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虹气喘吁吁的爬上八楼,上气不接下气的敲门,“玉萱,你在里面吗,快开门!”

    敲了几下,她就弯腰扶着腿,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缓过一口气,听里面没动静,又继续叫,“玉萱,是我,快开门,”

    一直敲了五六分钟,依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她把耳朵贴在门上,拿出手机拨冯玉萱的手机,没听到动静,打家里的固定电话,就在里面一直响,也没人接,看样子,是不在这边家里。

    “罗维,你联系上了吗?”

    “没有,我正在顺着路往前找,”

    “你接着打她电话,不要停,”蔡虹扶着楼梯朝下走,刚才上来跑得太快,现在还觉得腿软,“还是这样子好,你好好给她条短信,内容你知道怎么写吧,”

    “对,我这就写,”罗维把车支好,站在省城依然车水马龙,热闹喧嚣的街头,开始给冯玉萱写短信。

    “蔡虹,这儿,”小区楼下,二哥蔡鑫站在自己的银灰色雅阁身边,朝妹妹招手,“不在家里?”

    “不在,”蔡虹在楼下转了一圈,不见冯玉萱的车,“走,去其它的几处房子,”兴许是玉萱觉得这边小区人多,去了那些人少的别墅。

    蔡鑫迟疑了一下,慢腾腾的打着火,“小妹,她会不会自己去了医院?”

    蔡虹摇头,“不会,集团的通知里说得清楚,要先排除自己是不是感冒,现在去医院的热门诊那,本来没染上的,说不定也能染上。”

    “就是说,她要是感冒,那就什么事都没有,要不是感冒,那她自己也会主动去医院,对吧?”

    “你要说什么?”蔡虹看着自己的二哥问。

    “我是想。现在没必要着急忙慌的找她,感冒最好,要是她真的染上了**,你找到她了。那你也是有风险的,对不对?你想想慧慧,想想爸,还有,义良怎么不自己找?

    医院的那个女孩子。一个老乡而已,打几个电话安排一下不就好?有必要他亲自去吗?你说呢,”

    “他冯家,好像是带着我们家把生意做了起来,可是,现在我们家的工厂,都不是自己的,你再看看当初厂里的那块地,现在值多少钱?这真说起来,还是他冯家占了我们便宜。”

    蔡虹本来还想跟二哥解释几句,一听他这话,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这二哥,成家以后,这想法就越跟二嫂一个德行。

    不是一平带着,家里的家具作坊,现在还能办下去?不是有嘉盛撑着,厂里的那块地能留到现在?早被政府征走了。

    再说,不说爸的。就老爸现在的身家,都比那块地现在的地价高吧?不然,就你们两个现在基本什么都没干的人,能过这么舒服的日子?

    “送我回家。”

    “这才对嘛,她的男朋友不也在找?那么大个人,她知道该怎么做,不会有事的,”蔡鑫见自己推心置腹的一番话有了效果,挺高兴。这几年,哥哥和妹妹,可很少能更自己说到一块去。

    “慧慧呢,谁看着?”到了蔡虹家别墅,蔡鑫从车上下来,问跑进院子里的妹妹。

    却见大嫂带着两个孩子从家里走出来,“怎么样,找到了吗?哟,老二你也在?”

    “没找到,”蔡虹摇了摇头,“慧慧,听舅妈的话,乖乖的啊,”自己动捷豹。

    “还要去哪?”大嫂问。

    “去其它几处房子看看,大嫂,义良晚上应该也回来得晚,麻烦你做做饭,”

    “没事,那个姑娘怎么样?”

    “不太好,正准备做手术,”

    “这还真是,这日子真是,”大嫂摇头,“你路上小心点,”

    蔡鑫这才明白,妹妹这哪是听进去了自己的话,明明还是执迷不悟。

    “蔡虹,你想想我说的话,”他苦口婆心的对着车里的妹妹说。

    “蔡老二,滚一边去,”蔡虹一脚油门,捷豹疾驰而去。

    “我这是,我这是为了你好啊,”蔡鑫呆立原地,怔怔的说。

    “二叔,怎么了?”

    “大嫂,你评评理,我给小妹说,让她不要去找,玉萱要是没染上,不找也没事,玉萱要是染上了,找到了也没用,自己还危险,你看慧慧这么小,爸又上了年纪,你说是不是?”

    “老二,你这真是,越来越精了,”大嫂的声音,听不出褒贬。

    “我这不是为家里,为小妹着想吗,应该的,”

    “你们两个,”大嫂对着自己的孩子,和小姑子的孩子说,“以后长大了,千万不要这么精,不能事事都算账,只为自己想,记住了?”

    “记住了,”两个孩子大声喊。

    大嫂和孩子的话,就像两记耳光,狠狠的扇在蔡鑫脸上,扇得他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大嫂,你怎么这么说话?”他跟上去。

    慧慧扶着门,“我们不喜欢你!”

    “哐”一声,大门在他鼻子前重重的关上。

    “简直,不可理喻,好心被你们当作驴肝肺,”蔡鑫一跺脚,狠狠的啐了一口。

    处别墅倒是好找,蔡虹在门口一问保安,都说冯玉萱的车没有回来,她还是不放心的每家都进去看了一圈,确定没人,这个姑娘,究竟跑哪里去了呢?

    此时,已经华灯初上,看着霓虹灯下,那些大多数戴着口罩的市民,蔡虹一阵烦躁,“罗维,你找到了她了吗?”

    “都不在家里?我也没找到,我妹妹现在也在帮我找,”

    “短信呢,回了吗?”

    “也没有,”

    蔡虹犹豫了一下,拨通了老公的电话,“义良,还是没找到,你看,要不要跟哥、姐,或者是一平说一声,”

    梅义良那边很嘈杂。“都到了晚上,这个时候跟他们说,也是让他们白担心,要是今晚还没找到。我明早给他们打电话,你放心,我这边忙完,马上去趟公安局,沿江大道上已经装了几个摄像头。我看能不能找到玉萱的车,”

    …………

    郊区的一处湖边,一个拿着把折扇的老爷子,陪着自己家的一条老狗,在湖边遛弯,看到路边的一棵柳树下,一辆车尾灯一闪一闪的停在那里,走过去一看,里面坐着一个姑娘,木木的看着湖面。一动不动,这是?他敲了敲车窗,“姑娘,你没事吧?姑娘,”

    开始是敲,后来就用手拍,“啊,”冯玉萱终于从木然回过神来,看到一个老人家贴着车窗在喊,刚想把车窗摇下来。想起什么,连忙从手套箱里掏出来几个口罩,足足戴上了个,“怎么了?”

    “没事吧姑娘。是车子出问题了吗?”

    “我没事,谢谢你大爷,”她一看天色,怎么这么晚?

    湖水声,虫鸣声,不远处高上路上汽车驶过的声音。后面小村里的狗叫声,电视声,妈妈叫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一股脑的涌进她耳朵,世界,又一下子鲜活起来。

    “大爷,这是哪?”

    从公司出来,她本来想回家,可是想着家里小区那么多人,不好,同样,那几处原本住人不多的别墅,现在每栋里面都有人,也不好去,医院,她也不想去。

    弟弟唏嘘着跟她说了都那家医院的事,现在的医院,当然不会像4月2o号之前一样,可是,一想着马上要失去自由,她本能的有些逃避。

    之后就漫步目的朝城外开,溜到这,就再也不想走,一直在想着这二十多年的事,想着自己之前种种的不堪,想着现在的好日子……,越想越怕,越想越纠结,越想越不甘心,感觉没想多大一会功夫,怎么就这么晚?

    “那边,就是绕城高,”大爷指着前面说,“你这车能走吗,要不要我去村里叫人来帮忙?姑娘,不管遇上什么事,都往开处想,没什么过不去的坎,”

    冯玉萱一看,前面几米远的地方,就是湖水,难怪大爷这么说。

    自己这是,被吓到了吗,就和那些故事里说的,没病死,被医生的话给吓死?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现在**的致死率并不高,而且,自己还不一定就染上了呢,说不定只是感冒呢?怎么这么慌张?

    呆想了这么长时间可怕的后果,她现在倒能坦然面对,就是**又怎么样?

    “我没事,大爷,”

    “好,我看着你倒车,”

    换挡的时候,冯玉萱看到手机,打开一看,上面慢慢的全是未接电话,小舅小舅妈的,还有罗维的,有好几条短信,罗维的,“你在哪?快回电话,不管有什么事,我都陪你一起面对,”

    她的眼圈有些红。

    没看完,手机又震动起来,蔡虹的电话。

    大爷等了半天,见她车没动,“姑娘,你没事吧?是车不着吗?”

    老爷子还是有些怕她想不开,悄悄的站在车前面。

    冯玉萱心里一暖,“我没事,我先接个电话,”

    “喂,”她轻轻的应了一声,那边的蔡虹可能没想到这次能打通,愣了一下,音调马上高起来,“玉萱,你在哪?你没事吧?”

    “我没事小舅妈,”

    “快告诉我地点,我来接你,”

    “不用,我一会上绕城高,马上回来,”

    “谢谢你大爷,”冯玉萱远远的冲那个老爷子挥挥手。

    “路上小心点开,”

    …………

    环入城处,冯玉萱一眼看到小舅妈的车停在前面路边,车灯亮着,旁边站着同样一脸焦急的罗维。

    看到她的车,两个人眼睛一亮,跑了过来,“别,你们离我远点,”

    “远点?”蔡虹拿着手上的包,追着她打,“你这个蠢丫头,我叫你跑,我叫你躲!”

    “小舅妈,小舅妈,”罗维拦在她身前,“好了,好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