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空好好想想,我等你答复,”虽然心里急得跟猫抓一样,巴不得苏伟现在就说“我愿意,”,李方成还是难得的控制住了自己,装作这事不过是自己临时起意,你要合作呢,那固然好,你要是放着这样的热钱不赚,爷也更不在乎的态度。

    都等了个多月了,不在乎再多等天。

    “我得好好想想,”苏伟的声音有些干涩,“之后的节目你自己去,”

    “真不去?好吧,那我就笑纳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今天的这两位,平常可不容易碰到,”李方成很高兴的说。

    他这份高兴,不是装的,是真高兴,不过,不是为之后为两人准备的节目自己一个人接下来,他高兴的,是苏伟现在的反应。

    没什么意外的话,这个和自己有共同爱好的人,肯定会答应合作。

    就是万一不同意合作,那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成功的在这家伙心里撒下了一颗种子,以后工作的时候,估计他不会像现在这么尽职,这不也是间接的给冯一平添堵吗?

    要是这样挨个的给他这个金融公司的每位员工,都这么来一下,那冯一平版图里最重要的这家公司,呵呵,那还能有什么前途?看你冯一平哪来的资金去发展你其它的项目。

    “你也悠着点,现在这时候,最好多留着点体力,小心让*乘虚而入,”

    “不存在那个问题,”李方成大咧咧的说,“你是不知道我的运气,我有把握,就这样什么防护措施也不做。到隔离病房去几趟,同样也染不上,你信不信?”

    他这也不尽是吹牛。是想更进一步的给苏伟信心。

    “运气好也不是那样用,”苏伟站起身来。“谢谢你今晚的款待,”

    “真回家?”

    “真回家,”

    “好吧,我也不勉强你,”李方成提也不提刚才的事“再见,”心里在嘀咕,这家伙,今晚怕会是个无眠之夜。

    他猜得没错。虽然没在外面疯,苏伟今天晚上,也是在凌晨才入睡。

    要想的问题太多。

    李方成想的对,在这样的机会面前,他能不动心吗?当然不,面对那么好的机会,他怎么能不动心?

    说起来,从事他们这个行业的人,在本质上,跟银行的职员没什么区别。

    别看每天经手着对普通人来说称得上巨额的资金。也一直在给公司和客户,创造巨量的利润,但他们自己的收入。那就不是相形见绌,而是压根没法比。

    类似的心思,他不是没动过,虽然他们这些人,明或者不明的规定,自己和配偶都不好炒股,但是这样的规定太好规避,比如,找个信得过的亲戚不就行?

    之所以以前没做。主要是因为,这样的事。赚了自然都好说,但只要亏一次。怕是自己的老本都得赔个底掉。

    但这一次,这个最大的担忧又不存在,李方成明白无误的承诺,赔的,全算他的。

    那就是稳赚的事,还不用自己投资,这样的好事哪里去找?

    再说,以公司目前的操作来说,有哪一次获利是一成那么低?都是成起,一年运作几次下来,自己不是也得分润近千万?

    这是合作会带来的最直接好处。

    需要顾忌的事情,也不是没有。

    比如,公司对自己这些人的监督,究竟到了那一层级?会不会我们的一些日常,也在监督范围之内?

    他之所以有这个顾虑,是因为公司组织他们,花了足足两天时间,来认真学些和了解前汽车网eo崔云凌的事件经过。

    那个以为把公司玩弄于鼓掌的家伙,到最后才知道,自己就跟《楚门的世界》的那个楚门一样,一举一动都在公司的掌控下。

    自己现在的举动,公司是不是也已经掌握了呢?

    想到这儿,他感觉脑子里闪了一下,好像忽略了一件事什么事,是什么呢?他想了想,却又没有头绪,那就迟点再想,他继续分析起利弊来。

    就是公司现在没掌握,苏伟也相信,总会有露出马脚的那一天,常言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到那时,不说其它的种种后果,自己怕是要彻底的跟钟爱的这个行业道别,因为在这个行业,不会有公司,会聘请以前严重违反职业操守的人。

    而且,通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他明白李方成这个人,是个赌性很强的人,这样的人,在股价下行的时候,让他割肉平仓,估计还能听进去。

    要是让他在股价上涨的时候清仓,怕是很难的一件事,那就是这个收益,其实也是没保障的。

    苏伟呆在书房里,看着电脑里“利弊”两方下面的那些理由权衡着,一时却很难做出决定。

    不过,他的眼睛,却经常不由自主的飘向“利”下方的第一条,“八位数的收入,”

    在八位数面前,他顾忌的好多事情,好像都不是那么严重,他终于一拍桌子,“干!”

    然后,他一下子呆住了。

    那一拍,好像是拍通了脑袋里的一根经络,他马上明明白白的想起来,自己之前究竟忽略掉了哪一个好像很重要的问题,这个李方成,不就是和崔云凌勾结,想复制汽车网的那对父子里的子吗?

    苏伟马上头上直冒冷汗。

    …………

    那晚在外眠花宿柳之后,李方成觉得,对*,市面上好像乐观了起来,自那夜之后,他又恢复了以往的作派,不但晚上,白天也流连于各夜店之,一方面,这是他的本性,另一方面,他实在是不能无所事事的干等苏伟那边的答复。

    第天的午,他终于勾搭上一个觊觎很久,但之前没机会亲近的某头牌,并破天荒的让她午出了门,同样带她去那家餐厅吃药膳,开吃没多久,就接到苏伟电话,“阿成,我决定了,以后你带着我吧,我们俩把那些想要的,一个个都拿下来,要不从今天晚上开始?你说,哪家店好?”

    这家伙,还整得这么煞有介事,不过,虽然苏伟说得隐晦,李方成一听就明白他的意思,合作,成了!

    他兴奋的一巴掌拍下去,却习惯性的拍在旁边人的大腿上,“你,”旁边的女孩子马上怒目而视,咱也是有脾气的人,要不是现在出来混豪客的少,老娘大午的会陪你出来?

    “sorry,sorry,”李方成捂着电话连连道歉,“下午我们去太古广场,你喜欢什么买什么?”

    那头牌马上由一脸不爽秒变温柔似水媚眼如丝,“真的?喜欢买什么就买什么?”

    “真的,”李方成豪气的说。

    咱接下来,至少是月进斗金的人。

    “李少你真好,”伴着这话,还奉送上香吻一枚。

    “你等会,”李方成想起来,电话还没挂呢,要不,眼前的这位,让给苏伟?以后可得拉拢好他,“为什么要等晚上?午餐还没吃吧,现在就过来,上次的那家药膳,我有大惊喜等着你哦,”

    “宝贝,等会我有个好朋友过来,你一定要好好帮我招待他,”

    …………

    苏伟神清气爽的从酒店套房出来,还有些留恋的看了几眼床上那个身材样貌,外加专业技能俱佳,此时不着寸缕,慵懒无力的女人,敲开了旁边房间的门。

    “一看你这样子,今天晚上最好得补一补,”李方成笑着打开门。

    “阿成你够意思,谢谢!我们进去说。”

    “我知道我们现在操作哪些,可是,以前有好几次,清仓都是由我们老总亲自做,我们并不知情,”

    “这样,”李方成有些失望,“不过也没关系,只要知道一些会涨的优质股,我们自己也可以判断抛售的最佳时机,或者,我们就定一个限额,回报到多少,就不管它还会不会再涨,一律清仓,怎么样?当然,分成的比例,依然不变,”

    “阿成你够意思,你听好,我们现在正在持续持有内地大门户网站的股票,从现在看,这支股票涨势依然喜人,”

    李方成马上打开电脑,一看,“竟然上涨这么多?那还有什么好犹豫,”

    他马上电话通知股票经纪买入,“哈哈,我们就等着分红吧!”

    …………

    下午六点,冯一平动手做了一锅香喷喷的海鲜饭,附庸风雅的倒上一杯红酒,还没吃上几口,电话又震动起来,一看,佩奇的,这会,硅谷那边,得是晚上点多吧,怎么这个时间来电话?

    “冯,你准备一下,明天上午10点,我们得开一次董事会,”佩奇怒冲冲的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