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还是农历2,冯家冲,已经到了农历24。

    村里和镇上的工厂已经歇业,在外开店做生意的也6续回家,人齐了,塆里的年味,渐渐浓起来。

    也就是在今年,全塆最后一户人家,也搬进了新居,塆里原来杂乱无章的土砖房子消失殆尽,原来被各家房子掩盖起来的那条暗河河,终于重见天日。

    顺着那条小河,移栽了两排金桂。

    从这一点上看,富起来的冯家冲人,还是非常讲究实用主义,当初有人提议种柳树,喜欢它的那种飘逸,当然,他们不会说飘逸这个词,只是觉得它的枝条随风起舞,好看。

    但是,更多的人意桂花,深秋时节,不但暗香浮动,关键是,它的花可以用来炒茶。

    而柳树,只是纯观赏的树种。

    在河边,大家还用拆旧房子的一些材料,屋梁、青砖、旧瓦,盖了一道长廊,廊下有两排长凳,算是又一个休闲的所在。

    天气暖和的时候,那些喜欢端着一碗饭到外面吃的人,会把长廊挤得满满的,边吃饭,边拉家常,非常热闹。

    旧村改造完毕,空出来的大片地盘,加上原来的晒谷场,也被平整一新,铺上了大块地砖,形成了一个上千平方的广场。

    这个广场,现在正好是塆里心地带,四周竖起了造型典雅的路灯,间,是一个高灯。

    关于这个广场,大家有很多想法,年轻人希望能和城里一些广场一样,建一个喷泉,但是老年人对这个主意,完全不感冒,他们更倾向于建一个雕塑什么的,但具体是什么雕塑,意见又五花八门。

    在这件事上。作为村长的四叔非常民主,准备趁年底大家都在家,征求所有人的意见,之后按多数人喜欢的方案来。

    但是在这会。这个广场是孩子们的天下,他们不再像冯一平小时候,过年前后,只有鞭炮可以玩,而是和城里的孩子一样。穿着轮滑鞋,戴上头盔,绑上护具,在广场里滑旱冰。

    还有骑儿童自行车,玩滑板车,玩遥控车和********的,从这些孩子的娱乐方式上来看,跟冯一平他们那一代滚铁环、抽陀螺、跳房子、踢毽子等一比,可以说一下子就跨越了几个时代,终于和现在的时代潮流同步。

    和冯一平他们当时相同的是。这些孩子,同样不怕冷。

    围观这些孩子最起劲的,是那些牙齿都不全的老人们,孩子玩得开心,他们看得也高兴。

    虽然生活条件得到了极大的改善,老人们依然保留着很多原来的生活方式,比如,喜欢扎堆。。

    倒是本来应该爱热闹的那些后生们,很多现在都窝在家里,看电视。玩电脑,或者干脆睡懒觉。

    不过,今天算是个特列,广场旁边的池塘。今天放水捞鱼,很多人都轮着换上那件水靠,撑起现绑的竹筏,到池塘央撒上几网。

    本来挺严肃费力的一事,生生被他们整成了娱乐项目。

    打出来的鱼,不是均分给大家。要是分吧,总会有人不满意,种类啦,大小什么的,索性按市价卖,之后再把卖的钱,入到塆里的公账里。

    现在轮到辉撑船,哥哥华撒网,华像模像样的撒下一网,在大家的笑声,网起来一根烂木头,“华,水平怎么这么臭?明年就要跟着你小叔,这个本事可不行啊,”塘埂上很多人笑话他。

    当兵两年,也都十**岁,他们兄弟俩也不是当初的那两个小孩子,神情自若的面对这些善意的嘲笑,“说这话太早,不是还能撒一网吗?”

    华看准一处水泡多的地方,又一网下去,等慢慢朝上收网的时候,渔网突然往下重重一坠,好悬没把他拉到水里去。

    “哇,抓到大家伙了!”岸上的人看得分明,网里有一条大家伙,刚才那是它摆了下尾巴,“慢点,慢点靠边,”好几个人穿着胶靴,踩着塘泥过去帮忙。

    辉小心的控制着竹筏,慢慢靠边,之后下去四个人,手脚并用,才把这条鱼弄上岸,好家伙,接近成人手臂长,那边看着孩子们玩耍的老人也过来看热闹,“塘里还有这么大的胖头鱼?怕是得好几年吧,”

    华他们兄弟俩抬着一过秤,整整2斤!

    “快,给你五爷爷家送去,”主持捞鱼的两个人,把这条大鱼塞进麻袋,依然交给华他们。

    他们这样的决定,旁边的人,都没意见,这应该是这次能网到的最大的鱼,当然要给冯一平家。

    两兄弟抬着那条还在使劲动弹的大鱼,朝冯一平家一溜小跑。

    看着那两个满身是劲的小伙子,冯宏兵他爸冯卫东对华爸爸冯华富说,“华富,你以后一定是塆里的二号人物,”

    依然很瘦,但是整个人光鲜很多的冯华富笑着说,“我怎么跟你们这些在外面做生意,赚大钱,见大世面的人比,”

    “你听我说完,华辉明年就跟在一平身边,那他们的出息还会小?到时你不是塆里的二号人物,还会是谁?”

    “是啊华富,要我说,他们能跟在一平身边,比考上国内最好的大学还要好,这你得请客啊,”

    这么说还真有道理,两个儿子跟在自己那个堂兄弟身边,前程哪还用愁?冯华富爽快的说,“那没得说,我再去买几件酒,”

    “五奶,姑,快出来,好大的鱼,”离着冯一平家还有好几步路,华就大声喊。

    冯振昌今天还在镇里,和蔡磊,高志毅他们一起,做一些扫尾的工作,不过,家里非常热闹,好多姑娘围着冯玉萱转,讨论今年流行的衣服款式,最时兴的饰,最潮的型等这些问题。

    至于梅秋萍那边,同样围着很多人,塆里的,村里的,外村的,和以前一样,都是在这一年里,受他们家工厂公司惠及的人,有的依然和往年一样,拿着点东西过来表达心意,有的,是帮她准备过年时要做的那些菜。

    “什么鱼?”冯玉萱踩着棉拖跑出来。

    “2斤的胖头鱼,刚打到的,”

    梅秋萍也闻声出来,两只手上,还沾着粉,“还有这么大的?这得放哪儿?”

    “交给我们好了,”华把后院的一块水泥地用水一冲,“就在这整治,奶,你放心,我们一定料理的干干净净的,”

    梅秋萍想的却不是这个,“这么大的鱼头,要是一平在家里该多好,”

    “婶,想一平了,就让他的飞机飞回来,接你到美国去看看呗,今天走,明天就到,多方便,”一个帮忙的小媳妇说。

    “妈,家里能吃到的,弟他都能吃到,他现在能吃到的,好多家里都没有,你多想那么些干什么?况且,那个从小就好吃的家伙,现在怎么会在吃上亏待自己?”每当这时候,冯玉萱总是有些忍不住吃味。

    …………

    晚上,终于送走了今天最后一位来家里坐坐的人,冯振昌在屋外放了一挂鞭炮,关上大门,看着女儿拿出一瓶五粮液,“拿这个干什么?把大前年的谷酒拿一坛出来,”

    “那哪有这个好?”冯玉萱嘟囔了一句,但还是顺着爸爸的意思,去储藏室里架子底下,翻出一个盖得紧紧的小酒坛子,坛盖下面,还塞进去了一层棉布,一拿起棉布,“嗯,好香,”她不由得夸了一句。

    “不止香,你喝一口试试,还很柔,很醇,一点农药没打的谷子,酿酒的时候,除了一些酒曲,其它什么都没加,喝着多放心,”

    “是不错,”冯玉萱抿了一口,“挺好喝,”

    “爸妈,尝尝这个,”今天的这条鱼,肉质非常好,她挑了块肉质最好的,按西餐的做法,做了一道煎鱼排,还调了酱汁,给爸妈一人夹了一块,“怎么样,好吃吗?”

    “是挺好,”梅秋萍夸了一句,又叹了一口气,“要是一平在就好,他已经两年没回来过年,”

    “妈,现在不同以往,你还担心弟他吃不到好的吗?他那么多事,我看,你以后得习惯这样的日子,等过几年,我怕是也不能在家里陪你们过年,”

    冯振昌说,“你啊,还是个大姑娘,你妈是担心一平的吃喝吗?你不懂,怕是要等你有了自己的孩子,这些事你才会明白,”

    这样的日子里,他又何尝不想儿子。

    家里缺了一个人,有些惆怅的梅秋萍突然反应过来,看着女儿,“你说过几年你也不能陪我们过年,是谈男朋友了吗?是吗?”(。)

    ps:  ps:月票依然是双倍哎,今天不能再雄起一把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