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媒体上,占据头版头条的,依然是让大家看不懂的伊拉克战争,之所以看不懂,是因为萨达姆牛哄哄的共和国卫队,在美国和他的一干小兄弟面前,好像完全是一触即溃,开展后仅仅一周,美军就挺进到了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的外围。

    在冯一平看来,萨达姆政府班底里,战斗力最强悍的,不是他的那些将军,而应该是他的新闻部长,也就是差不多每天都要在%央台露个脸的萨哈夫。

    从一定程度上,伊拉克战争,就是萨哈夫一个人的一场秀,美英联军虽然在战场上节节胜利,但在新闻阵地上,却一败涂地。

    看着电视重温他的一些经典言论,冯一平觉得很欢乐,比如,战争开始的第五天,他一脸轻松的说,“几位勇敢的当地农民不畏强暴,用老式步枪击落了两架阿帕奇直升机,并抓获两名美军飞行员,”

    结果是真的,经过估计和他说的不一样,但是,这样的说法,确实让美军脸上无光,也确实让很多人听了暗爽。

    这位部长,真是生错了地方,好像在美军进入巴格达的时候,他还对着一大堆国际记者侃侃而谈,“我的作用就是告诉大家真相,我们坚决的打击了侵略者,伊拉克人民取得了伟大的胜利。”

    要是生在美国,他如果主持一个脱口秀节目,估计会把奥普拉的摔出八条街去。

    国内的电视上,这些天各路嘉宾们主要在讨论的,也是萨达姆究竟是死是活的问题,美欧的媒体,已经几次报道了萨达姆的死讯,“丧生在刚结束的一次斩首行动,”

    但是。萨哈夫一次次严正的驳斥,“萨达姆依然在位,”

    不过,在民间。关于**,已经有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

    这其,来自香港的一则消息,让很多人第一次正视起**来。

    消息里的这个地方,冯一平知道。自由行之后,这个地方,因为有好几位国家领%导人来过,好像还成为内地赴港游客的一个旅游目的地。

    它就是淘大花园。

    香港因SARS不幸去世的民众,共有296位,其淘大花园的居民,就有42位。

    月1号,香港卫生署公布,在当天,淘大花园E座。由26号的人感染,激增至21人!

    也就是在这一天,香港决定对疫情严重的淘大花园E座实行封楼隔离。

    虽然内地没有报道,但香港这么大的事,在这样一个信息高度共享的全球化时代,怎么瞒得住?

    何况,首都嘛,有的是消息灵通的人士。

    之后的4月2号,世卫组织正式发出不要去粤港两地旅游的警告。

    于是,真真假假的消息。开始通过手机短信传播,如,“污染区,某某大楼。18层,”网络上,也充斥着某处被整体隔离,甚至是首都封城的消息。

    但是,官方的报道,依然非常乐观。

    直到4月15号。美军已经占领巴格达一个星期,宣布伊拉克主要战事结束,已经开始在筹备联军临时权力机构的时候,首都官方公布的数字,依然是确诊患者例,医治无效去世的4例,“疫情已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不过,因为冯一平的缘故,学校和科技园,已经严格行动起来,学校的老师和同学,每天都自觉检测体温,科技园的所有员工,入园前也必须通过保安的检测。

    虽然有些人对此有点小小的不耐烦,但总体上,对这样的手段,大家还是很支持。

    不过,真的从心底重视**的人还是不多,冯一平在科技园里,听到大家议论的最多的,是海军一艘潜艇失事的新闻。

    紧张准备了这么多天,做了那么多事,看到官方的消息依然是不痛不痒,连梅秋萍也都放松下来,不再提让他马上回家的事,跟冯一平打电话的时候都说,“你爸他们都说,是不是把那个卡子给撤了,”

    “别,”冯一平连忙反对,“再坚持几天,新闻上只是说不严重,并没有说已经杜绝,”

    看来自己费了那么大力气,下那么大决心,写的那么多信,果然是一点用的都没有。

    但就在连爸妈都感到乐观的时候,情况突然就发生了转变。

    4月20号下午,现场直播的**最新疫情防治情况的新闻发布会上,卫生部副部长的出现,让一些记者马上意识到,今天肯定有大事发生。

    果然,发布会上,原来5天公布一次的疫情,改为每天公布一次,而首都的确诊患者,由之前的例,一下子增加到9例!

    会上还公布了相关的预防措施,关注体温,勤用消毒液洗手……,和冯一平之前说的,没什么两样。

    发布会还没结束,冯一平就接到了校长的电话,“一平同学,我代表广大师生,感谢你的预先安排,”

    “校长,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马上让仓库调拨五百件消毒洗手液和板蓝根到学校,”

    除了板蓝根,洗手液的库存,他同样备得很足。

    下午的发布会之后,紧跟着,相关部门正式决定,暂停全市歌舞娱乐场所、影剧院、网吧等公众聚集的化娱乐场所的经营活动。

    而当晚的新闻联播,播出了一则让海外媒体称为“史无前例的果断措施,”和对各级官员“一次灵魂深处震撼的教育”的新闻,负有直接责任的首都市长,和卫生部部长,被双双免职。

    而卫生部部长一职,更是由一位副总%理亲自兼任。

    看到这,冯一平正准备给周新宇打电话,没想到他先打了过来,“一平,各个便利店都涌入了大量抢购的人,比下午的还要多,一个人根本照看不过来,”

    “还犹豫什么,把轮班的全叫上,先顶过这一阵再说,”

    冯一平能想象,当曾经跟他座谈过的总书%记,都说“我们很揪心,”的时候,谁还意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

    意识到严重性之后,抢购是一定的,老百姓不是担心会供应不上,只是担心疫情可能会严重到令人不敢出门的地步。

    在他跟汽车网的韩国芳和祝求元联系,商量让汽车网的员工,接下来尽量在家里办公的时候,手机一直响着有来电的提示音,不想而知,肯定是妈妈的电话。

    果然,在这突如其来的严重情况面前,梅秋萍已经激动得语无伦次,话都是由爸爸说,“一平,飞机在哪,能不能让托管公司联系航线,现在就飞?”

    “爸,飞机在香港,”

    他的飞机没在国内注册,一次最多只能在国内停留15天。

    “那你带两个司机,开车,连夜换班往回开,总之,不要留在首都,”

    “爸,你想想,如果我这个时候把公司,把员工都抛下,日后他们会怎么看我?这个时候跑回村里,村里人会怎么看我?”

    这样的话,妈妈不一定能理解,和爸爸说比较有效果,男人更能理解男人的责任和担当。

    “况且,我们事先都做了这么多充分准备,不会有事的,另外,从明天开始,我就在家里办公,不出别墅区,能有什么事?”

    冯振昌沉默半晌,“唉,你说的也对,那你留在那,我拦住你妈,不过,千万别逞能,少出门,大不了,让所有的生意都停一阵,”

    “冯振昌,你跟儿子瞎说什么,你别挂,我跟他说,”爸爸挂电话的时候,冯一平听到妈妈在那边大喊,眼下,说不定在跟爸爸动手吧。

    急起来的时候,妈妈真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之后,电话就一直没停下来,外公、黄静萍、张彦、马灵、姐姐、小舅夫妇、金翎、肖志杰、王昌宁、佩奇、乔布斯,连小奥黑都打来了电话。

    冯一平不得不连着充电器跟他们通话,各种解释,各种保证,电话都打到发烫。

    到了晚上十点多,他还在跟周新宇商量保安和突发事件的处理,虽然之前不曾经历过,但冯一平相信,在这样的时候,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首都,今夜注定是忙乱的一夜,不但各大商场遭到抢购,交通运输部门,好像提前进入了黄金周,从下午开始,不少人,主要是在校大学生和务工人员,带着厚厚的口罩,蜂涌到汽车站、火车站,机场,迫不及待的想回家。

    只是,就是他们可能还不知道,到家之后,迎接他们的,首先就是一段时间的强制隔离。

    快十二点钟,好容易上床休息的冯一平,刚躺下不到十分钟,电话又响起来,他一听,马上坐了起来,“什么?”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