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省%委附近一家装修高档的川菜馆里,盛正看着穿着灰色西裤,白色短袖衬衫,提着一个公包,匆匆赶过来的郭国坚问前台的服务员,忙站起来招手,“老郭,这儿,”

    郭国坚笑着走过来跟他握手,“看老盛你这气色,就知道一切很顺利,怎么样,还是当诸侯爽吧!”

    “哪里,以前领导吩咐什么做什么,现在到自己做主,现做些事还真挺难的,倒是老郭你看着越来越精神,看你这样子,好像有什么喜事?”盛正笑着给郭国坚倒上一杯茶。

    “精神?我这是透支精神,整天都在领会上面的精神,写件写到半夜,搞不好,还领会得不对,又得重来,我跟你说,”郭国坚指着脑袋低声说,“再这么下去,我这就不是精神,而是会神经,”

    “呵呵,理解理解,”盛正跟他碰了一杯茶,“你是几年没做这些案头工作,有些生疏,相信等你适应下来,这些工作对你来说,一点压力没有,我倒是羡慕你,这可是既能提高自己理论水平,又能经常在领导面前露脸的好机会,”

    “在领导面前露脸,那就别想了,办公厅那么多人,哪轮得到我?不过,提高理论水平倒是真的,整天写各种讲稿,各种件,不提高不行啊,”

    “你呢,这次是回家看看?好像**对镇里造成的影响很小?”

    “镇里挺好的,老郭你还没说呢,这两天是不是有什么好事?”

    “也没什么,书记点名,让我去党校进修一阵子,你要是迟几天来,我们见面还真不方便,”这事也没有瞒着的必要。

    “好你个老郭,刚才还说在领导面前露面不容易,现在又有这样的好事,你说,是不是该罚!”

    盛正真的有点羡慕郭国坚,副处到正处,虽然只隔着一级,看样子,一步就能跨过去,可是,要跨过这一步,花上四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那都是正常的,对有些人来说,这一步,更可能是始终跨不过去的天堑,郭国坚不仅轻轻松松的跨了过去,现在更得了书记的赏识,这运道!

    叔叔说的话又在耳边想起来,“你们年轻人也要有自己的圈子,”现在看来,眼前的这个,真是个好对象。

    “恭喜啊老郭,不瞒你说,我这次来,主要就是向你求教的,”这会,盛正没有丝毫犹豫的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什么请教,说这么见外,我在那工作了几年,你要是觉得有什么地方能帮上你的,直说,”郭国坚现在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老郭你前面的工作太出色,基础打得太好,只不过时间太短,我呢,就想把老郭你当时想做,没时间做的事做下去,所以,我提出了一个规划,兼并周围的乡镇的一些地盘,把五里坳建设成县里的一个新心,可我听老黄说,老郭你有更科学的规划方案?”

    郭国坚的第一反应,这家伙是不是听到了点什么?不过细一想,听到点也没什么,最重要的是,现在书记认可自己的看法,他从包里拿出一份件,就是自己那篇引起书记的注意的章,“你说这个,我还真有点想法,你看看,书记也说,虽然有局限性,但很适合一些特定的地方,”

    “《论农村的可持续展和城镇化》,书记都有这样的评价,那一定是一篇雄,”盛正现在没时间通篇看,翻到具体规划方案的那一部分,花了十多分钟看完,“这真的,”

    “就像是为五里坳量身定做的?”郭国坚笑着说,“怎么样?冯家冲你去过,如果把镇下面所有的村子,都展得跟冯家冲一样,现代、富足而有特色,而不是把所有的资源,都倾斜到镇里,是不是更好?”

    “在五里坳建设一座新城,甚至这座城市的规模,比县城还大,很容易,但是那样做的结果,是下面村子的凋敝,土地大面积抛荒,五里坳镇也会越来越拥挤,土地这样的公共资源,会越来越稀缺,哪怕你不断的兼并周围的乡镇也一样,那不是最根本的解决问题的方法。

    你看看国内的那些大城市就知道,对土地始终很饥渴,居民生活成本越来越高,不管是教育、医疗还是交通,公共资源总是不够,”

    “让下面的乡村,和镇里同步协调展,镇里呢,只作为一个公共资源心,比如医疗和教育,以及商业心和工业生产心,而并不是一个集居心,常住人口,是镇里总人口的少数,比如,成?

    各村展特色农业,为工业配套的同时,富余的劳动力,到镇里工厂上班,工作的收入,用来把栖居多年的村庄,进行改造,建设得更现代,生活的更幸福,这才是可持续展的城镇化,这才是新农村,”

    “你想想,就说现在下面村里的一半或者是分之一的人家,都在镇里建房子,那得用多少宅基地?整个镇还不够,”

    “说白了,这和欧美的有些地方很像,除了一些由来已久的大城市,他们并不热衷建设一些新城,相反,在完成城市化之后,城市展开始向郊区扩展,大量城市人口迁往郊区,就是人口先朝城市集,后来又向周围扩散,我这只不过是汲取他们的经验而已,而且,五里坳镇,最远的村子,离镇里也就十里地,只要路修好,最多也就半个小时的车程,这是我们的先决优势,”

    听了郭国坚的解释,盛正更明白一件事,他这个连省领导都觉得不错的观念,绝对是受冯一平的启,因为他知道郭国坚根本就没出过考察过,偶尔出去过几趟,那也绝对是以旅游购物为主,这样的想法,绝对只有冯一平那样在美国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而且眼光敏锐,始终把自己老家的展放在心上的人才能想到的。

    “受教了,这样的规划,确实更适合五里坳,为将来的展,也留下了更多的空间,以茶代酒,我敬你一杯,”盛正说。

    “其实,这就是一个短期效益和长期效益的问题,”郭国坚现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反正这个问题不用他头痛,“对现在的五里坳来说,短期内上一些大的建设项目,迅的扩大城区规模,出这样的政绩很容易。

    但如果从长期展来看,现在上这样的项目,大搞建设,对以后的展,究竟是有利还是不利,还真的有待商榷,”

    他笑着看着盛正,要是自己现在还在那个位置,他估计自己也会踌躇,这明面上是说短期还是长期,实质是为自己考虑还是为地方考虑,究竟是为了自己的政绩,还是为了地方的可持续展。

    自己在一个地方的任期有限,将来的展,那是后来的继任者操心的事,是好是坏,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你基础打得再好,继任者也不会感激你。

    “谁不想要政绩,可是,你看我现在有得选吗?”盛正苦笑。

    他肯定是想在自己任期内,建设起一座新城来,让上级领导对自己刮目相看,可是那样的规划,在五里坳能得到大家的支持吗?

    “呵呵,看来你已经有了选择,相信我,你只要为那里做出了实事,以后绝不会吃亏的,”郭国坚笑着说。

    他们说这些,都没有点出后面的冯一平,虽然他不在体制内,但是他现在的资本,足以影响到体制内的一些事,至少在他老家的那个镇,大家都要顾忌他的意见和看法。

    “那我呢,就踏踏实实的做,把老郭你没时间做的的事做完,只不过老郭,你离领导近,机会多,以后可要多想着我点,”盛正又一次举起茶杯。

    他这么说,其实就有结盟的意思,郭国坚想了想,马上举起杯,“那我们以后就互相支持!”

    老爸现在已经退居二线,而盛副省长还有上升的空间,自己也需要这样的盟友。

    当然了,此时的他们没有想到,随着后来到五里坳任职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的这个圈子,也越来越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