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来说,一篇由很多数字组成的报道,除了像肖志杰这样的人,不会有太多的人感兴趣,但今天是个例外,从机关单位,学校院所,到公司厂矿,从豪门高第到普通人家,不论男女老少,有的是人都在看不同的报纸上,大致相同的这篇报道。

    有些人看后可能只是一笑而过,首富?呵呵,那我们这些人算什么?算了,区区虚名,让给你这个年轻人又如何?

    这些人也就没想想,自己出于各种原因,把名下的财富掩藏了起来,难道冯一平就不会做同样的事吗?

    即使他们想到了,也肯定弄不清楚,冯一平的这两家上市公司里,那些机构投资者,比如嘉盛投资,明眼人都能看出,可能和嘉盛集团,和冯一平有些关系,但是另外一家同样是这两家公司大股东的领先资本,却没人说得清它的底细。

    把这些都算上,冯一平在这两家公司里的持股,都超过了50%,怡佳现在市值在5亿多美元,汽车网,虽然收盘时股价有所回落,首日涨幅刚超过0%,但是市值也接近22亿美元,加一起,只算这两家公司,冯一平的身家就超过了20亿美元。

    加上他在国内和美国的公司,即便国内真有一些隐藏得很深的大鳄,那也不会有多少,因此,在此时,国内比冯一平身家还雄厚的,应该还真没几位。

    有些见惯了世情的人,只一看前面冯一平的年龄,和后面的财富值,马上一甩头,肯定的说,“想都不用想,不消说,肯定是和那些当官的勾结,不知道侵吞了多少国有财产,等着吧。现在捧得这么高,明年说不定就连自由都没有,”

    听的人里有不服的,“你去侵吞试试。也侵吞出两家加一起几百亿人民币的上市公司来?”

    那人语塞,确实,这一点却不曾考虑,侵吞出个市一级,顶天省一级的首富。还有那么一点可能,侵吞国有财产,侵吞出一个全国首富来,你把政府当什么?你把那些关官员当什么?

    你当我们国家和俄罗斯一样,有出寡头的土壤吗?

    同样有不少人对报道里披露的冯一平的财富非常震惊,“二十岁,居然就有上百亿,啧啧,”一算自己这几十年的收入,和冯一平的身家一比。那真的连零花钱都比不上,免不了有积分沮丧,跟着就会问,“他这么小年纪,这么多钱,是怎么赚来的?”

    他那还拿着报纸,对着上面冯一平在纳斯达克交易所门前照片猛看的女儿,有些不耐烦的跟自己老爸解释一句,“他是做网站的,”

    “哦。”问话的老爸再也没有任何疑惑,“难怪呢!”

    哪怕前两年国内互联网公司的日子普遍非常难过,有些都到了头上插着草标,跪在路边都没人买。不得不破产了事的地步,但对广大不清楚这个行当如何运作的老百姓来说,从央到地方,都在鼓吹的这种新经济,依然是财富倍增器。

    我们的老百姓,对自己不明白的事情。依然会保持这足够的敬畏。

    同样有人和姜丽华一样,在拿着放大镜观察冯一平的发家史,他们不是为了学习,而是想找出他的第一桶金,来自于哪里,很多人都注意到了冯一平在9年休学,同样有很多人注意到了老家味道面馆,于是,这一天,全国各地的老家味道面馆,生意凭空好上了几成。

    还是香港的一些小报,根据一些不太确切的消息来源,说冯一平的第一桶金,来源于一些唱片公司,甚至老家味道面馆的启动资金,多半也是从这里来的。

    这个理由,至少省城的老百姓是相信的,他们想起了嘉盛假日酒店开业前,那场群星璀璨的演唱会,没点联系,怎么能请来那么多大明星?

    有不少人是真心想从冯一平的经历里,汲取一些营养和经验的,比如,一些在主管和老板的压迫下,不得不又一次无偿加班的人,也会抽空看看网上的相关新闻,看一会,就有了些动力,因为冯一平,那也是一个出身贫困家庭的家伙。

    另外一拨认真研究冯一平的经历,并把他作为偶像的,是很多在校学生,以前说过冯一平是自己同学的肖志杰和王昌宁,今天在学校里,被很多人搭讪——其女生还占多数,“你的那个同学冯一平,就是报纸上的这个吗?”

    “是,”

    “哇,你好幸运啊,你这个同学,真的有照片上这么帅吗?他有没有女朋友?”

    这会不像后来那么开放,所以,没人喊冯一平为国民老公,也没有女孩子敢站出来喊要嫁给他,但是,不可否认,从今天开始,有很多女孩子,真有做这样的梦。

    于是,继抢了某妹妹清华形象代言人之后,冯一平不知不觉,又抢了某富少的头衔。

    英国,既富且贵的温切斯特公学,在这里上学的某王姓少年得知这个消息,以头抢地,首富还就罢了,这个位子轮流坐,总有一天到我家,可是,不是说好了,等长大以后,国民老公那个头衔是我的,为什么又被你抢了过去?

    …………

    冯家冲,不,不止冯家冲,五里坳镇,连带着正在开两会的县里,为这个消息,都沸腾起来,我们这个穷乡僻壤,居然真的飞出了金凤凰?

    刚刚在人大会上,正式得到任命的盛正,忍不住有些心花怒放,呵呵,这是福无双至今双至吗?在这个年代,辖下居然有全国首富,这事,想想就挺美的。

    倒是一直被大家围着道贺的冯振昌和梅秋萍,一直在跟大家解释,“那些又不是拿在手里的实在钱,真的只是个数字,不作数的,”

    自从儿子花了几个亿买了飞机之后,老两口现在对儿子有多少钱,真的不太上心,也上心不过来,只知道儿子算是足够有钱。

    冯一平的几个堂哥,主动说,“我们去买车鞭炮吧,再摆上几桌,请村里的人热闹一下,”

    他们这是好意,堂弟居然成了全国最有钱的人,他们脸上也非常有光。

    但是,这个提议被冯振昌毫不犹豫的拒绝了,“都闲的没事干吗?那让牛歇两天,别套牛,你们自己拉着犁,去山上翻两块地,”

    堂兄门讪讪的不说话。

    说要请客的不止冯一平的这些堂兄。

    梅家塆,虽然都说外甥今天就成为了国内最有钱的人,但是挂面工厂,依然正常开工,梅建,依然在厂里帮忙,大舅妈突然说了句,“爸,你说是不是要让哥和姐他们摆几桌酒?”

    梅建同样没好气的说,“按你的意思,是不是最好把全镇的人都请上一次?最好让一平回来一趟,开着车十里八乡的转上一圈?”

    大舅妈忙陪着笑,“我就说说而已,”

    “这事是不好炫耀,“舅妈连忙说起了另一件事,“你们还记得一平初时,在乡里租住的房子吗?听表叔说,这几天,经常有人问他那套房子卖不卖?要是卖,他们能出高价,”

    要说这样的事,冯一平也想不到,难不成,住自己住过的房子,还会给他们带来财气?

    梅建听了这样的事,虽然不做声,但还是老怀大慰。

    同样老怀大慰的,还有清华的一干领导,从校长、书记、到经管院的院长,得知这个消息后,也都是脸上倍有光彩。

    他们有充足的理由感到光彩,国内这么多高校办的科技园,有哪一家像我们一样,已经扶持出了一家市值逾20亿美元的上市公司?又有哪一家高校,一个在校学生,就已经是国内首富?

    科技园内,武馨阳和小蔡,肩并肩的看着前台那汹涌的人流,看着那么多主动上门,来求职和递简历的附近高校的同学,一种优越感,油然而生。

    …………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为这事感到高兴。

    李益强看到这个消息,不再是上火,而是嗓子眼冒火,连那娇滴滴的女秘书,也被他骂了好几通。

    至于在香港的李方成,骂了几句,马上加快了自己的动作。

    在美国的崔云凌,当天情绪异常低落,完成工作后,径直到酒吧喝了个酩酊大醉。

    而在省城,有志于成为省内首富的刘继忠和沈雪夫妇,当天非常有默契的,压根不提报纸上最热的报道,没办法,这距离好像越来越远,差距越来越大,大到连他们俩,也生不出超越的心思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