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别闹,时间不够,”站在镜子前的马灵娇笑着推开冯一平的手。

    本来是叫他帮着拉上晚礼服拉链的,现在倒好,别说拉链,衣服都要重新整理。

    “没事,都是自己人,迟到也就迟到了,”冯一平满不在乎的说。

    我作为老大,在出席自己公司的活动时,难道还不能迟到一会?

    儿子和保姆嬉笑的声音从楼下传上来,窗外的湖水在微风吹拂下泛起层层鳞波,对面的山,依稀还看得清模样,此时上面应该没人了吧?

    “不要,”马灵说。

    但她这话软弱得像耳语,悄无声息的隐没在山上传来的阵阵松涛中。

    冯一平细密的吻落在她光洁的裸背上,马灵觉得自己有些站不住。

    那一个吻,就像冬末春初时的一个小雨点,稍稍有些凉,但聚在一起,又很热,很快汇成潮水淹没了她;那一个吻,就像衣服和肌肤摩擦带来的静电,略略有些麻,融在一处,却非常强劲,让她忍不住颤栗……。

    “好吧,”她顺势靠着冯一平后退几步,把他坐在床上,抓住他的腰带,喘息着说,“但是要快,”

    冯一平稍微碰了一下,她马上抬了一下身子,下一秒,T-back被褪到腿弯,她脸红红的闭上眼,有些不敢看镜子里的画面。

    “快?这我可不能保证,”冯一平非常肯定的说。

    …………

    虽然事中一再催促,马灵抵达酒店的时候,离舞会开场仅剩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璀璨的灯光下,NEXTDOOR旗下在硅谷的员工济济一堂,三三两两,衣冠楚楚的拿着酒杯站在场中,不少人都是第一次见面,聊得非常热闹。

    虽然她颇有心机的跟在一个侍者身后进场,却还是免不了招来很多男士的目光。

    没办法,这是她这样美貌与气质兼备的女孩子,在这样的场合应有的待遇。

    奈飞的员工深深地觉得,这就是加入一个大家庭的福利吧,不但前景变得更美好,随着新同事的加入,日常的风景也靓丽起来。

    不少家伙记住了她的样子,马上决定回去就上Facebook上关注一下。

    “这里,”团队里的两个女孩子在里面挥手跟她打招呼。

    “嗨,简,玛丽,”

    “老板你今晚真漂亮,”两个女孩子说。

    “谢谢,”

    跟简和玛丽闲聊的两位男士不失时机的跟她打招呼,马灵随意敷衍了一下,“我们的座位在哪里?”

    “那边,”简带着上司过去,有些羡慕的看着马灵的脸,“你用的是什么化妆品,效果真好,”

    “化妆品?”马灵摸了一下脸,从身边经过的侍者托盘里拿过一杯酒,一口喝掉三分之一,这可不是化妆品的功劳。

    “别迷信化妆品,运动很重要,”她说。

    说完这话,她自己都有些想笑。

    这时入口处传来一阵骚动,马灵一看,果然,冯一平神采奕奕的走了进来。

    他每朝前走一步,就有好几个人在招呼他,“冯先生好,”

    “你好,”冯一平温和的笑着,跟一个个叫得出或者叫不出名字的同事和家人打招呼。

    他不用问自己的座位在哪里,直接朝最前面走去。

    “就等你,”康明斯、伦道夫、迈克带着夫人站起来。

    “抱歉,临时有点事,”冯一平一一跟他们打过招呼,拿着一杯酒走上台,“女士们先生们,”他敲了敲酒杯,全场迅速安静下来。

    “一句话,”他举起一根手指,“吃好,喝好,玩得开心,”说完把那杯酒一饮而尽。

    总不好处处都让我讲话。

    但此时他这话效果也极好,这样的时刻,你再谈工作,说得再好,又有几个人有心听?

    马灵看到他在大家的笑声中走回座位,侧耳听着康明斯在耳边说着什么,手却飞快的叉起了一块牛排,哼,现在知道要补充能量?

    不妨冯一平好像随意的朝这边看过来,她连忙有些慌乱的低下头。

    “冯先生等会会邀请谁跳第一支舞呢?”简低声发问。

    这是一个问题,今天的聚会,公司欢迎大家带伴参加,尤其是前面的那些高层,只有冯一平是孤身一人。

    “你可以去邀请他呀,”马灵说。

    …………

    不管是中式的还是西式的晚宴,虽然侧重点会有不同,但吃总是附带的内容,很快,餐厅中央的舞池就热闹起来,不少吃饱或者没吃饱,喝好或者没喝好的家伙,有伴的挽着舞伴下场,没伴的,已经在最后一次组织语言,该怎么向已经看好的对象发出共舞的邀请。

    虽然受很多人关注,但是冯一平他们那一桌,此时还在用餐,不过,看上去冯一平说得很少,听得很认真,也吃得很认真,那些有心去邀请他跳舞的女士,不约而同的决定再等等。

    马灵此时已经受到了邀请,那是一位看起来有些紧张,的年轻的小子,“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好啊,”马灵大方的答应了他的请求。

    几个已经起身或者准备起身的家伙看到这一幕,重又悻悻的坐下。

    那家伙顿时觉得很幸运,所以说这一定要快,要是再犹豫一会,估计就没自己什么事。

    “skype的曾斯特罗姆给你打电话了吧,”迈克兴奋的问冯一平。

    “也给你打了?”

    “对,他祝贺我们开发出了一款非常优秀的产品,”

    冯一平点点头,“但我们还是要认清楚差距,我们的用户,不可能像skype增长得那么快,”

    Skype才是主动传播特性病毒式营销的典范,现在一天用户平均增长接近40万,果然,能帮人省钱的东西,在全世界都会受到欢迎。

    “我有信心能赶上他,”迈克说。

    这话倒也不算吹牛,谁让NEXTDOOR就有近8000万注册用户呢?这些人,非常容易转化成新网站的用户。

    “我们至少有一点比skype强,”冯一平声音不大,但是很自信,“Facebook未来的盈利能力一定能大大超过skype,”

    这也是经过时间检验的一件事,skype空有那么多用户,却被转手几次,哪怕最后落在微软手里,那几亿的用户,也没有创造多大的直接效益。

    “是,”迈克不断点头,skype现在虽然势头很猛,但还是在烧钱,而Facebook如何盈利,公司早就有了明确的路径和规划。

    “那你的投资?”他有些担心的问。

    “不用担心,”冯一平说,“我的投资还是一笔好投资,”他擦了擦手,笑着对莉莎说,“可以和我跳支舞吗?”

    “好啊,”莉莎明显有些高兴。

    虽然桌上的康明斯职位比迈克高,但是,论关系,康明斯一家和冯一平的关系,哪有自己一家跟冯一平那么亲近?

    冯一平牵着莉莎下场,这一幕也让好些女孩子惋惜,不过,这倒不是一件不能接受的事,因为那位中年妇女,显然不可能有任何威胁。

    “黄和阿曼达什么时候回来?”莉莎首先问的就是这个。

    “她们要在家里陪父母呆一段时间,还有一项投资需要她出面,我想,至少得一个月以后,”

    “一个月啊,还真有些想她,”丽莎她们这些职业的家庭妇女,可不会只负责家里的事,同样会抓住一切机会为自己丈夫的事业出力。

    交好黄静萍,自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冯,感谢你这次对迈克的信任,最近这些日子,是他状态最好的时候,”莉莎说。

    冯一平楞了一下。

    迈克目前是负责Facebook,但是冯一平记得自己跟他清楚的说过,他只是兼任,因为Facebook的总裁,有个当然的人选。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