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雷霆一击

 热门推荐:
    魏昆坐上警车的时候,还是非常想不通,几十万美元和十几亿美元,孰轻孰重,这些人不会分不清楚,而且,正如冯一平所想的那样,既然做这一行,他们自然有了万全的准备,别看这个女警官现在神气,可是,等会她会知道,协助调查,就真的只是协助调查而已。

    他们和合作的媒体,是刻意保持距离的两个团队,只调查一方,永远不会有什么结果。

    “周总,”魏昆一点紧张不安的意思都没有,坐在警车后座轻笑,“相信我,因为你们的鲁莽行为,汽车网肯定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这边没达成协议不说,在静默期居然还敢报警,得到消息的媒体那边,肯定是“黑”汽车网没商量。

    “坐好了,别给我装什么大佬,”姚警官轻叱了一声。

    “呵呵,相信我,谁都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周新宇笑眯眯的摆摆手,“我就不说再见了,”

    哼,鲁莽?我们的机关单位,你说什么缺点都好,但是鲁莽,开玩笑,有他们参与的事情,怎么可能和鲁莽沾边?

    所以魏昆不知道,今天一大早,首都和区里的一个经侦联合小组,已经拿着公函,前往羊城公安局,而%宣部的一位处长,和区里的一位领导,则直接去了南方报业集团。

    他们一行十人,是坐刚好还停留在首都机场的湾流,昨晚出发,而那边,负责接待和协调的,是怡佳执行总裁徐斌。

    专机接送,上市公司总裁接待,对这些帮助自己的人,嘉盛可以说是表现出了极大的诚意。

    而这些经侦干警,现在本来干劲就很足。

    因为刚过去不久的2002年,对广大经侦干警来说。绝对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一年。

    就说件事就可以。

    去年他们顶着巨大压力,侦办了一起涉及99年国内百富榜上的第45位,也是国内家喻户晓的刘姓女明星的案子,因为涉嫌偷逃巨额税款。该富豪女明星,在月份,被正式批捕。

    去年10月份,01年百富榜上的第二位,杨斌。因为偷税、上市公司做假账等,被正式批捕。

    去年12月份,01年百富榜上的第位,仰融,因为涉嫌经济犯罪,被正式批捕。

    …………

    一年时间,就办了这么几起大案,因此,可以说,去年。是经侦干警们收获最大的一年,所以,现在他们的精气神,那叫一个好。

    几乎就在魏昆被请上警车的同时,羊城的经济信息报报社,资深记者郑东的办公室,来了几位不速之客,带头的干警同样亮出自己的工作证,“郑东,有一桩敲诈上市公司的案子。我们需要你去局里协助调查,”

    郑东,也就是给汽车网打电话的那位,是报社的明星记者。以大胆披露各大公司负面新闻出名,“我跟你们走,不过,警察同志,你们一定是搞错了,这肯定是有人打击报复。”

    郑东很平静,一副很坦荡的样子。

    因为这件事,虽然是第一次发生,但是,他们早就仔细的讨论过,真遇上的时候,该怎么应对才效果最好。

    “警察同志,等等,”这么大的阵仗,早就引发了一群人围观,在干净带着郑东和相关材料准备离开的时候,报社舒总编拦住了他们。

    舒总编也是一位业内的知名人物,名校毕业,之前,因为一些直抵人心的话语,在读者间引起了很大反响,并因此,在28岁那年,就坐上了经济信息报主编的位子。

    “警察同志,这是怎么回事?”

    “对不起,请让让,”企业怕这些财经类的记者,警察可不怕,“郑东因为涉嫌一起敲诈案,需要回公安局协助调查,”

    “警察同志,这里面一定有误会,郑记者是我们社的优秀记者,向来坚持针砭时弊,这一定是有人设局,”舒总编,真是一个爱护下属的好总编。

    “是不是误会,我想,那是我们的工作,请让让,”

    “大家让让,不要干涉公安干警们的工作,郑东,你一定要全力配合公安机关的调查,你也不用担心,报社,一直会是你坚强的后盾,”舒总编亲自把他们送到门口。

    “我会的舒总,”郑东听明白了老总的意思。

    一回到办公室,舒总编就急匆匆的跟集团办公室打电话,反应报社的一位优秀记者,突然被公安机关请去协助调查,孰料那边很程式化的说,“协助公安机关的调查,是所有公民的义务,我们媒体人也不例外,”

    居然提都没提社里是不是需要什么帮助,舒总编敏锐的觉得不对,到外面用投币电话联系华信,结果更让他惊魂不定,那边不论是固话还是手机,居然都无人接听。

    …………

    在国内,经常会有这样的事情,各级领导们,往往会以行政命令,干涉公安系统的办案,最常见的一个做法,就是对各个案子,确定侦办期限,十天破案,一个月破案,个月破案……。

    这样的行政命令,合理吗,自然不合理,但是,有效果吗,别说,还真有效果!

    在相关人员的推动下,牵涉到嘉盛这个区里的投资大户,区领导给出了15天的期限。

    因此,公安干警的效率,高得惊人。

    同样是在魏昆刚刚被请回公安局不久,大队的人马,直接开到了华信公司,控制了主要负责人,和相关的重要资料。

    魏昆之前吹嘘的那些事,帮了大忙,办案干警们找到了之前和华信签订合作协议的那些公司,一家一家的核实相关情况,结果,很快就有了巨大的收获。

    仅在02年,和华信签署财经公关协议的公司,就近150家,不仅包括那些准备IPO的公司,连一些已经上市的公司,同样和他们签署了委托,这些公司,有的是怕股价出现动荡,有的是因为有增发或者其它的计划,同样怕受负面新闻的影响。

    公安干警们走访了在首都的5家公司,其的四家明确说,所谓的公关费用,就是封口费,就是保护费!

    更过份的是,有公司在上市之前,支付了相关费用,但是在上市之后,原来所说的那些负面报道,依然被见报,还是造成了巨大损失。

    在首都和羊城两地公安机关的配合下,只经过几天深挖,一个系统化的盈利模式呈现在大家面前:一些媒体以上市公司和准备上市的公司,作为目标客户群,密切关注这些公司的动向,最后,在关键时刻,比如静默期,以不做负面报道为筹码,来招揽相关企业投广告,变相收取保护费。

    需要说明的是,这些负面报道,有些是真的,有些,通篇尽是不实之词,但是,处在关键时刻的那些企业,不敢承担相关的风险,大多数选择花钱息事宁人。

    而类似华信这样的公关公司,同样敏锐的发现了这个商机,原来是主动在企业和媒体之间牵线搭桥,企业出钱,它让媒体撤下相关报道,到后来,干脆是根据媒体的负面报道,去联系当事企业。

    就相当于这些无良媒体生产产品,公关公司销售,上市和准备上市的公司买单。

    仅去年一年,这条产业链上涉及的金额,就高达上亿!又是一起大案。

    …………

    羊城,经济信息报报社,原来这个在整个集团内,因为效益和待遇最好,因此让人趋之若鹜单位,这两天,人心惶惶,呆在报社里的人,都无心工作,既有些庆幸,又有些担忧,下一刻,会不会有警察前来,请自己去协助调查。

    这两天,这一幕很常见,每天都有记者,被公安机关“请去”协助调查,到现在为止,已经有超过20位记者被公安机关请走。

    曾经年少成名,意气风发的舒总编,盯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坐在办公室内,看着外面越来越空的办公室区,心如死灰,他能很清楚的猜到接下来的走向——大概和郑东不会有什么区别。

    他就连一些可能的备用方案都用不上,比如,出走,因为这两天,他周围,24小时有人盯守。

    在这个经济高速发展的时代,感到不平衡的,不止是类似姜丽华那样的官二代,像他这样的精英知识分子,同样不忿很多化层次很低的人,快速聚集了让人仰望的巨额财富。

    舒总编很清楚这些人的心理,率先在业内开展了类似业务,果然是财源滚滚来,到现在,他基本不用做什么事,就有公关公司带着那些企业,主动来拜山头,他等于是坐着收钱,日子过得不要太舒服,可是,为什么偏偏会有嘉盛这样的异类?

    他先等来的,不是警察,而是集团的一纸通知,集团党委经过研究决定,免去他总编一职,拿到通知的时候,他就知道,时间到了。

    “扣扣,”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走进来几位公安干警……。

    首都,曾经非常倨傲,把上市公司当唐僧肉的魏昆,曾以为到公安局打个转就能出去的魏昆,面对着越来越多的证词,在审讯室里低下了头,老老实实的向公安机关坦白从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