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他们真正意义上的在一起,是99年年底,但从98年抛下工作,去市里找冯一平开始算起,已经有5年多的时间。

    这5年多的时间里,她从来没有和冯一平相隔这么远,分开过这么长时间,虽说在这有女儿陪着自己,可是,在她心目,冯一平又怎么能是可以被人替代的呢?

    “我会经常过来,”冯一平在她头上重重亲了一口,“阿曼达断奶以后,你去财务部慢慢熟悉这边的工作流程,不用做具体工作,主要是挑刺,找可能存在的各种问题。

    你的工作,就是替我监督,这边这么几家公司,这么多员工,只有你帮着盯着,我才放心,”

    月份以后,到月份以前,自己都不可能离开国内,加上这半年的时间内,让整个世界都侧目的疫情,除了阿曼达,如果没有其它事情牵绊着,他担心黄静萍到时会不顾一切的回家找他,跟他在一起。

    给她压副担子,是个不错的主意。

    “嗯,我记住了,可是,我真不想跟你离得这么远,”黄静萍抬起头,有点泪眼婆娑的说。

    “你看,20多天后,我不是又得来?再说,远什么?要是真想我,早上动身,晚上我们就能在一起吃宵夜,是不是?”冯一平把女儿递给她,“好好带着阿曼达,好好替我看着这边的生意,”

    “等等,”黄静萍把女儿放在婴儿车里,紧紧的抱着冯一平,不顾飞机上肯定有人在看。昂起头,重重的吻上冯一平。

    “喔,”透过舷窗看着这一幕,飞机上的四男一女怪叫起来。

    “有必要这么缠绵吗?”做在老板座对面的梅耶尔。面带嘲讽的说。

    黄静萍已经把车开到安全线以外,抱着女儿,朝这边挥手,冯一平也在舷窗后不断对着那边挥手。

    “你们的眼睛都自带望远功能吗?现在还能看到?”

    飞机慢慢的开始滑行,那辆车。和车边抱着女儿的黄静萍,迅速变成一个小点,好像黄静萍还跑着女儿追着跑了几步,冯一平收回目光,“有些时候,我们不是用眼睛看,而是用心看,你懂吗?”

    “别说了,我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梅耶尔夸张的说。

    湾流很快飞抵浩瀚的太平洋上空。也就说笑了一阵,冯一平和梅耶尔,就召集谷歌先遣团队的其它四男一女五位成员,又一次研究接下来的工作要点。

    …………

    早上9点出发,香港时间午12点0分,冯一平就在香港国际机场跟包卓远寒暄,“包总,以后真的不用这么客气,千万不要再来机场接我,你这么大年岁。我哪能担当得起?”

    “我觉得自己一点都不老呢,”包卓远笑着说,“你问问睿远我们为什么来?因为都有好多问题,要迫不及待的跟你商量。”

    “看来我下午是没时间倒时差咯,”冯一平笑,“那我们一起去酒店,边吃边谈,包总你先请,”他亲自为包卓远打开车门。自己上了李睿远的宝马。

    刚一坐下,梅耶尔就从酒店的那辆商务车上跳下来,也挤进了李睿远的车里,“你们不介意吧?”

    都上车了,这话不是多余的吗?

    “第一次来香港,感觉这里和湾区很接近,”看着机场附近的这一带,梅耶尔说。

    “马上你就会感觉不一样,”

    果然,没多久,梅耶尔就睁大了眼睛,“这么多这么高的大楼?”

    硅谷哪有这样的景象?而且那些高楼,间隔得怎么那么近?

    “人多地少,建筑只能朝上发展,”冯一平解释了一句,改用粤语问李睿远,“现在进行得怎么样?”

    “石油的股票,一直在持续吃进,国内几家门户网站的股票,按你的要求,也持有了不少,和最开始的买入价相比,有两家现在已经有不小的涨幅,一平,你怎么把握得这么准的?”

    “既然要涉足互联网行业,当然要对这一块的发展趋势做预估,”冯一平找了个非常说得过去的理由。

    巴菲特炒石油的股票,几年时间,获利倍,这事冯一平后来自然听说过。

    而且现在石油在港股,确实是被低估,每股价格只在15港元左右徘徊,对重生的冯一平来说,这样的价格,能买到就是捡到——在石油这只股上栽过跟头的同志可能都清楚,它0年回归A股,彼时发行价就高达人民币48元。

    并且,石油是少有的能把45%的利润拿出来分红的股票,从2000年在港上市到现在,每年两次分红,平均每年好几百亿。

    有高额分红可拿,将来还有很大的上涨空间,为什么不吃进呢?

    至于国内的那几家门户网站,托**的福,今年有一波不小的行情,可以短平快的赚上一次。

    “这么大,你一个人住?那我挑一个房间,”梅耶尔在酒店顶楼那五百多平的房子里转了一圈,马上就决定自己也搬上来。

    看着其它几位略带玩味的目光,冯一平马上对另一位女孩子说,“琳达,你也可以上来住,”

    “可以吗?”

    “可以,”这却是梅耶尔在回答。

    不得不说,谷歌公司的员工,确实非常敬业,午饭过后,稍事休息,他们就开始了紧张的工作,虽然这一次来,主要目的是调研大陆市场,为将来进入国做准备,但香港自然也不能放过。

    冯一平也不轻松,他根本就没有休息,饭后一直在跟李睿远谈工作。

    他今天安排的这些,着眼比较远,都是一些国内A股的蓝筹股,或者是H股被低估的那些股票。

    就是再不了解股票的人,也都应该知道08年大熊市之前的那个大牛市,按他的计划,这些股票将一直持有,到08年的大熊市之前逐步清仓,到时候,现在的这些投入,至少都能翻上几番。

    而且,在08年人人都缺钱的时候,自己手握大把现金,自然能有更多的机会。

    交代完李睿远,小憩过后的包卓远向他汇报杂志社的事情,总之一个字,好!而且不是小好,是大好!

    随着前沿杂志被越来愈多的人认可,除了英版,现在版的广告位,也非常抢手,上门去求潜在客户打广告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包总,你可要多保重身体,杂志社还得麻烦你多看着点,”

    合作这几年,包卓远确实是最理想的人选。

    “没问题一平,不过,岁月不饶人,是时候物色接替我的人选,”

    以他的人生阅历来说,一个企业,走到顶峰之后,可能会陷入长时间的平淡,甚至是下滑,在前沿杂志社巅峰的这两年退休,包卓远觉得时机最好。

    “对不起包总,您稍等,”冯一平看了看震动的电话,是这座酒店的前主人,罗欣兰打来的,她这消息够灵通的,会有什么事呢?“你好罗总!”

    “新年好冯董!”罗欣兰笑着说,“刚听说您大驾光临,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后天,也就是初十,我们在公海有个聚会,您能赏光吗?”

    “您稍等,”冯一平捂住电话,“包总,后天在公海的那个聚会,你知道是什么内容吗?”这些事,一个媒体人应该是知道的。

    “后天?”包卓远想了想,“哦,那是一些家族年轻人的聚会,”

    既然这样,那就没有参加的必要。

    “不过,那艘游轮,其实是一艘赌船,”包卓远笑着说。

    哦,传说的公海赌船!

    “当然,我知道一平你肯定有自制力,如果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这个,还是可以有点兴趣的,见识一下也好。

    “我可以带人同往吗?”冯一平对着电话问。

    “当然没问题,”(。)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