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梅耶尔沉吟了一下,“有一个方式或许可以,让施密特改变他招聘的条件,不要招聘纯商科背景的人,而是那些同样学习计算机,但对商业有兴趣的人来做销售,”

    冯一平顿时也豁然开朗,是啊,这样做,不就是两全其美吗?

    “谢谢,我得马上做他俩的工作,晚安!”

    “等等,”梅耶尔看了看时间“这个时候还什么晚安?早安了好不好,大半夜的打扰一位年轻女士的睡眠,你说,怎么补偿我?”

    “下次见面时随你提,”冯一平又要挂电话。≯

    “等等,我们都很担心你,你在那边一定要注意安全,”

    “谢谢,拜!”

    冯一平也不想调笑她,那个“我们”都包括谁,匆匆挂了电话,他想了好一阵,组织了一下语言,才给佩奇打电话,他和乔布斯一样,并不是一个能轻易听进意见的人。

    佩奇果然没睡,“冯,”

    “佩奇,你放心,无论任何时候,我肯定支持你的选择,只要是上董事会的事项,我无条件站在你这一边,”

    “谢谢,我就知道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佩奇很高兴,也有些累,“真希望能早点认识你,比如,99年的时候,”

    99年的时候,你肯定看不上我。

    那会,25oo万美元我倒是能拿出来,可是,红杉和kpcB提供的其它支持,我可提供不了。

    “有个看法,你不一定赞同,但我认为,施密特和我们的目标,也是一致的,佩奇,有时候,我们也应该替他考虑考虑。他毕竟要直接承受那两家风投的压力,”

    佩奇不说话。

    骄傲如他,怎么能接受施密特所做的事?

    只是,作为一个ceo。当然会掌握公司的财政大权,已经限制了施密特作为一个ceo的很多权力,如果连这项也要拿过来,连他也觉得有些说不过去。

    是不是可以成立一个预算和拨款委员会?佩奇认真的想着,至少要限制他在这方面的权力。

    “佩奇。我们的雇员已近两千人,不是之前几百人的时候,你想想,如果没有施密特承担那些日常事务性的工作,以及很多对外联络和交往的工作,你和布林,能像现在这样,能全身心专注于自己的工作吗?”

    这一点,佩奇是承认的,现在几个产品同时开。他如果兼任ceo,那用来开产品的时间,肯定所剩无几,“换一位ceo,照样能做这些事,”

    看来昨天的事后,他对施密特是真的意见很大。

    “你能肯定,下一位ceo,就不会和我们有摩擦?和施密特磨合了近一年的时间,至少在很多方面已经有了默契。你难道还想再重复一次这样的过程?”

    佩奇又不说话。

    “公允的讲,我们应该承认施密特的工作能力,而且作为一个创始人,本来就应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来为公司服务,为什么不能放下之前的隔阂,大家坦诚布公的谈一次?”

    “从施密特个人角度来讲,他肯定希望公司能成功,毕竟他之前负责的那两家公司,说失败也不准确。至少,在他任内,并没有成功的扭转局面,我们谷歌,可能是缔造他职业生涯辉煌的最后一次机会,你说呢?”

    “和他之间的矛盾,肯定比和那两家风投之间的矛盾好解决,你说对吧!”

    迈克尔莫瑞兹和约翰多尔,虽然是硅谷最知名的风投大师,也乐于在投资的创业公司扮演上帝之手的角色,不仅是资金提供者,同时也经常以设计师、顾问、战略家,甚至是执行者的身份,参与到所投资的公司去。

    也可以说,他们就是创业团队的“教练”,不仅决定上场时间和人选,还为所有的人提供可靠有力的后勤保障,减少创业者走弯路的可能性。

    但是,不管他们做了多少工作,风投和创始人,始终有一个巨大的,不可弥补分歧。

    风投本质上是做钱的生意,最关心自己的资金安全和回报,自然希望尽快获利后,安全撤出。

    不是说风投里,就没有像巴菲特一样,崇尚长期投资的,但这样的人,或者是这样的项目,肯定是少之又少。

    而很多创业者,一开始,还真不是为了钱,更多的只是为了自己的情怀、理想,或者是梦想,所以,他们更在乎自己的产品,把自己的产品当成自己的亲儿子一样。

    风投则不一样,他一般把创业者的公司,或者产品,当作一个待嫁的姑娘,只要回报合理,就是送出去做童养媳也非常不错。

    客观的说,风投这么做,也没什么不对,对公司的创始人来说,比如佩奇和布林,谷歌就是他们唯一的孩子、希望,但是对红杉和kpcB来说,他们投资的公司太多,其从事和谷歌类似业务,也不是一两家,没理由只把你一个公司捧在手心宠着。

    “总之,我觉得,我们跟施密特,并不存在本质上的冲突,有他在,还帮我们抵挡了那两家风投的压力。”

    “同时,他加强销售,固然有让业绩更好看一些,让他在莫瑞兹和多尔面前加分的考虑,但何尝不是对公司有利?

    你应该也看到了他的成果吧,和去年同期相比,一季度营收是去年的百分之二百十,最重要的是,他做这些事的同时,并没有干扰你对产品的开,对不对?”

    这是硬道理。

    “我承认,他是做了一些工作,”佩奇终于好容易肯定了施密特一次,“只是,你也知道,我认为,谷歌就应该是一件技术推动型的企业,而不是销售驱动型的企业,我们的核心力量,应该是不断开和完善的产品,应该是一个个工程师,而不是那一个个只知道夸夸其谈的人,”

    “这一点我们当然赞同,但不可否认,销售也很重要,对不对?即使你还是ceo,公司里也不可能只有做产品的工程师,没有负责销售的团队吧,”

    “我不是反对组建销售团队,只是认为他招聘的那些人,不是最佳人选,”

    想改变佩奇对商科生的怨念,好像不太现实,“你觉得这样如何,以后我们的销售队伍,同样要求有工程师的背景?”

    “这倒不错,我们不想面对一群连公司产品都讲不清楚的笨蛋,”佩奇的声音,明显挺振奋。

    看来梅耶尔这个点子,确实说到了他心坎上。

    “那我把你的意见,转告给施密特?”

    “好吧,”

    “那是不是不用召开董事会?”

    “你看,你已经解决了这次董事会上要讨论的事项,”

    那就好!冯一平只想拿着谷歌的股份,将来轻轻松松的大把大把的分钱,可不想横生各种枝节。

    “佩奇,我的意见,还请你也能想一想,如果觉得施密特是一个可以共事合作的对象,不如彻底的接纳他,让他成为我们这个大家庭的一员。

    同时,也请你和布林能够思考一下,明确确认大家的分工,确保这样的事,不会再次生,”

    “好的,我会认真考虑你的意见,”

    说服施密特自然比较容易,谁让他在公司的话语权小呢?

    于是,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密切关注谷歌动向的莫瑞兹和多尔都得到消息,谷歌昨天的那场冲突,已经消弭于无形。

    午,跟多尔通电话的时候,莫瑞兹感叹了一句,“看来我们的小伙子,已经越来越成熟了,”

    “迈克尔,你就别假惺惺的了,”多尔毫不客气的说,“后悔当年看走眼了吧,没能把握那么好的机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当年投资谷歌,主要是为了保护雅虎的侧翼,”

    这话直抵事实,莫瑞兹说不出反对的意见。

    当年的雅虎,如日天,而且,已经有了很成功的商业模式,而谷歌,大多数人,包括他,并不认为能靠广告赢利,只不过。

    雅虎当年也有搜索的业务,99年投资谷歌,真的只是为了保护他心目的重要资产,雅虎的侧翼安全。

    这就是风投大师和一般风投人的区别,大师会把自己投资的公司,有机的整合起来,而一般的风投,没有这样的机会,也没有这样的能力。

    可惜,他难得的看走了眼,谷歌这个后起之秀,依靠广告,效益越来越好。

    而雅虎,在辉煌过后,不但上涨乏力,还有走下坡路的势头,而前两年多笔失败的大手笔投资和并购,也削弱了这个曾经的帝国的底蕴。

    此消彼长,谷歌以后越雅虎,也不是不可以期待的事。

    …………

    此时的冯一平,已经在考虑谷歌其它的问题。

    现在的谷歌,也算他的重要资产,如果还按原来的轨迹,明年上市以后,他在谷歌股份的价值,应该会比怡佳的市值还高。

    而当初以机构的名义投资,定下来在上市时要减持的那5%,套现后,刚好可以派上大用场。

    而他现在认为,谷歌除了创始人和ceo的冲突,其它方面也有必要改善。

    比如,谷歌内部毫不留情的那种,说的好听点叫讨论,如实说就是跟吵架没什么分别的氛围,在创业初期,大家都很熟悉的时候,是挺不错,一场大争论下来,能得到最好的结果,大家也不会翻脸。

    可是,现在扩张这么快,如果还是坚持以前的那种风格,高管之间的关系,绝不会融洽,那估计各部门之间的协作,自然也无从谈起。

    这种状况,也急需纠正。(。)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