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是极美的,只是,熟知这些人做派的马灵,怎么看怎么假。

    抱着手在旁边看着的马灵问妹妹安妮,“这就是你一心想加入的姐妹会?”

    “这是学校人气最高的姐妹会,每年招新很少,”安妮兴奋的说,“呵呵,谢谢你,不,谢谢姐夫,要不是你们,我真得不到这个机会,”

    “人气最高?”马灵白了妹妹一眼,“你还记得我们高时的舞会皇后吗,当时风光无限,得意洋洋,现在呢?不管我是那届的,还是你那届的,都只能在社区大学就读,连同学会都不好意思来参加,那你说,在学校的人气,有什么用?”

    “哎呀马灵,这不一样,那是高,这是大学,我们姐妹会人气高,不止是因为在学校里最受男生欢迎,而是因为这是学校里最精英的一个女生团体,能学到很多东西,也能积累很多人脉,算了,跟你这个免费素食主义者没有共同语言,”

    虽然还只是新成员,并不是正式成员,但安妮对自己姐妹会的荣誉很看重。

    “对了马灵,你现在也不算免费素食主义者吧,你给森特吃的,一定是最高档的有机食品对不对?所以说,再高尚无私的追求,最后,不还是得回归正常生活?”

    马灵被安妮问得无话可说,自己是环保主义者,这一点可以确认,但是,自己还真算不上是免费素食主义者,从自身做起,少消费。提倡节约,减少对资源的浪费,这一点她是恪守的。

    可是,以前收集来的那些免费食品。主要也是提供给那些需要食品的人,并不是用来解决自己的生活所需。

    至于现在,确实和安妮所说的一样,在儿子的饮食上,她确实要求很高。不说各种有机蔬菜和水果,顶级的海鲜和牛肉、鸡肉,就连最常见的鸡蛋,也是供应商自己一枚一枚精心挑选过后最好的那些。

    为了让儿子有个安稳的环境,连高档社区的房子都买了一套,给他买最好的玩具,他穿的有些衣服和鞋子,比自己的还贵,为了出游,还买了一辆高档车……。怎么也不算是一个坚决抵制消费的人。

    同理,也算不上是一个绝不食用肉类的人……。

    怎么不知不觉的,自己居然就远远的偏离了当初的理想和追求?

    “别多想,”安妮看马灵在发呆,“我就觉得,你之前喜欢的那种运动,就是自虐,有那个必要吗?效果好吗?好好跟姐夫学学,像他这样发展新能源,才是最有效的环保行动。”

    “我没多想,也不后悔,我还是认同免费素食主义者的理念,当初的那些坚持。我依然觉得很有意义,不过,我也认为我现在的做法,是合适的,”

    马灵也不相信,那些严格的免费素食主义者。会把自己遵循的那一套,严格的用在自己孩子身上——她不认为会有那样的妈妈。

    “我在大学,才不会做你做过的那些怪事,你看现在多好,不用住集体宿舍,有厨师精心烹制的美食,还有这么多可以一起共同进步的姐妹,”

    “一起派对,一起疯的姐妹吧,”马灵笑着说。

    “派对当然少不了,”安妮花痴的对马灵说,“我们姐妹会,和学校最顶级的兄弟会,坡斯廉俱乐部关系很好,听说经常会和他们一起举办活动,”

    “嘻嘻,我没有你那么好的运气,在学校翻垃圾桶,都能碰到姐夫那么优秀的人,不过,坡斯廉俱乐部,已经帮我选好了不少对象,我一定会找个和姐夫一样优秀的男朋友,”

    美国大学的兄弟会,知名度最高,最神秘,大众最好奇的,自然是传说的那个控制了美国的耶鲁骷髅会,其实,哈佛的坡斯廉俱乐部,同样是一个非常高端的精英圈子。

    他坡斯廉俱乐部挑选成员,除了你自身的条件,还要严格考察家庭背景,加入的门槛同样很高。

    比如,罗斯福家族的男性成员,除了富兰克林罗斯福,其它人,包括西奥多罗斯福,都是这个俱乐部的终身成员,而富兰克林罗斯福也曾经表示,没加入该兄弟会,“是我一生最大的遗憾,”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现实,找男朋友也要有先决条件?以前不这样啊,我想想,那个外卖店送披萨的帅哥,高你那个帮家里修剪草坪的同学?还要我再朝前回忆吗?”马灵提起妹妹之前的那些罗曼史。

    “感觉,感觉你知道吗?有了感觉,我怎么能抗拒?”安妮有些恼火,“不过,连我这么特立独行的姐姐都回归现实生活,那我也一样,如果能对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好的家伙有感觉,那不是最好的?”

    这两姐妹,长的不像,马灵随妈,安妮随爹,人生观和价值观,更是相差迥异。

    “好了各位美女,接下来,我们去拍一些更随意的,男生们最喜欢看你们什么样子,我们就拍什么样子的,好不好?”

    冯一平命名为“youtube”的视频网站,已经大致成型,马灵对这件事非常有兴趣,她现在刻意跟这些平常说不到一起去的大学姐妹会的人混在一起,就是为了充实网站上线之后的视频内容。

    就是想让这些端庄起来像圣母,放下包袱后,连吉普赛人都望尘莫及,在各个大学很受欢迎的女孩子,拍一些吸引男生和男人的视频,为即将上线的网站聚集人气。

    按计划,这些天,她准备把东部这些大学的姐妹会,都拜访一遍。

    有些姐妹会好说话,非常高兴能有个机会,让更多的人认识自己,但有些,要求就比较多,比如现在的这个,为了让她们合作,马灵承诺,用冯一平的飞机,送姐妹会的几个主要成员,去洛杉矶一趟。

    “喔,”刚才还像五六十年代淑女的姐妹会成员,顿时放松起来,有些已经开始对帅气的摄影师身边的那个强壮的助理抛飞吻。

    这样的场景,今天并不是第一次,只是马灵每次看到时,都觉得挺欢乐。

    挑人的时候,她有个小小的恶趣味,那个看上去,很有同性恋气质,帅气的摄影师,其实很正常,倒是那个强壮的助理,是个十成十的gay。

    “哎,马灵,听说国的首都,现在sars非常厉害,染病的已经有两千多人,你就不担心冯?”安妮问。

    “我完全相信他能应对这些困难,我现在只想做好网站的准备工作,”马灵回答得很快,“你不是也要拍吗,快点!”

    “马灵,你这样一个冷漠的家伙,怎么是我姐姐呢?”安妮摇头。

    马灵怔怔的呆在门口,其实,一想起这事,她就满心的担忧和无奈,恨不能现在就跑到国去,这也是她为什么抛下儿子,带人出来工作的原因,她想让自己没有精力和时间,去想,去担忧。

    可是,这好像是徒劳的,晚上没醒还好,要是醒过来,接下来肯定是睁眼到天明。

    …………

    硅谷,东帕罗奥图市,黄静萍在安全助理的陪同下,戴着安全头盔,在正在建设的北美园区里视察。

    这一阵子,她的作息时间,变化很大。

    作为DOOR的股东,她已经正式在公司上班,不过,坐班几天之后,她就明白冯一平这么安排,是想让自己有事情忙,不至于太空虚无聊。

    美国这边的公司,财务制度非常健全,很少有漏洞可钻,就是日常的各种开支,一律都是刷卡,票据齐全,也很难钻空子。

    所以她每天除了在办公室看一些报表,总会到工地上来转一圈。

    就连晚上,也会在健身俱乐部练得精疲力竭才回家,而每天一大早,天还没亮,就起来晨跑。

    和马灵差不多,她同样不想让自己闲下来,也不敢让自己闲下来。

    这些天,每天陪女儿的时间都不多,因为一看到女儿,总会想起冯一平,随之而来的,就是没完没了的担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