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冯一平的航班还没降落到首都机场,省城好几个圈子里,都在流传一件事,姜书培因为种种原因,不会去下面工作。

    这本来是一件不需要值得过多关注的事,但是,联想到此前姜部长为了这个位子,和人%大郭副主任的角力,这件事就不由得不让有心人多想一些。

    花大力气争来的位子,居然说放弃就放弃,这背后究竟有什么事?

    有心人一打听,发现这事好像和在省内声名鹊起的嘉盛集团脱不了干系,至于具体原因,说什么的都有。

    有说第一次见面,姜书培和嘉盛谈不到一起去的,连他爸亲自出面都不给面子;有说姜书培的姐姐,一见面就狮子大开口,惹恼了嘉盛集团;更离谱的则是,姜书培看上了嘉盛老总身边的那个助理……,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可见这些小道消息,还真不一定就是空穴来风,真相往往还真就隐藏在里面。

    这样的传言,自然不会有人出来辟谣,郭国坚接到冯一平在省城机场打来的电话,得知这个消息,非常激动,连声说,“谢谢你一平,”

    “不客气,郭县长,我只能为你做到这里,”冯一平说。

    既然这样的消息总是瞒不住,那何不提前跟他们说一声卖个好?虽然他们早知道和迟知道,结局可能不会有什么不同。

    果然,还没等郭国坚他们有所行动,又有小道消息传来,同样是本省人的常务副省长,他的一个原来在高新区工作的侄儿,得到了那个位子。

    传言同时还说,姜书培将被调到主城区工作,同样会上升一级。成为副处。

    听到老爸告诉自己这个消息,郭国坚在电话里沉默了半晌,“还是得感谢一平,”

    郭副主任打断了他的话。“是得感谢他,他做的很好,是我们没有把握住机会,主要是因为我们没有合适的交换条件,”

    是的。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这事能这么快有了结果,自然是那两方都提出了令对方满意的关系。

    虽然这在一定程度上,证实了堂堂的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真的在一个年轻人手吃瘪的传言,可是,对姜部长来说,这样的事算什么?

    只要儿子得到了一个不错的位子,再唾面自干一次又有何妨?当官的。干过这事的还少吗?

    “你也不要气馁,以后更要搞好跟这个小伙子的关系,”郭副主任说,“我和你几个叔叔,看了你带回来的那份计划,和那个关于可持续性发展的新提法,有很多的章可做,所以,我在想办法,还是把你调回省里。先做一阵子理论研究,如果运作得当,你以后的路,同样会很平坦。”

    “真有那么大的空间?”郭国坚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冯一平的那个提法,也觉得很新奇,只是没想到爸爸会这么看重。

    “不会错的,能提出蓝海战略这样理论的人,他其它的一些想法,也非常可贵。”

    “我明白了,”郭国坚高兴的说,“这段时间,我多去拜会一平的爸妈几次,”

    首都,夜里,对着家里的冷锅冷灶,叹了一口的冯一平,接到了金翎的电话,“我爸都很难得的夸了你几句,那样的人物,他都不好正面硬扛,他说你处理得很好,捍卫了你坚守的,又没有彻底撕破脸皮,”

    “真不是我处理得好,只怪他有一对坑爹的儿女,”冯一平笑着说,“金伯伯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反而在你面前夸我,这有几个意思?”

    金翎对他的调笑避而不答,“你知道要取代郭国坚的是谁吗?”

    “这么快就有了结果?不会吧,什么时候,政府里的人居然会有这么高的效率?”

    “已经定了下来,是盛副省长的侄儿盛正,这个位子背后的人,级别可是越来越高。”

    “这样好啊,我巴不得省里的这些头头们,以后都把自家的子侄派到五里坳历练一番,这些有条件的人下来,就是不带项目,至少也得带些资金吧。

    呵呵,我们尽力给他们提供一份好看的履历,他们也给镇里带来一些实在的好处,同时也能当一阵子的护身符,这样的善缘,结的越多越好,”

    “真的,五里坳很荣幸成为这些背景深厚子弟的历练地。”

    “你就不担心再来一个姜书培那样的人?”金翎问道。

    “像你这样极品到极致,优秀的官二代虽然非常难得,但像姜书培那样,另一种极品的官二代,同样很少见,”冯一平小小的捧了他一句,跟着自信的说,“经此之后,这样不开眼的人,应该不多吧,”

    “少说这些好听的,还不如年底给我多发些奖金实在,”

    “果然,你们这些官二代都是一样一样的,眼里只有钱,敢不敢继承一些父辈的优秀品质,能不能也讲讲奉献?”

    …………

    金翎的这话,自然是玩笑话,奖金虽然没发,但都已经核算完毕,而且,随着怡佳上市,她已经成为国内身家最高的几个职业经理人之一,至少,法拉利每推出一款新车,她就入手一款,完全不是问题。

    不过,冯一平还真要单独给一位员工另发奖金。

    首都怡佳快捷酒店的第二家分店,已经升任前厅部负责人的刘丹丹,此时已经褪去了初来首都时的青涩,成为了一位干练的白领丽人。

    一早,她穿着合身的制服,拿着一个对讲机,刚刚准备给前台员工交待一项工作,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一看来电,好像是董事长办公室那边的电话,找我的?“你好!”

    “你好,刘经理吗,我是董事长助理吴倩,董事长让我通知你,上午十点,来他的办公室,”

    “好的,我一定准时到,”

    刘丹丹有些疑惑,冯一平叫他去办公室,肯定是公事,会是什么呢?

    她急匆匆的交待了几件事,也顾不上换衣服,外面套着一件风衣,搭上一辆车就朝科技园赶。

    作为一个没上过大学的人,每次来到这里,她都有些不太自信,不过,经过的那些男人,或直接或间接的打量,很快让她自信心强了起来。

    带上胸卡,穿过汽车网那密集的办公区,迎接着一个个同事的注目礼,她一眼看到对面的办公室里,冯一平在走动着打电话。

    “刘经理?”连吴倩也不由得多打量了她几眼,“冯总在等你,”

    冯一平这时也看到了她,打开门,“丹丹,快进来,”

    “冯总好,”刘丹丹有些局促。

    “在公司要叫名字,这是制度,你忘了?”冯一平笑着说,“别那么客气,你家里还好吗?你爸爸的身体怎么样?”

    “都挺好的,这两年姐姐跟我都有这么高的固定收入,家里的日子彻底的变了样,我爸爸的身体,也好了不少,一平,真的非常感谢你!”

    现在她和姐姐通电话时,说起以前到舅舅家,总是跟冯宏兵一起玩,而冷落冯一平,都觉得懊悔又愧疚。

    “这么说太见外,我还得庆幸有了你和你姐这样两位优秀的员工呢,”冯一平笑着拿出一个信封,“丹丹,你还记得你跟我说的崔云凌吗?”

    “记得,公司不是已经解聘他了吗?”

    “是的,正是因为你的提醒,让公司挽回了巨大损失,这里面有一张卡,卡里有五万现金,是公司对你的奖励,”

    刘丹丹还是比较质朴,马上把信封推了回来,“一平,这我不能要,作为公司的一员,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还是农村儿女朴实。

    “这不是我个人给你的,这是公司的决定,你收下吧,为公司做出了这么大贡献,这是你应得的,”如果不是她的提醒,爱车网的事,不可能处理得这么顺利,捡这么大便宜。

    “另外,既然你家里现在条件挺好,这笔额外的收入,你不用全部交给家里,我觉得,给家里一到两万就好,剩下的,我建议你全部到银行买黄金,等到你出阁的时候,换一辆车还是很容易的,”

    因为原来理财的时候,总是没人指点,全靠自己摸索、碰运气,现在的冯一平,对身边的人,总会忍不住提点几句该如何理财。

    她一个女孩子,炒股之类的事估计不懂,也太麻烦,黄金现在90多块一克,到10年,好像就会到00多,真是一项很省事的投资。

    冯一平把信封硬塞给她,“春节回去,代我给你家人带好,”

    “你难道不回去?”

    “我要去美国,那边事情很多,”(。)

    PS:  ps:看到居然突破了一百票,顿时眼泪哗哗的。啥也不说啦,我一定更用心的码字,以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厚爱!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