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号,腊月15,夏威夷威基基海滩上,阳光灿烂。

    肖志杰带着墨镜,端着一杯鸡尾酒,脑袋随着沙滩上的比基尼金发美女转来转去,“昨天身上里外穿了四五层,今天这么暖和,我还真的有点不能适应,”

    王昌宁虽然躺在沙滩椅上,眼珠子也是滴溜溜的转着,“是啊,一对比,真觉得这里真是天堂,”

    只有冯一平还有点蔫蔫的,躺在那闭目养神。

    大学最后的一个考试周,对他来说,挺不轻松。

    那个自讨苦吃的年会之后,他就一直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对着一堆课本和笔记本发奋。

    都坚持到了这时候,都到了大学的尾巴,他不想还把一些课程留到下学期再考,更不想来个延迟毕业。

    有些明星,读个研究生好意思读上好几年,他没那么厚的脸皮,而且,要是本科都不能正常毕业,那他怎么对得起头上的那么多名号,怎么对得起爸妈的期望?

    但在宿舍的那几个人里,他还不是最辛苦的,压力最大的是金宝。

    金宝觉得,既然决定留在首都负责天骄居,那何不如继续读个研究生呢?

    众所周知,期末考和研究生考试,没几天的间隔时间,几乎是同时准备两场考试,你可以想像到他的压力。

    叫冯一平感到欣慰的是,这一次期末考,考试要求比他想象的要低,他预估,成绩应该都还能挺不错。

    当然,更让他感到欣慰的是。放假前聚餐的时候,金宝沮丧的说,他可能有两门会通不过,哈哈。叫你在年会上故意给我增加难度。

    “嘿,醒醒,”肖志杰用脚丫子踢了踢冯一平,“你怎么总是搞虚假宣传呢,这些外国姑娘。哪像你说的,一个个都胸怀伟大?你看,”他对着眼前一个刚过去的姑娘努了努嘴。

    那姐们个挺高,腰挺细,就是胸前,嗯,真的非常省布料。

    “别理他这个没学过统筹学的,”王昌宁说。

    他和肖志杰不同,他看这些女孩子的眼光,是从下往上看。而肖志杰是先看间,再看两端。

    “你就不能穿条长裤,”肖志杰反唇相讥,“光看腿的话,还以为这躺着一头大猩猩呢,”

    “这叫性感你懂不懂?你看看你,全身上下光溜溜的,是还没发育完全吧,”

    谁说个女人一台戏?有这两个二货在,冯一平想扮深沉也深沉不起来。

    “嘿嘿。”他们两个,突然都安静了下来,“点钟方向,”王昌宁提醒道。

    冯一平看了一眼。还真不错!

    黄色的长发随意飘洒着,身材比例非常非常优秀,穿的不是比基尼,而是热裤和运动内衣,脸虽然被墨镜挡住了一大块,但看得出来。至少也得是上的水准。

    那姑娘手里提着一个相机,悠闲自在的在沙滩上漫步。

    冯一平吹了声口哨,“很不错,长得不错,身材不错,气质上佳,只不过和我们一样,是黄皮肤,搞不好就是同胞,你们的目标,不是正宗的金发美女吗?”

    “你这人怎么能这么狭隘?这么古板?这么龌龊呢?美还分国界吗?而且,我们来这,是真想怎么样吗?”肖志杰还一本正经的批评起冯一平来,跟着朝那边叫了一声,“你好!”

    那边没反应,哟,这下连王昌宁都有点小激动,可能不是国内同胞嘿。

    “hello!”肖志杰又叫了一声。

    这下听到了,那女孩转过头来看了一眼,也只看了一眼,就带点不屑的转过头去。

    就在王昌宁他们俩感到沮丧的时候,不知怎么回事,那女孩居然又转过头来,认真的朝他们这边看了几眼,然后,居然朝这边走过来。

    这么容易?那俩都有点小激动,像初哥一样,抓紧整理身上的衣服。

    冯一平干脆闭上了眼睛,他不想看接来下两只孔雀变着法的开屏。

    在肖志杰和王昌宁期待的眼神,那个女孩子越走越近,越走越近,然后,就像没看到他们俩脸上的笑容一样,居然走到躺在那的冯一平旁边,“你好,能帮我拍张照吗?”

    这是怎么回事?太打击人了!肖志杰感到有些愤慨,明明是我招呼你的好不好!

    闭着眼睛的冯一平笑了一下,呵呵,看来肖志杰他们的愿望要落空,这依然是一个同胞。

    看到他只笑了一下,然后没动静,女孩有点不明所以,她看了旁边的王昌宁一眼,王昌宁马上踢了冯一平一脚,“一平,醒醒,美女叫你呢!”

    这一脚一点都不温柔,估计他也一肚子的意见。

    “哦?”冯一平摘下墨镜坐起来,“我们拍照水平最好的,是他,”冯一平指了指肖志杰,这个女孩子确实是他招呼过来的。

    “一平,冯一平是吧,”那个女孩子不管他说的话,摘下墨镜,粲然一笑,“我们又见面了,”

    以前见过,没印象啊?冯一平有点疑惑的问,“不好意思,请问你是?”

    “二十多天前,从这回国的航班上,有印象吗?”

    冯一平再看了看,好像还真是那个泼了自己一裤子橙汁的女孩,只不过,黑发染成了黄色。

    好像当时自己还脑补了她的身份和动机,不过现在看,好像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回事,现在这时候,有时间也有钱经常来夏威夷的国内女孩子,家境应该很好才对。

    冯一平只能选择继续装傻,“对不起,你可能认错人了,我这是第一次来这,”

    “无耻,”她吐出两个字,“道声歉有那么难吗?”

    “我想你真的找错了对象。”冯一平好脾气的戴上墨镜,继续假寐。

    “哼!”女孩子高傲的一昂头,黑着脸走远。

    “可恶,老实交待。你究竟在外面勾搭了多少女孩子?我们看上的下一个,会不会依然认识你?”肖志杰和王昌宁马上抓着冯一平问。

    “我是真不知道怎么回事?”

    “真不知道?没记错的话,那会你刚好来了一趟夏威夷吧,说,究竟怎么别人了?”

    “真没怎么的。”冯一平咬死不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现在想一想,自己当初做那样的推测,真的是感觉太过良好,怎么好说出来让他们俩取笑呢?

    …………

    经过这次打击,这一下午,那俩就再没主动过。

    其实,在搭讪女孩子这事上,他俩都是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语言上。更是矮子,他们的口语水平,一般到让他们都没有勇气去找一个外国女孩子搭讪。

    “真是同人不同命,”夕阳西下时,他们收拾东西回酒店,肖志杰还在叨叨,“我们那么努力,没人理,那个一整天都睡觉的家伙,反倒有人主动找上门来。”

    “没关系,”王昌宁给自己打气,“晚上,我们去酒吧。”

    “是喝酒壮胆吧,”冯一平毫不留情的揭穿了他们的想法。

    不管怎么的,晚餐后,他们仨还是转到了夜生活丰富的那一带,看到街上那么多的夜店,肖志杰又起了其它心思。“这里面,会有脱%衣舞表演吗?”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去过,”

    冯一平这说的是大实话,虽然一直想领略美国的钢管舞和脱%衣舞艺术,但一直无缘一见。

    “那刚好,今天一起见识见识?”

    那就见识见识。

    只是,这两个家伙,真的是叶公好龙,经过了好几家夜店,就是不进去,不是嫌这,就是嫌那,冯一平算是看出来,他们和自己一样,都是老实孩子,于是提议,“要不,还是找个酒吧坐坐?”

    看着眼前的这家,想着里面的灯红酒绿光怪陆离,肖志杰又有点犹豫,王昌宁突然问,“哎,是她吗?”

    冯一平一看,下午的那个女孩子,拿着一个小手包,急匆匆的从这家夜店钻出来,看到门前的他们,立马跑过来,“一平,你们去哪了?”

    这是叫我?

    “嗨,彼得,”她非常自然的挽着冯一平的手,倚在他身上,对从夜店里跟出来的一个黄毛小子说,“这是我男朋友,”

    “嗨,你好,”冯一平大声的跟那个喝得不少的家伙打了声招呼。

    那边一个,这边个,而且个头都不小,那哥们很知趣,笑着摆了摆手,没有跟过来。

    “走,”女孩子低声说。

    她真喝了不少,整个人的重量,差不多都压在冯一平身上。

    直到过了一个拐角,女孩子才放开他的手,“谢谢,再见!”

    “美女,这样的地方,一个人还是要当心,”肖志杰很贴心的关心了一句。

    那女孩子背对着他们挥了挥手,从包里掏出车钥匙,跨进停在路边的一辆保时捷跑车里。

    王昌宁推了一把冯一平。

    啧,冯一平叹了口气,走过去拉开驾驶室的门,“你住哪,我送你回去吧,”

    那女孩子把头放在方向盘上,到这会还没把钥匙插进去,看着冯一平,迷糊了一下,然后把钥匙扔给他,“你开,我指路,”

    “我们在酒店等你,”肖志杰大声说。

    这车只有两个位子。

    还好,虽然喝得有点多,但是指路还不成问题,冯一平依着指示,把车开到海滨的一座别墅前。

    别墅不大,可是位置极佳,依着海岸而建,而且设计也非常前卫,靠海的这一面,全是玻璃,前面还建有一个无边泳池。

    能在这地有这样一份产业,进一步证明了冯一平之前的误判。

    “车你开回去,明天我去酒店取,”女孩子拎着高跟鞋,跌跌撞撞的朝别墅走,“再见!”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

    PS:  ps:解释一下,这是伏笔。另外,今天不能再雄起一把,顶到80票么!xh212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