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这一餐饭,吃得宾主尽欢,哦,不,主人不一定,但宾客是挺欢腾的。

    镇里的口味重一些,但是对野猪、野鸡,还有正宗的野兔这样的材料来说,口味重一点,那就刚刚好。

    其它的菜,也都没什么出奇的,很常见的家常菜,只不过,农家饲养的猪和鸡,那味道着实不一样。

    盛正又陪栗主任喝了一杯,暗自有些庆幸,好在这店里没有茅台,也没有五粮液,不然,这个月回去,真不好跟老婆交代。

    末了,排骨莲藕汤和鲫鱼豆腐汤端上来的时候,盛正闪到下面去结账,坐在台子后的老板连忙迎过来,“盛县长,味道不错吧,不是我吹,就镇上的这些餐厅,我家不管是味道还是卫生,绝对是一顶一的好,要是不信,您随时可以去后厨检查,”

    老板今天最高兴,开张快两年,头一次接到政府的生意,难道来了个新领导,这个规矩也会跟着变一变?那还不争取一下,作为镇里定点接待的餐厅来?

    “不用,都挺好的,多少钱?”

    “哪还用你付,挂在账上,月底我去镇里结就行,”做小生意的,也有小生意的门道。

    他也不担心镇里领导打白条,因为谁都知道,五里坳镇政府,现在有钱,怎么会少他这个瓜俩枣的。

    本来应该是这个套路啊,盛正想,在高新区的时候,他一直是在定点餐厅签单的,可谁叫你五里坳是个奇葩呢?

    “多少钱,我现结,你也不要打着还有下次的主意,你又不是不知道,镇里的公务接待,都只能在食堂,今天来的是我老同事,是我私人请客。”

    原来还是老规矩,老板有点泄气,计算器一按,“一共85。就收县长您8oo,”说完很自觉的准备开票。

    “多少?”拿着钱包的盛正愣了一下。

    “85,县长,我们绝对没多收,就野猪还有野鸡这两样。平常少有的贵了点,其它的菜,你看看,绝对都很实惠,”老板把点菜单和菜单都递过来。

    “不,我没说多,”午的这么多菜,要是在省城,不说2ooo,至少也得15oo。

    “你也别抹零头。就照实收,也不用开票,我自己请客,用不着,就一点啊,平常店里遇上那些操外地口音的人,别想着宰客,你们也是镇里的窗口,不能给镇里的形象抹黑,”

    “哪能呢。县长你看,”老板指了指身后墙上和营业执照等挂在一起的一块大牌子,上面醒目的写着,“如对消费价格有疑议。请保留好相关单据,打以下电话,我们郑重承诺,十五分钟之内,一定到场。五里坳镇市场管理办公室。”

    “要是出一次这样的事,罚款不说。名声也坏了,坏了名声,我的生意哪还能在镇里开下去?”

    五里坳这个小地方,还真有几分道道,盛正想,只是这些道道,是郭国坚定下来的,还是其它人定下来的?

    不过,对在省城的机关呆惯了,感觉工作年复一年的没什么新意的他来说,五里坳这些独树一帜的手段,就像一阵清新的风,带来了些不一样的气息。

    本来打着到乡下看穷亲戚,给个面子吃餐饭,就马上折转的高新区一干人,满面红光的从酒楼出来,看着天色,想着下午还要跟嘉盛和镇里商谈合作的事,看来今天是回不去,“有住的地方吗?”

    说是住的地方,其实问的自然是档次过得去的酒店。

    “有,怡佳快捷酒店年初刚开业,”

    其实还有比怡佳酒店档次更高的地方,桥头的那座小山上,嘉盛建了几栋别墅,供那些来桑蚕丝基地和工业园指导工作的专家住宿,一些来视察的领导,也会被安排在那里。

    栗主任这样的领导,也是有资格的。

    …………

    冯一平这个富的热潮,褪去得比较慢,还真有记者等在科技园门口拍,后来,居然还有跟拍的,从他早上出门,到晚上回家的这一路,都有那不嫌麻烦的记者拍了下来。

    网%易办公楼,两次跟着冯一平一起去纳斯达克,并且短暂采访过他的那位资深财经记者刘志雄,看着手下跟拍的照片,有冯一平清晨跑步,跑得热气腾腾,有他午和公司员工一起,在科技园餐厅派队拿着餐盘取餐,有他晚上十点多背着包,嚼着面包,还用肩膀夹着手机跟人打电话,拉开车门……。

    跟了四天,拍到的照片,都大同小异,非常规律,早上六点起床跑步,六点四十五出门,点半以前到办公室,白天,要么在办公室,要么在学校,吃饭一般都在科技园员工餐厅,晚上,有一次是去天骄居,看样子是和同学聚餐。

    有一次,应该是开会开到1o点多,跟着同事去吃了一次宵夜——水饺。

    没去夜场,没去看电影,没去听音乐会,没有参加这这那那的慈善晚宴、时尚聚会,或者是拍卖会,也没去高尔夫球场,没去马场……。

    没去约当红女明星,甚至身边都没有女伴——你逗我呢吧。

    他有些不满意,“他是不是有所察觉,我怎么觉得这像劳模摆拍呢?”

    拜托,你可是富,怎么看起来这日子过得比我还要没趣?

    作为网站的记者,刘志雄他们工作的时间同样不固定,晚上加班是常事,不过,加班过后,和同事一起,去钱柜等那些场所耍一耍,蒲一蒲,也是常事。

    “我不相信,我想没人会相信,”刘志雄摇摇头,“我想,他是绝对知道这一阵子会被媒体盯得紧,所以有意摆拍,”

    “他这日子,别说跟那些巨富比,连他那些大四的同学都比不上,规律单调到枯燥,怎么可能?”他一张张的快浏览着,“先放一放,过一段时间,比如半个月以后再拍,我还就真不信这个邪,都富了,日子还过得这么简单?”

    “如果那时还这样呢?”手下问。

    “那你觉得,到时我们放出一篇这样的报道来,把一个劳模富,呈现在大家面前,你说,会是什么效果?”刘志雄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年轻的手下。

    都是年轻人,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刘志雄让手下暂时放弃,其它还在跟的记者,同样现跟着这个年轻的新富,一点意思没有,后面的日子,完全是第一天的重复。

    于是,刘志雄的报道,被人抢了先,月2o号,在美国终于带着一帮兄弟,再次出兵伊拉克的那天,一家报纸,刊登出了一篇新闻,“新富的一天,”

    报道讲述了他们跟拍冯一平五天的详细经过,“如果你不认识他,从他的日常来看,你绝对想不到,这就是我们年轻新富的日常,媒体同仁们都在说,这不是富,这就跟我们一样,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不,是一个比我们还辛苦的上班族,”

    “在这个一切向钱看,在这个不少先富阶层,都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的时代,我们新富的生活,就像是一股清新的风,我们希望他这股风能长久,也希望他这股风,能影响到更多的人。”

    此时的冯一平,却重视起了另一股风。

    虽然都的老百姓,偶尔也会谈起粤港那边的**,虽然他们也会受那边朋友的请托,从都寄去板蓝根和白醋,虽然世卫组织,已经正式把都列为疫区,但是,因为相关单位的麻痹大意、懈怠、不作为,这些非常严重的问题,从政府到群众,依然没人警觉。

    也许是我们传承了长达五千年的明,以及苦难的近代史,锻就了我们粗大的神经,这些日子,都的老百姓的日常,也跟冯一平一样,没什么变化,该干什么,依然干什么。

    朋友聚餐,同事唱k,周末扎堆出游赏春……。

    在世卫组织网站上看到消息的那一天,冯一平马上召开了电话会议,郑重其事的强调了这件事的严重性,并在一天之内,分别以自己和集团的名义,向所有的员工,出了一份邮件,向他们强调一些措施:随时关注体温,不去人多的地方,不在外就餐,多用消毒液洗手……。

    也就是在这一天,筹备多时,汽车网和嘉盛传媒合作的一档栏目,正式启动,大大小小几十辆车组成的车队,满载着人员和设备,从都启程北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