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海的这个晚上,除了赌场里,舱房里,估计也有不人在鏖战,出身相近的年轻男女,在这样的环境里,发生一些化学反应,是很正常的。

    但在床上翻腾一番,赶走那几丝绮念之后,冯一平睡得非常安稳。

    年前年后的这些日子,他一直非常忙碌,从昨天到现在,真算是难得的休闲时光。

    虽然还是没有睡懒觉的福气,不过,他也没有起个大早,去顶层看日出的雅兴。

    “早!”被嘹亮的汽笛声叫醒的梅耶尔,睡眼惺忪的跟在桌边喝牛奶的冯一平打招呼,看来昨天晚上那些彪悍的举动,已经完全被她跑到脑后。

    “早,对了,你得准备一下,我叫了钱先生一会过来,”

    “有事?”梅耶尔刷着牙问。

    “总要致谢一下吧,”

    冯一平的这个用意,连当事的另一方都猜不到,“冯先生,是不是我们的招待,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

    敲门进来后,钱先生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

    “哪里,非常周到,我就是为这件事,想向你表示感谢,非常感谢你的热情款待,这一天一夜的时间,我也开了很多眼界,只是,我个人,对有些事情真不感兴趣,感觉真的有些对不起你周到的安排,”

    赌船之所以让他入住船上仅有的两套豪华套之一,不是冲着他的财富跟名望,而是想着让他在赌场里多消费。

    结果冯一平他们俩,就小赌了几把,筹码大多没动,从账面上看,还赢了近一千块钱。从效益看,赌船很亏。

    面子是别人给的,但很多时候都是自己踩到了地下,受到了主人的款待。怎么也得道声谢吧。

    “冯先生哪里话,能接待您这样的人物,本来就是我们的荣幸,只要你在船上过得舒心,就是对我们的肯定。”

    心底里,他们本来多少有点腹诽,这个年轻的富豪的作派,怕是可以跟以前内地的一些抠门地主相媲美,现在听冯一平这么一说,心里再也没有一点疙瘩,这个至少算是个讲究人,甚至可以说是,在这一船人里,最讲究的一个。

    那些富少贵女。也有对他道谢,但他们的道谢,是对着钱先生身后的公司,不像冯一平,道谢很真诚,很纯粹。

    于是,等到12点游轮靠港以后,一船人惊讶的看到,很有势力和背景的钱先生,居然又在舷梯口恭送冯一平。

    不同的人对此有不同的解读。李方成是认为,必须要抓紧赚钱,只要钱多,到哪里都会得到人的尊重。

    冯一平此时么没功夫想其它的事。下船一上车,就不停的接打电话,梅耶尔也一样,秒变女强人,完全没有船上的那种闲适。

    …………

    正月十二的上午,冯一平一行飞回首都。就在他们起飞的同时,在人潮汹涌的环,李方成和李家伦在美国银行心下的太平洋咖啡顺利碰面。

    这两个因为一个共同的目标聚到一起的人,没有转弯子,直接商讨起来。

    “原来当面挑衅冯一平,现在想真的有些不智,在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那样的做法除了带来麻烦,没有任何好处,所以,我这两天定了一个方针,如果不能削弱冯一平的实力,我们最好要想办法增加自己的实力。”

    如果李益强听到这话,可能会老怀大慰,自己这儿子,在经过一些摔打后,终于变得成熟起来。

    “我先声明,在任何时间和场合,我都不会出面,”李家伦首先定下了底线,他深知,再惹恼冯一平,那结果肯定不是像上次一样出出血就行。

    李方成闻言有些不屑,这是被吓破胆了吗?

    “没问题,这些我来做,但你和冯一平原来接触的机会多,比我更了解他,我很需要你的分析,”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眼光非常精准的人,”李家伦想起了冯一平在硅谷的那些投资,“而且布局能力很强,他的一些投资,分散看的时候,你可能看不懂,到到后来,他总会有一个项目,把这些看似分散的投资整合到一起,形成一个闭环,”

    “所以,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除非你能每天都有在赌场那么好的运气,不然,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们是跟不上他的发展步伐,”

    “但你想法很对,如果不能削弱他,那就要增强我们自己的实力,该如何增强呢?最好的情况,当然就是利用冯一平,为我们增加盈利,”

    李方成觉得李家伦这话说得太大言不惭,利用冯一平为自己牟利?那是能轻易做到的吗?

    “我知道你不相信,可是,这真不是不可能的事,”李家伦肯定的说。

    “我托内地的朋友,收集了所有能找到的冯一平和嘉盛发展的资料,其,有一个问题,我非常不明白,作为一个一穷二白的地道农村少年,嘉盛这些年投入的那大笔资金是从哪里来的?要知道嘉盛甚至到现在都还没有跟银行融资,他内地的那些公司造血,不可能支持嘉盛的这一系列投资,”

    这些事情,李方成还真不知道,他重拾信心,还是在船上赢了000万之后的事。

    “我找过他幕后的金主,但还真没有,后来,我们发现,嘉盛在内地的投入的那些资金,大部分都来自内地之外,准确说,就是香港,”

    “你是说,冯一平的那些钱,都是香港赚的?”

    “不,应该说是香港的公司赚的,”李家伦叹了口气,“我也是到那时,才明白他在香港的另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嘉盛投资,在嘉盛体系里的份量和地位,”

    “那家很少曝光的公司,可以说是嘉盛集团的奶牛,源源不断的为其它公司提供营养,”

    “嘉盛投资?”这也是李方成第一次听到。

    “那是一家从事金融业务投资的公司,规模不大,但实力雄厚,我不知道这家公司究竟能调动多少资金,但几个月之前,我家公司的股票,始终被他们玩弄于鼓掌之,”

    “你的意思是?”李方成还是不太明白李家伦的意思。

    这一次,轮到李家伦鄙视李方成,“既然这家投资公司,能源源不断的为嘉盛提供现金支持,那可想而知,它的效益肯定很好,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也能想见,他们在金融市场上的一些运作,不论是炒股,还是炒期货,肯定都很成功,”

    “然后?”

    “然后,这家公司职员不多,只不到20人,再然后,你知道怎么做吧,”李家伦喝着咖啡,看着李方成,要是到这会还不知道怎么做,那真是蠢得不可救药,今天之后,就绝不跟他联系。

    “我明白,从这二十个人里,物色一个能接触到嘉盛投资核心机密的,呵呵,那就是利用冯一平为我们赚钱,”好在对这些歪门邪道的事,李方成还算精通,没有让李家伦失望。

    “谢谢你的指点,哈哈,这真是一条好路子,”李方成高兴的一拍桌子,引得旁边几桌上的人侧目而视,不过,他完全不在乎。

    果然还是那副得意便忘形的性子,李家伦无奈的笑了一下,“我没有指点你什么,我只是陈述了一些事实,”

    “阿伦,我明白你的意思,呵呵,”李家伦的这些话,为李方成指出了一条金光大道,他现在高兴得合不拢嘴。

    要是能像冯一平一样,在金融市场上不断斩获,那自己的资本,不是也日渐雄厚,到时不也可以学着他一样,投资一些很有前景的实业?

    “阿伦你放心,我绝不会把你牵扯进来,不过,如果我从那边得到了确切的消息,肯定会告诉你一声,是兄弟,当然要有钱一起赚,有财一起发,”

    “不到二十个人,哼哼,好拉拢得很,”李方成把握十足的说,“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