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了一个群,454,21,228,欢迎大家光临!我虽然不能保证每天到,但肯定会经常去“快闪”一把,而且,群里看样子红包不少哦。

    建了一个群,454,21,228,欢迎大家光临!我虽然不能保证每天到,但肯定会经常去“快闪”一把,而且,群里看样子红包不少哦。

    Ps:本章过后会修改,请大家和往常一样,到早上6点以后再看,抱歉给您带来的麻烦和不便,多谢支持!

    Ps:本章过后会修改,请大家和往常一样,到早上6点以后再看,抱歉给您带来的麻烦和不便,多谢支持!

    首都,李方成兴奋的带着他爸看自己选的办公楼,“爸,这地方不错吧!”他带着李益强走到落地窗前,“首都最好、最高档的办公区,楼上楼下,好多跨国公司,”

    作为一个有点想法和追求的纨绔,在这个全民经商的热潮里,李方成不想只做一个米虫,是真的也想做点事出来,虽然也为钱,但主要还是为了钱之外的东西,比如地位,比如,更主流、更漂亮的明星和美女。

    “是比我们现在办公的地方高档,可是这费用肯定也不菲,”李益强背着手,四处打量着。

    “爸,我们这家公司是互联网公司,是新经济,而且我们是一心想把它做成美国的上市公司,起步当然要高,这不是你教我的吗?当初你刚开始做外贸的时候,不是也花大价钱在长城饭店长租套房?”

    这个理由好强大,李益强有点无言以对。

    但当时的贸易公司,说白了就是皮包公司,都流行那么做。

    “满打满算也就1000平方吧。这里地方好像不够大?”

    “先期差不多,崔云凌不也说,嘉盛刚起步的时候,也就1000平方还不到的样子。我都想好了,只要网站一上线,我们就可以租一些稍偏的办公楼,把那些技术支持部门放到那些便宜的地方办公,这里只作为总部。等上市有了钱,我们不是也可以建自己的大楼?”

    李方成说着说着,就亢奋起来,“爸,再过几年,大家一定能在关村里,见到我们家的大楼。”

    儿子想做点事,李益强很欣慰,而且这个项目确实不错,做得好。比自己折腾这十几年还有钱途,在关村建栋楼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就租这,我支持你!”

    父子二人站在窗前,憧憬着今几年之内,就能成为国内高科技行业的新领军人物,都有些激动不已。

    在商场打滚了几十年,早就处变不惊的李益强,这会也很兴奋。

    贸易这一行,以前看着很高大上。但是这两年做跨国贸易的越来越多,虽然其也不乏出国转了一圈,回来后就说自己做国际贸易的人,但不可否认的是。竞争确实越来越激烈,利润越来越薄。

    而且,随着国内出口规模日益扩大,和其它国家的贸易纠纷也越来越多。

    比如今年,欧盟和美国都在对国内的彩电行业进行反倾销调查,那些国内的知名大厂都没办法。

    在这样的国与国。甚至是国家与一个地区性国家组织的贸易摩擦里,他这样的小公司,搞不好就在下一轮贸易摩擦赔个底掉,国内苦心经营的这些关系,在这种事上,肯定帮不上一点忙。

    这就是他苦恼的地方,虽然已经有点身家,虽然已经想多条路子,但找个更好的行业也不容易,刚好,崔云凌画的这个饼,看上去真挺美味,而且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儿子也恰好喜欢。

    “你跟崔云凌商量过了吗?”

    “爸,这些事还用得着跟他商量?他方案都已经拿了出来,我觉得,用不用他都无所谓,”李方成满不在乎的说。

    “糊涂!”李益强斥责了他一句,“拿着那个死的方案就可以做好?你没做过,就不知道做事的难处,而他对这些事是熟门熟路的,能帮我们省多少事?

    你要记住,早一天上市,我们就是早一天赚到钱,不要因小失大,不管你愿不愿意,有事多跟他商量,”

    “可是,我们就这样给他10%?”李方成这会已经把这个还在头脑里的公司,当成了在纳斯达克上司的公司,10%的股份啊,那得多少钱?至少几个亿的人民币!

    “现在我们用得上他,所以你现在要谦虚一些,用心一点,好好跟他学,等你都掌握了,哼!”李益强哼了一声,“区区20万,一个月的租金都不够,就要占10%?我们的钱,是那么好拿的?”

    “可是,我们不是要跟他签协议吗?”

    “协议?哼,你以为我的钱,是靠遵守协议赚来的?”李益强给儿子上课,“在这,他一个拿着美国护照的国人,到时有的是办法让他怎么吃进去的,再怎么给我们吐出来,”

    “是华裔,爸,”李方成纠正了他老子的口误,“他现在已经不是国人,”

    “不过,你这样一说,我就明白了,呵呵,等上市有钱以后,我就在那几家不景气的门户网站挑一家买下来,那个嘉盛,真是一点眼光都没有,既然觉得这行好,又有钱,居然不会想到这一招,”

    “现在国内开公司的,有多少人自己有钱?国企不说,那些什么合资外资的公司,不照样是拿银行的贷款发展?别他们说什么你就信以为真,真有钱,他们不会想到这一步?”

    李益强耐心的提点着儿子,那几公司不说自己有钱,市里雄厚?

    不过,他真没想过之后收购门户网站的事,他只想到,有了一家成功的高科技企业,就有很多和高层领导接触的机会,现在国内不都提倡高科技吗。领导也喜欢到这些公司视察,对他按他过往的经验,领导是什么?处好了关系的领导,那就是赚大钱的机会。

    要是没有领导批的条子。他现在能有这副身家?

    不过,老一辈的都比较谨慎,“崔云凌也说过,专业的网站,也有自己的优势。你看,现在有两家门户网站连新闻都不做,太全面,投入大,也很难做到面面俱到,还不如专攻一个方向,”

    上了年纪的人就是保守,李方成吐槽了自家老子一句,不过还是乖乖的说,“你说的对。总之,先把汽车网站做好再说,”

    等我把汽车网站做上市,后来怎么做,还不是由我?

    “现在给崔云凌打个电话,让他有时间来这里看看,这些表面上的尊重,现在还是要做好,”李益强吩咐儿子。

    跟着叮嘱了一句,“记住。要叫崔总,”

    …………

    省城,一栋大楼上挂满了长长的红色条幅,看落款。除了少数几家公司,其它的都是政府机构,如果把这么多单位的头头都聚到一起,差不多可以开一个市政府常务会议,不知道的,还以为会是哪家重要机关搬迁到新址办公。

    楼下。锣鼓喧天鞭炮齐鸣,装修雅致的大门上,挂着一块鎏金的牌匾,“名流国际美容会所”。

    大堂内,沈雪穿着一件定制的旗袍,笑盈盈的带着几位不是一脸傲气,就是一身贵气的人朝大门口走——这几位,就是那些条幅,几个单位一把手的太太,“谢谢几位的捧场,继忠说过,这个地方不为赚钱,就是希望能让各位姐姐有个休闲的场所,”

    “欢迎大家常来,把这就当自己家的一样,要什么设备,我们就进什么设备,要什么产品,我们就进什么产品,大家放心,我们这里最注重的就是**,对会员的审核很严,不是会员一律不让进,”

    “刘总真有心,我们女人和他们男人不一样,得多花时间来保养,可是原来还真没个好的去处,”一位官太太说。

    “哎,我们家老刘,没其他长处,就是喜欢替领导着想,来,我们剪彩!”

    “呵呵,剪彩我们可是第一次,”

    “就是,以前只有他们男人的份,”几位官太太说笑着,跟沈雪一起,操起银剪刀,把系着红花的红绸子剪成几截。

    …………

    “老公,还要看件?”沈雪细致的在脸上、脖子上涂完在法国买的化妆品,撩起睡裙,跨坐在刘继忠身上。

    刘老板此时还带着花镜,看着手里的几分件,“宝贝,一会就好,”

    “嗯,你快点,”沈雪从她身上下来,“今天那几位都很高兴,可是,应付那几个明明已经人老珠黄,还偏偏以为自己青春正茂的官太太,真不轻松,老公,我还要做多久?”

    作为已经“因公殉职”的副市长的红颜知己,沈雪对这些当官的正室,本来就不太喜欢;作为省台的前一姐,一个靓丽的媒体从业人员,一个眼睛长在头顶的公众人物,哪会喜欢跟这些什么事也不做,********只想保住自己位子的庸脂俗粉打交道?

    “辛苦了宝贝,你放心,用不了多久的。我预计这样发展下去,再过两年,我就应该是省内的首富,到时,就该她们反过来跟你套近乎,不过,要实现这一目标,现阶段还是要跟她们搞好关系,”

    这也是上一次事件给刘继忠的一个启示,比起那些滑不溜手,胃口越来越大,越来越刁的当官的,他们老婆的工作更好做。

    “两年我们就能成首富?”沈雪惊喜的问。

    刘继忠肯定的点点头,“有她们的帮助,这几年再好好运作几个项目,绝对没问题,”

    “哇,老公,我太爱你啦!”沈雪抱着刘继忠一通猛亲,一省首富的太太,一省首富的太太!自然比电视台一姐更给力。

    搞不好,以后还能朝全国首富进军不是?

    沈雪现在都在想,那些当初因为副市长在美国去世之后,露出丑恶面目的那些台领导,还有顶了自己台柱位子的潘梦兰那个小婊砸,到时上门来求自家多投放广告的场景。

    “哇,老公,我太爱你啦!”沈雪抱着刘继忠一通猛亲,一省首富的太太,一省首富的太太!自然比电视台一姐更给力。

    搞不好,以后还能朝全国首富进军不是?

    沈雪现在都在想,那些当初因为副市长在美国去世之后,露出丑恶面目的那些台领导,还有顶了自己台柱位子的潘梦兰那个小婊砸,到时上门来求自家多投放广告的场景。

    Ps:本章过后会修改,请大家和往常一样,到早上6点以后再看,抱歉给您带来的麻烦和不便,多谢支持!(。)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