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袒露心迹

 热门推荐:
    “在公园的时候,能走就走,不能走就坐婴儿车,好不好,不要总是要爸妈抱,”冯一平蹲在地上,边给儿子系鞋带,边跟他商量。

    本来想着从硅谷直接回国,但是,听到森特在电话里奶声奶气的说“我很想你”,他哪还能抵挡得住?

    看着马灵和儿子,想起昨天在机场,黄静萍和女儿一脸的不舍,冯一平有时也觉得自己挺不是东西,虽然森特是个美丽的意外,但是,这意外,何尝不是自己引起的呢?

    再说,在黄静萍和女儿身边的时候,他不仅只想儿子,也会想儿子他妈,看来这在一定程度上,自己也成了“渣男”一枚。

    容不得他多感慨,森特穿着鞋溜到地上,抱着冯一平的脸,结实的亲了一口,张开手,“不,我要你抱!”

    这么可爱,这么萌,又这么懂事听话的儿子,冯一平哪拒绝得了他的要求,“你个小东西,”冯一平在儿子脸上亲了一口,“知道我不会拒绝你是吧,”

    森特搂着冯一平的脖子,得意的朝妈妈笑。

    马灵有点无奈,她平时没怎么惯儿子,要么自己走,要么坐婴儿车,可这个小家伙精得很,知道不经常在一起的爸爸,不会拒绝自己的要求。

    她在儿子脸上刮了一下,笑着提起一个装得满满的大包,“就这两天啊,平时你还是得自己走,”

    “来,帮爸爸把墨镜带上,”冯一平把墨镜递给儿子。

    今天,太阳不大,但他们要去潮汐湖,看看那些早开的樱花,那边每天人都很多,冯一平觉得还是稍微遮挡一下好,他现在。大小也算个名人,而到那一块去的人,多半都随身带着相机。

    “妈妈说的对,你要记住。你是个小男子汉,爸爸不在身边的时候,要帮爸爸照顾妈妈,不能总要妈妈抱,”

    小家伙不愿意听他的这些唠叨。“走咯,走咯,去玩咯,”跟着叫了一句,“外公,”

    外公?什么鬼?冯一平和正在锁门的马灵抬头一看,对面的那辆加长车旁边,披着风衣,抱着膀子,刚对森特挤出一个笑脸的人。  不正是约翰?

    这老爷子,不会是专程来堵自己的吧。

    “爸,你怎么来了?”马灵越过冯一平,和约翰拥抱了一下,“这是我们刚搬的新家,进去坐坐吗?”

    约翰朝刚取下墨镜的冯一平淡淡的点点头,接过森特,“眼光不错,这地段不错,升值潜力大。将来出租也能有不错的收益,”

    “森特,告诉爷爷,你们准备去哪?”

    “潮汐湖。”森特兴冲冲的说。

    “爸,今天天气不错,要不我们一起去逛逛吧,”让冯一平和老爸呆在一所房子里,马灵总是下意识的有些抗拒。

    “要不要爷爷陪你一起去?”约翰问孙子。

    “要,”

    自始至终。他就没跟冯一平说过话。

    “我去开车,”冯一平知道,马灵肯定不会坐约翰带来的那辆加长车。

    “我来开,”马灵拦住他,捏了下他的手,悄悄说,“你和儿子坐后排,”

    冯一平一想,有理,要是自己开车,马灵肯定带儿子坐后面,那这一路上,自己跟约翰说什么?

    老约翰把自己塞进小巧精致的Rx副驾的时候,很费了点力气,这车真不适合他的块头,他略带埋怨的说了一句,“日本的东西,”

    哟,冯一平觉得真挺难得,至少目前,这是他跟约翰唯一的共同点。

    “又是出差吗?能呆多长时间?”马灵问老爸。

    “下午两点的航班,”约翰还在座椅上颠来颠去的调整坐姿,想找个舒服点的位置,“假期尽量回家看看,你妈很想你,”

    “下次你再来,带妈妈一起,我们去哈佛看安妮,”

    这一路,马灵肯定是有意的,一直在跟老爸闲聊,让他无暇去找后座上冯一平的麻烦。

    通过他们这一路的交流,冯一平对约翰更了解了一些,和自己老爸有点像,这其实也是一个有些古板,感情不太外露的男人。

    今年的复活节是4月旬,潮汐湖边的樱花,到现在还没开放,不过,在这个明媚的春日,这一块的游人依然很多,只看这一块人的密度,都有点曼哈顿的架势。

    这会,华盛顿的心这一块,大大小小的草坪上,坐着躺着,散落着不少人,不少举家出游的,就在草坪上铺开一张野餐毯,摆上从家里的带来的各式冷餐,高高兴兴的开吃。

    这感觉,其实挺不错,你可以想象一下,躺在**广场上,或者在**广场上野餐是什么感受。

    孩子的天性,总是向往大自然的,森特一到草坪上,就忍不住在地上打滚——这一点,倒是挺随他老子的。

    不过,小家伙的这些举动,倒是冲淡了一些大人间凝重的气氛。

    “森特,和妈妈去放风筝好不好?”冯一平把风筝拼好。

    “你去吧,我不会,”马灵看了一眼把风衣坐在屁股底下,脸色不大好的老爸,有些担心。

    “儿子,跑慢点,小心摔着,”冯一平对拖着风筝猛跑的森特喊了一句,“你去吧,我等会过来,没事,”

    该说的话,总是要说,冯一平想。

    “约翰,我的事情我自己处理,”马灵叮嘱了老爸一句,“而且,这里可是公众场合,”

    “快去,森特都跑得那么远,”约翰朝孙子那边指了指。

    等女儿和孙子远去,约翰今天第一次跟冯一平说话,虽然依然没有看着他,“公司做得不错,”他望着远处夸了一句,“我猜你可能会来bsp;  “我想森特,森特也想我,”

    对老约翰,冯一平还是很忍让,毕竟,自己是让他的宝贝女儿未婚生子的那个人。

    他当然不好在约翰面前说也想马灵。

    “你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马灵和森特,需要的是一个完整的家,你既然给不了,就不要再来影响打扰他们,他们需要往前走,”

    “我们国有句古话,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冯一平看着那边开心马灵和儿子说,“我们都觉得当下的这个状态挺不错,当然,如果马灵和森特觉得我是打扰,我会尊重他们的意见,”

    至于往前走什么的,冯一平压根就不担心,虽然马灵总是嘴硬,但冯一平怎么会不清楚她的心思?

    “再说,你怎么就知道我不能给他们一个完整的家?”冯一平反问,“只要马灵需要,我会解决这个问题,”

    只要真的不是世界末日,那办法总会比问题多。

    “解决?”约翰冷哼了一声,“那得到什么时候?就说下个月樱花节的时候,你能陪着他们再来?”

    “如果他们需要,我会来,哪怕我对这个纪念美国和日本友谊的节日,非常不感兴趣,”冯一平说。

    这一点约翰倒挺赞同,他稍微停顿了一下,“我知道你为他们,做了很多,也有很多安排,我不了解国,但是,美国是一个重视家庭,忠于家庭的社会,就连我们这些商人,大部分时间也都放在家庭里,所以,你还是放手吧,”

    这是骗小孩呢吧,美国人是重视家庭不错,但冯一平又不是不知道,很多生意上了规模的商人,不也经常只能在家里度周末,跟孩子一个月也见不上几面。

    况且,连上任总统比尔,在那么多人跟着的情况下,都能抽空在白宫实习生的裙子上,“留下”,或者“流下”一些不该有的东西,富豪们在外面有情人,或者结婚、离婚四次的事屡见不鲜,哪像他说的那么忠贞不二。

    “约翰,我明白你的想法,我也很抱歉造成了眼下的局面,关于未来,我充分尊重马灵的意见,同时,也请你相信,我们自己,有解决这个问题的能力,”冯一平郑重表态。

    换来的依然是一声冷哼,不过,不等约翰说什么,森特就小跑着回来,“爸爸,外公,你们看到了吗?我和妈妈,刚才把风筝放得那么那么高,”

    马灵气喘吁吁的跑回来,偎着冯一平坐下,业务非常熟练的在他唇上亲了一下,“累死我了,森特,你怎么这么能跑?”

    “因为爸爸说过,我是小男子汉,”

    约翰看着一脸满足幸福的女儿,和总是把冯一平挂在嘴上的孙子,有些意兴阑珊的感觉,算了吧,年轻人的生活,让他们按自己的想法来,至少目前,女儿是幸福的。

    机场门口,约翰看着走在前面推着婴儿车的女儿,小声对冯一平说,“我不会允许你给他们带来痛苦,”

    “请放心约翰,让他们幸福快乐,也是我的追求,”

    …………

    晚上,卧室里,马灵满足的轻呼了一声,满面潮红,双手捧着冯一平的脸,深情的吻上去,良久,唇分,她控制着冯一平的动作,“慢点,慢点,”她柔声说,“不用急,不用担心,不管别人说什么做什么,我会一直在这里,一直在这里等着你,”

    如果不是约翰,估计她还不会这样委婉的表明自己的心迹。

    可是,听到这话,冯一平哪里还慢得下来,电动小马达的转瞬间飙到最高,马灵马上迷失在这暴风骤雨般的冲击,又像缺水的鱼儿一样,呼吸急促,急着去找冯一平的唇。(。)

    ps:  ps:坚持不懈的求推荐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