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难道没对莉莎说?

    他是没机会,是不愿意让莉莎失望呢,还是下意识的忽略掉了自己当初跟他说的那句话?

    不论是哪一个原因,都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这一次迈克是真的对Facebook这个总裁职位有几分上心。

    看来美国这边的组织架构,也一定要尽快调整。

    老实说,他觉得迈克这样的人,更适合在技术岗位上,但是看来即便在美国,大家也注重面子。

    但是这些话跟莉莎就没必要说,“迈克是我在美国聘请的第一位高管,也是我最信任的人之一,我很感谢这些年他的努力工作,也感谢你对他的支持,”他说。

    “那是我们的荣幸,”莉莎脸上笑开了花。

    其实,当初迈克受聘于刚成立的美国智通,莉莎还有点小看法——这是中国人开的公司。

    而中国人在IT领域,好像一直没有什么作为,整个美国的高科技公司中,除了上个世纪曾经辉煌过几年的王安,以及现在的杨致远,其它能让大家知道的,还真是再也没有。

    如果不是当时大环境差,硅谷每天都有公司在倒闭,而冯一平给出的待遇又不错,她还真不一定赞成迈克的决定。

    谁知道后来才发现,原来的无奈之举,竟然是撞了大运,迈克一下子就成了硅谷这两年最成功的高科技公司的高管。

    看现在这发展势头,一旦NEXTDOOR上市,迈克至少会是千万富翁,亿万富豪,那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而眼前这位当初第一次见时,还有些稚气未脱的小伙子,现在竟然已经成为了世界一流的富豪。

    当初因为他,才终于能和乔布斯这样硅谷的大人物有了交集,而现在,他已然也成了硅谷的大人物,自家和他的关系,在圈子里,也成了大家非常艳羡的一件事。

    今天这样的互动,那是一定会让自己圈子里那些姐妹们眼红,不错,硅谷的富豪是多,但是能跟他们有交集的人,都是极少数。

    而迈克,是他也非常赏识的人。

    一曲终了,正在和伦道夫窃窃私语的迈克,有些不明所以的收获了莉莎的一个热吻,这是怎么个情况?

    这在美国是很平常的举动,但在这样的场合看到那样的画面,冯一平还是有些不习惯,他转过头,恰好迎上伦道夫夫人茱莉亚的目光,冯一平举杯朝她示意了一下,却发现她依然在看着自己,这,哦!

    “茱莉亚,能请你跳支舞吗?”他走过去说。

    就等着他呢,茱莉亚高兴的把手递给她。

    今天的主角是奈飞,作为伦道夫夫人,她自然是今天最重要的女宾,这感觉真挺好。

    因为在此之前,奈飞的所有活动中,哈斯廷斯的夫人帕蒂,都是当仁不让的中心,她只是一个陪衬,所以在此时此刻,茱莉亚真的有一种逆袭了,翻身了的喜悦。

    “冯,很感谢你所做的一切,伦道夫,他一直是个好帮手,”这位果然也是替自己老公做工作。

    “我得感谢伦道夫,不是他帮忙,这次并购不会这么顺利,也非常感谢你在这段非常时期,一直在他身后支持他,”

    这话和刚才跟莉莎说的差不多,冯一平发现,当到了一定地步,好像说套话就是不可避免的事。

    “伦道夫不是那种个性很强的人,”茱莉亚看了眼丈夫,“但他的眼光一直很准,不管什么事,他都会考虑得最周全,”

    “他这个人也没有私心,做决定的出发点,都是从公司的利益出发,他当初选择支持你,是因为他相信你能给奈飞打来很大的改变,”

    “事实证明,他看得没错,”茱莉亚把自己老公和冯一平都夸了一句。

    “他把奈飞看得很重,所以冯,非常感谢你提供了一个这样的机会,能带着他把奈飞发展得更好,你知道吗,这几天,他兴奋得晚上都有些睡不着,”

    这个话,由他老婆说出来,其实有一定歧义,冯一平心想,但是,怎么说呢,他清楚,伦道夫自己也清楚,他确实不是那个最适合带领奈飞的人。

    但是看着此时激动又兴奋的茱莉亚,冯一平能说什么呢?

    那边,下场跳了一支舞的马灵,对再来的邀请者,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借口,她看了看手机,“对不起,我要接电话,”拿着手机就跑到窗边,装模作样的对着那头说话,其实保姆的电话早挂断了。

    她看到冯一平刚坐下,还没歇口气,康明斯夫人,也是全场最傲的那个女人,居然主动请冯一平跳舞。

    呵呵,他是妇女之友吗?

    …………

    奥利维亚是典型的纽约上东城主妇,虽然有两个孩子,但是一年都难得做一次饭,连宠物狗都有专人负责,至于出入,那必须是穿着制服戴着帽子和白手套的司机接送。

    整天忙于购物、保养、运动,以及各种慈善,日子过得奢华又高端——但就是不太充实。

    对于康明斯离开华尔街,来西部同样担任一个副总裁,她本来也是拒绝的,但是,得知老板是冯一平之后,她马上改变了看法,这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是她个人,依然离不开上东城,并没有跟着康明斯一起搬过来,只不过在这样冬天的时候,她还是很乐意来加州晒晒太阳。

    “冯,很感谢你提供给康明斯一个这样的机会,”这三个女人,说的话好像也大致雷同,“我能感觉得到,在华尔街的时候,康明斯的压力非常大,现在虽然也非常忙碌,但是他却踏实了很多,”

    看着奥利维亚已经非常用心的在维持,但依然显得效果不佳,没能有效的抵御时间侵蚀的脸,冯一平心说,“你确定他那会压力大,不是因为你在身边吗?”

    “我很高兴能有康明斯这样得力的伙伴,你知道,维护好华尔街的关系,对公司的长期稳定发展,意义重大,而康明斯显然能有效的处理好这些事情,”冯一平一个接一个的在自己手下的老婆面前夸奖和肯定他们。

    “这周末你有空吗,欢迎您到家里做客,”茱莉亚说。

    她很遗憾没有早些过来,前两个晚上,冯一平他们在康明斯新租的房子里彻夜闲聊的时候,奥利维亚还呆在纽约。

    她非常清楚康明斯目前按最大的短板,那就是加入冯一平麾下时间不长,和冯一平私交一般,请他到家里做客,那无疑是快速拉近距离的一个有效方式。

    “如果到时我没回国,好的,我一定会参加,”

    再一次回到座位上,冯一平有些小庆幸,还好特斯拉的那三位今晚没来,不然,自己要接待的下属老婆,至少有6位。

    要说,这真不是个轻松的活。

    但尴尬的是,今天她们三位的丈夫,并不是他们目前担任岗位的最适合人选,冯一平不知道将来调整以后,这三位对待自己,还会不会像现在这么热情。

    …………

    他只是觉得不轻松,但知道奈飞举办晚宴的消息以后,帕蒂变得非常落寞。

    她其实一直有所期盼,期盼着那晚宴开始之前,自己能够收到邀请,毕竟哈斯廷斯曾经和奈飞那么不可分割,所以她也一直跟奈飞的活动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奈飞举办的每次活动,她都以女主人的身份参与进去,但是这一次,她却连参加的资格都没有。

    想着此时那边的热闹非凡,她重重的关上了首饰箱,这些,以后还有用武之地吗?

    她百无聊聊的在屋里转了一大圈,但是,哈斯廷斯呢?

    哈斯廷斯此时离冯一平很近,他就在酒店的停车场里,虽然看不到,也听不到,但他就是能感受到里面的欢声笑语。

    曾经,自己也有机会成为其中的重要一员,那么我错了吗?(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