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家冲,梅秋萍带着老花镜,点开电脑桌面上那个被她称作“皮蛋”的图像,对着贴在电脑桌上的一张纸,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输进密码,看到儿子的图像是灰色的,马上拨通了冯一平的电话。

    “一平,你在哪呢?”

    “等一等,”冯一平朝周新宇示意了一下,“妈,我就在办公室,怎么了?”

    “那你快上那个什么皮蛋,我想看看你,有话跟你说,”

    “周总,不好意思,我妈找我,下午继续,好吧,”

    周新宇拿着笔记本站起来,“行,你去年又没回家过年,是得多喝伯母聊聊,替我向她问好,”

    “谢谢,”冯一平拿着手机,调了下摄像头的角度,“妈,我登录了,看到你了,看到一闪一闪的那个小框吗,把鼠标挪到上面,点一下,就能看到我,”

    “点一下,你等等,这个鼠标怎么这么不听话,嘶,”她用起来好像很费力的样子。

    拿惯了锄头把,拿惯了锅铲,拿惯了针线的手,笨拙的移动着鼠标,终于好容易移到那个对话框上,“是按左边这小块,还是右边的那小块,”

    她又记不太清楚鼠标的用法,“哦,左边的这个,我记起来了,好了,有像了,”

    冯一平看到妈妈几乎把头凑到电脑前面,打开麦克风,“妈,不是对着电脑,是对着电脑屏幕上的那个摄像头,”

    “哦。”梅秋萍退后了一点,“我看到你了,你看到我了吗?”

    “看到了,妈。你怎么又穿那么多,舍不得开空调吗?”冯一平看着妈妈在家里,还穿着至少两件毛衣,外面还罩着一个大袄子,看上去就很冷的样子。

    “现在家里就我一个人。这两天也没客来,开着浪费,”梅秋萍依然改不了她节俭,甚至有些抠门的本色,“再说,总是开空调,家里空气也不好,得换换气,你外公也说,冷的时候挨挨冻。热的时候出出汗,对身体好,”

    搬出外公来,冯一平无话可说,“那你用炭烧个火盆啊,”

    住老房子的时候,在火塘边烤火烤惯了的,这样的天气没有火烤,对妈妈来说,肯定有些难熬。

    “我有这个。”梅秋萍拿着一个大热水袋对着镜头晃了晃,“你姐给我买的,你别管我,好得很。你呢,静萍在美国,你肯定懒得做饭,整天在外面吃吗?我说过来,你又不让,”

    冯一平对着摄像头卖了个萌。“妈,你看,我是不是胖了,跟你说多少次,你放心,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我吃的都好着呢,哎呀,你总是担心这个干什么?”

    今年怎么好让妈妈来首都?

    “我看你脸色好像不太好,黄黄的,你记住啊,再忙,觉一定要睡足,”

    “是摄像头的问题,我这里看你也是黄黄的,这么急找我,是家里有什么事吗?”

    “我问你,你姐找的男朋友,你见过是吧,你觉得那个人怎么样?”梅秋萍突然问。

    这个,冯一平还真不好回答,妈妈是怎么知道的?

    “你别瞎想,是过年的时候,你姐跟我们说的,我和你爸就想,下了十五去看一看,你姐的那个眼光,我不是太信得过,担心她被人骗了,她说你见过,还认可了,有这回事吗?”

    这个姐姐,真的和以往一样,卖起唯一的弟弟来,真的是非常的心应手。

    搞得好像是自己认可了,她才跟罗维交往一样,这他们俩要是以后有点什么矛盾,是不是得扯到自己头上来?

    “我是见过一次,觉得还行,”冯一平不好把话说得太满。

    “趁你爸不在家,儿子,你跟我说实话,让我心里有个谱,那个男的长的怎么样?工作怎么样?人品怎么样?家里怎么样?为什么这么大年纪,还没有成家?”

    这就是典型的家长式的问题。

    “长得还行,工作不错,为人也还行,家里的情况,我怎么知道?你应该问姐姐,再说,他也没多大,只比姐大了几岁,还不到0,”

    “妈,你们去看看也好,但是一定要注意态度,姐她已经二十六、了,有自己的主意,特别是爸,你要劝劝他,别弄得跟以前一样,让姐跟家里对着干,”

    “再说,只要人好,也别挑别人的家庭条件,我们家日子好过起来,不也没几年吗?”

    “这些我知道,就是省城里的人家,哪有乡里左近知根知底的人家好,你姐我清楚,看起来好像很精明,笨起来的时候,别人把她卖了,她还乐呵呵的帮着数钱呢,”

    要不怎么说知女莫若母呢,妈妈这话,说得真还挺对。

    “你说要是找个乡里的吧,我们也能帮着看着,她到了婆家,也绝对不会受欺负,”

    “你们那些知根知底的人家,姐现在哪看得上?再说,在省城,婆家同样不敢欺负她,不是还有小舅他们吗,别想那么多,你们见个面,心里有个底也好,不图其它,只要觉得人好,只要觉得他会对姐姐好,其它的事,不要考虑得太多,”

    关了视频,冯一平马上拨通了姐姐的电话,“姐,你又把我当挡箭牌是吧,”

    “你说什么啊?”冯玉萱装傻。

    “你为什么要在爸妈跟前说我已经认可了罗维?我是尊重你的选择,不反对好吧,”

    “这个啊,你也知道爸妈的脾气和想法,他们一直想我找个离家近的人,我才不要呢,他们不是最听你的话吗,帮我一次怎么了,你身上是会死块皮还是掉块肉?”

    对这个动不动总是给自己耍女光棍那一套的姐姐,冯一平真是没什么办法,“那你叫罗维好好准备一下,第一次见面,千万别搞砸咯。

    另外,记得最重要的一点,先带小舅妈见见罗维,爸妈跟他见面的时候,把小舅和小舅妈也拉上,他们俩的意见,爸妈还是能听进去,”

    明明自己是家里最小的一个,为什么偏要操这么多心呢?

    电话还没放下,又响了起来,高志毅打来的,“一平,刚刚和青阳县的双桥制药厂签订了收购协议,按你的意见,厂里从今天开始,班倒来生产板蓝根颗粒,”

    青阳县出过一位名医,制药业比较发达,像双桥药厂这样的小规模的民营制药公司很有几家。

    “单靠一家厂生产,可能还满足不了需求,这样,你算一下,缺额的部分,委托其它药厂定牌生产,我们只负责检测,我会拨一笔专项资金,但是,价格一定要谈到最低,”

    这就是重生人士的好处,冯一平相信,一两个月以后,有佳便利店,在其它各种小卖部肆意提价的时候,平价供应板蓝根,再加上已经在工厂生产的红外测温仪,一定能非常快捷的提高有佳在顾客心目的美誉度。

    一到办公室,事情总是忙不完的,他刚说喝点水,

    本来约好下午继续谈的周新宇去而复返,“一平,”他一脸严肃的走进来,吴倩也急匆匆的跟在后面。

    “怎么了周总,有什么事?”

    “一平,汽车网刚接到一个电话,南方某报纸,声称手里掌握了我们在上市前夕,无故解聘高管,以及用恶意手段兼并国内同类网站的事实,他们将择日让这篇报道见报,”周新宇现在没有一贯的温和自若,说得很急促,又很愤慨。

    “别急,慢慢说,先喝口水,”冯一平招呼他坐下,“要见报还提前通知我们一声,我们又正处在汽车网上市前的静默期,不好对外发布消息,他们这是,”

    “对,就是敲诈,”周新宇一拍桌子,气愤的说,“我一听就明白,他们告诉我们这个消息,就是等着我们去公关,说白了,就是等着我们给他送钱。”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