论的各位亲!很抱歉后台找不到全部数据,不能一一致谢,特别感谢今天新增的舵主,“哪有完美的别闹”。现在已经6票,我想80票应该不是问题。这是第二更,第更将在10点左右上传。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