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多少?”听不懂粤语,梅耶尔看着下面李方成疯癫的样子,问了一句。

    “折合成美元,4oo万左右吧,”

    “确实是不少,”谷歌还没上市,几百万美元,对梅耶尔来说真不少,“可是你看看他的样子,精神正常吗?”

    “看上去好像有点问题,好啦,不管那些无关的事,我第一次上游轮,想好好逛逛,”冯一平问服务员要来一份游轮介绍,这么大,这么豪华的船,还是第一次上来,得好好开开眼。

    至于下面陷入疯癫状况的李方成,看来这家伙的心理素质同样堪忧,是,一把赢了ooo万,确实是非常让人高兴的事,但好歹也出自亿万富翁之家,经手的钱也有几千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能不能矜持点,能不能不要这么得意忘形?

    要知道一定程度上,他现在代表的是内地富裕阶层青年的形象。

    可是李方成怎么矜持得起来?

    被李益强限制信用额度以后,他刷的那张卡,是他现在拥有的所有现金,本来他从脸到心,都一片灰败,眼看着自己的两百多万,和借来的百万,就要打了水漂。

    接下来肯定会被亲戚在背后耻笑,被爸爸痛骂,自己还要想着法子回都筹钱,说是筹钱,其实最可行的方法是卖掉一套房子,都逼到这个份上了,却在最后一把惊天大逆转,一下子就赢了整整ooo万!ooo万啊!

    这不是爸爸的钱,这是自己的钱!可以说是自己靠本事挣来的钱。

    人生大落大起得太快,委实太过刺激。

    而且赢的这个数字,真的刚刚好,除掉之前输的56o万,非常接近在爱车网亏损的那笔投资,这,难道是老天有眼吗?

    把西装丢进海里之后,他终于冷静了下来。这才现,从甲板,到上面的几层船舱,都有人在看自己。不过,那眼光,怎么有点像看耍猴的?还有一些,是毫不掩饰的轻蔑。

    远房表弟,端着一杯酒站在人群央。一脸的尴尬,看向自己时,好像还有几丝嫌恶?

    感情自己这是免费让这么多人看了个大笑话!

    李方成的脸,飞变得跟猴屁股一样红。

    “不好意思,刚刚得意得有些忘形,惊扰到了大家,非常抱歉!”

    好歹也是出来混过的,他强撑着说了两句场面话。

    这两句话,好歹挽回了点颜面,那些富少贵女们。自顾自的散开,不过,没有谁向他示意,连表弟也夹在一群人间回舱。

    不过,一摸到身上的那张本票,李方成就把刚才的难堪都抛到了脑后,什么最重要?钱最重要!

    我就不信你们像我一样赢了ooo万以后,还会云淡风轻?我就不信,你们就不眼红,就不嫉妒我赢了ooo万!

    过道里。表弟拿着一杯酒等在那,看来他是故意落在后头。

    李方成一喜,“阿华,这次得感谢你。说,想要什么礼物,我绝没二话,”

    “阿成,”表弟不动声色避过他搭向肩膀的手,“目前这个结果很不错。就不要再赌吧,”

    “怎么还会再赌?我当然知道,”李方成笑着说,“我又不是赌徒,这笔钱,我刚好有大用场,”

    对李方成个人来说,ooo万是很大一笔钱,他很满足,而且在最后一把之前的绝望,他现在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短期内,真不想再经历一次。

    “那就好,我跟几个朋友有个小聚会,你自便,要是累了,回房休息也好,”

    二代之间,最讲究什么?脸面!

    是的,免不了有人会为那ooo万眼红,但在他们的圈子里,最忌讳为钱得意忘形,何况还是在赌场里赢来的钱。

    可以说,作为李方成的亲戚,作为带李方成上船的人,阿华的脸面,刚刚被李方成piaji一下踩到了地上,他是真不想再带着李方成一起出现在朋友面前。

    “等等,阿华,我要在船上找个人,你对这里很熟悉,帮我一起找找,”

    此时此刻,手上有了这么多钱以后,难得李方成想的不是可以考虑找哪个女明星,或者是模特,他现在最想见的,就是冯一平!

    “你要找谁?”阿华警觉起来,想起之前在赌场的那一幕,“如果是冯生,我建议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你没看出来吗?聚会虽然是我们起的,但他现在才是这艘船上最尊贵的客人。”

    “我不知道你是跟他有什么过节,还是真的看上了他的女伴,不过,我奉劝你一句,冯生不是你我能招惹的起的,甚至也不是我爸和李叔叔能招惹的。”

    “有些事你可能不知道,有几位在斯坦福招惹到了他,之后大大小小六个家族的长辈,带着惹事的那几位,专程去旧金山向他道歉,这还不算,他们每家都付出了不少,维港的那家嘉盛假日酒店,就是这么来的,”

    这事李方成还是第一次知道,那个姓冯的,竟然这么黑?那样的一座五星级酒店,那可比他家亏损的两千多万多得多。

    “不是你想的那样,嘉盛是出资收购的,不过收购价比较低而已,而且,那样地段的酒店,有钱也不好买,”

    “阿成,有些差距,我们一定要正视,今天这样的结果还不错,你就不要再生事,好不好?至少不要牵涉到我和家里,行不行?其它地点,其它时间,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作为带李方成参加聚会的人,也意味着一定程度上,他要为李方成背书。

    “我不是找他,”李方成也被表弟说得有些虚,再想想之前那次,爸爸请动了那样级别的人物,却依然败北,看来这直接去找冯一平,除了成功的激起他的怒火,好像真没什么好处。

    而从冯一平做的这些事来看,只要惹到了他,怕是多少都要出出血,不行,好不容易有了这么多钱,不能再变着法的送给他,得想其它办法。

    “我想找的,是刚刚认识的一位本家朋友,算了,不麻烦你,我自己去找他,”

    “记着点我说的话,”阿华又强调了一遍,“不要去招惹我们现在招惹不起的人,”

    这些话,把李方成得到一大笔横财的喜悦冲淡了不少,他收拾心情,朝最近的一个圈子走过去,不过他人还没到,那几个围在一起,聊得热闹的人,都不动声色的散开,李方成愕然,李方成郁闷,按说,今天不应该我是心和焦点人物吗?

    他也熄了进入那些圈子的心,你们看不上我,我还看不上你们呢!他端着一杯酒,一处处的找,最后,终于看到李家伦在酒吧,跟几个人聊天。

    他坐在李家伦附近,现就连这个之前还跟自己聊得投机的家伙,居然也装作没看到自己,真特么伪善!

    不过,谁让自己有事找他呢?

    他坐下来没多久,李家伦站起身来,“不好意思,失陪一下,”

    李方成忙跟过去,在卫生间外赶上他,“阿伦,之前我们交流的时间太短,下船后,要不要约个时间,一起聚聚,聊一聊我们都感兴趣的话题?”

    “好哇,”李家伦知道都感兴趣的话题是什么,立马爽快的答应,“这是我的名片,后天你打我电话,”

    过了元宵节,自己就得去生产线上上班,这事是得抓紧。

    吃一堑长一智,他现在不会主动招惹冯一平,但是,既然有人有这个心思,他不介意在火上浇上一瓢油。

    …………

    冯一平和梅耶尔,转着转着,就转到了船头,到了这个地方,梅耶尔和其它的女孩子一样不能免俗,强迫冯一平在背后扶着自己,摆出了泰坦尼克号里经典的那个镜头。

    她头向后仰,两臂张开,海风吹得旗袍下摆向上卷起,冯一平一不小心,就看到她内衣的颜色——真不是故意的。

    “杰克,我在飞翔,”

    “露丝,你好重,”

    张开双手时,梅耶尔是整个人靠在冯一平身上,虽然也算亲密接触,但那份量着实不轻。

    梅耶尔好像来了兴致,闭着眼睛继续演绎,“你跳,我跟着跳,”

    “你跳,我静静的在旁边看着,”(。)

    ps:  ps:推荐票都那么不给力,冯一平的心啊,哇凉哇凉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