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你从正面看,只看得到两鬓有些头发,头上好像是个光光的家伙,如果按葛大爷的说法,这就是一个聪明的脑袋。

    也确实是一个聪明的脑袋。

    1994年,已经事业有成的他,偶然在网上看到,网民正以每年200%的速度增长,他马上眼里放光,这是多么大的一个群体!而这么大的群体里,又将蕴含着多少机会?

    他马上想到了网上在线销售,一番筛选后,他选定了以书籍为自己的主营方向,95年月,他把自己创办的这家叫Cadabra的网络书店,正式更名为亚马逊,从此开始建立一个商业帝国的征程。

    为了和线下传统书店争夺市场,他采取了大规模扩张策略,以巨额亏损换取市场占有率,为了争取用户,各种打折,是他惯用的手段,经过这样一系列不计成本的运作,在9年5月,亚马逊股票成功上市,确立了自己美国最大书店的地位。

    随后,他先是把经营领域扩张到音乐,跟着在2000年,他已经不满足只限于这两个方面的经营,转型成为最大的网络零售商,01年又开始大规模推广第方开放平台,已经超越了一家网络零售商的范畴,和后来的淘宝一样,成了一家综合服务提供商。

    说起来,冯一平盯上的奈飞,和盯上冯一平的亚马逊,原来本质上并没有区别,打的都是在线销售的主意,只不过一家不但经营范围更广,而且已经转型为平台,而另一方,现在依然只做DVD的销售。

    难得的是,在前几年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时候,亚马逊虽然同样日子难熬,但成功的坚持了下来,并最终成功在去年第四季度实现盈利——虽然只有几百万美元,但总算是有力反击了市场上关于亚马逊行将破产的流言。

    同样是计算机专业出身的贝佐斯,自创业之后,虽然非常注重自己网站的技术,但始终坚持以客户为心的理念,这也是他为什么一眼就看上了DOOR。

    DOOR其它的都不重要,现有的那超过000万的注册用户,参与《海底总动员》团购的人数超过1000万,更是让贝佐斯眼里放光,这么多的活跃用户,而且粘性这么高,而且这个用户群还在持续高速增长——怎么估量这笔财富都不为过。

    整体收购DOOR,除了为业务发展着想,贝佐斯也计划通过这样的运作,影响资本市场,提振低迷的股价。

    虽然相对股价来说,把企业做好更重要,但是,当你的董事会里,有很多股东对低迷的股价表示不满的时候,如果你还无动于衷,那么,像乔布斯那样,被赶出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杰夫,他们根本就没有讨价划价的意思,压根不感兴趣,”威尔克说。

    “你最后提高到了15亿美元吗?”

    “是的杰夫,”

    “备用购并方案呢?”

    “他们连看都不想看,”

    这样的情况,真的有点出乎贝佐斯的意料。

    硅谷是个出富翁的地方,但是,金额达到10亿美元级别的并购,其实并不多见,虽然比世界上其它的地方要多,但是相对硅谷这么多公司来说,这个比例就非常非常小。

    而且,那不过是一家成立不到两年的公司。

    “既然如此,那就按原定的计划办,”贝佐斯的声音,听不出有什么波动。

    成功到一定地步以后的人,差不多都这个德行,大多数时候,他们能比普通人更容易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好的,我马上联系那位黄小姐,另外的两家机构投资者,嘉盛资本和领先资本,背景调查有结果吗?”

    虽然布坎南说在美国本土的董事会成员,只有他一个,但是威尔克已经知道,第四大股东黄静萍目前一直在美国。

    只不过,她持股只有10%,就是能把她的股份全部收购过来,那也不够。

    “正在查,相信不会再花多长时间,”

    “那位冯先生呢?”

    “如果有必要,我会直接跟他联系,”贝佐斯说。

    虽然冯一平的明面上的那些财富,贝佐斯并不看在眼里,但就是为了表示对等和尊重,冯一平也应该由他联系。

    是的,虽然布坎南明确代表董事会表达了完全没有被购并的意愿,但是,亚马逊的这些人,完全不在乎。

    既然上门协商DOOR明确不同意,善意并购不成,他们马上启动了下一步的动作,敌意并购,准备直接跟DOOR的各股东直接接触。

    虽然他们明知道,对DOOR这样的目标不管是10亿还是15亿,都相当没诚意。

    美国这些成功人士,就没有一个善茬,当然,这个道理,估计是放之四海皆准的。

    就说贝佐斯,后来硅谷流传着一个关于他的故事。

    他一个朋友,创办了一家公司,这家公司的产品,对亚马逊很有帮助,发展势头也不错,就在该公司准备新一轮融资的时候,贝佐斯派人给他送去了一份收购要约,那家公司的创始人,贝佐斯的朋友,非常激动,决定放弃进一步的融资活动,那啥,哥俩好嘛,杰夫应该不会亏待俺。

    然后,双方关于收购的谈判,进行了很长一段时间,到了那家公司无米下炊的时候,贝佐斯让亚马逊撤回了收购要约,眼睁睁的看着朋友创办的这家公司倒闭。

    当然,就在这家公司清算的那天,亚马逊的人又来了,他们带着豪华车和合同,等在那家公司门口,等着他们看重的那些软件工程师抱着箱子出门。

    贝佐斯和亚马逊,如愿以最低的成本,得到了他所要的东西。

    至于那个被他狠狠的坑了一把的朋友,嗯,估计都得不到贝佐斯的一句“sorry,”

    美国的商业界,就是一个这么无情利己的地方。

    当然,在这一点上,连乔布斯和盖茨也不例外。

    比如,那年乔布斯听说微软推出了自己的图形界面操作系统,马上打电话骂盖茨,“你为什么要偷窃我的创意?你无情你无耻你无理取闹,”

    盖茨反驳说,“斯蒂夫老哥,如果这样说,你也是偷窃,你同样无情无耻无理取闹,因为这个东西,最早是施乐帕罗奥图技术心想到的,”

    就是这两个后来强调版权最厉害的大腕,在剽窃施乐点子的时候,同样毫不犹豫。

    可能这些人衡量很多事情的唯一标准,就是能不能为自己带来好处。

    威尔克马上拨通了黄静萍的电话,资料显示,这位不久前办理投资移民的女士,和那位冯一样年轻,只有24岁,也就大学刚毕业的年纪。

    “你好黄小姐,我是亚马逊高级副总裁安迪威尔克,我们很期待能和你投资的DOOR展开深层次合作,我想到你办公室拜访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方便?”

    威尔克听到了那边大人和孩子的大呼小叫,非常热闹的样子,她这是在度假吗?

    “威尔克先生,”一平说得没错,果然接到了他们的电话,“我们的意见,布坎南先生已经跟你反馈过,所以我想,真没有见面的必要,”

    “黄小姐,如果可以,我还是希望能跟你面谈一次,我们公司非常有诚意,根据你们的意愿,我们已经制定了好几套不同的方案,我想,听听这些方案,至少对你不会有任何损失,对吗?”

    “另外,据我们所知,DOOR迄今依然处在亏损的状态,而且商业模式还不很明晰,相比在各地建设那些分站点的巨大开支,目前推出的团购业务,并不能让整个公司的财务状况得到彻底的改观,我们认为,在这个时候撤出,是个很明智的选择。

    而且,你可以自由选择撤出的方式,现金可以,换成我们亚马逊的股票也可以,”

    阿曼达已经在莉莎怀里叫着妈妈,黄静萍不想再跟这个人说下去,“我很荣幸,但是,对不起,我真的不敢兴趣,谢谢你的来电,”

    威尔克说得再天花乱坠,她怎么会出售自己的股份?

    如果世界上只有一个人最支持冯一平的做法,那肯定就是她。

    “宝贝,你还想坐旋转木马吗?好的,妈妈带你坐,”

    “萍,是关于并购的事吗?”莉莎问了一句。

    看来这个消息已经扩散开来。

    “是的,”

    “冯的意思,真的是完全不考虑?”

    “莉莎,相信我,我们自主经营,将来迈克的能得到的,绝对比现在亚马逊所能给出的多得多,”黄静萍非常肯定的说。

    听着电话那边的嗡嗡声,威尔克感觉,事情好像真的变得棘手起来。

    他们自然能调查到,黄静萍是冯一平的女朋友,冯的女朋友是这个意见,是不是意味着,DOOR的董事长,冯也会是这个意见?

    如果真这样,那还真的会比较麻烦,只能用其它的非常规手段来达成这件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